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285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既然宋映白没说过恩断义绝的话,那么告白这件事……

就像打仗不能鲁莽冲锋一样,黎臻决定先探探口风,“有卓明泉一个还不够吗?他对你很热烈,你什么感觉?他长得很漂亮,家世也好,对你又痴心。”

宋映白吐了吐舌头,“好奇怪的问题,你难道没看到他的性别吗?他是个男的,我也是,我怎么可能接受他。”双手交叉到身前,做出一个X的姿势,“没可能的!其实第一印象对他不错,他要是没这个心思,说不定,我们早就是朋友了。”

“……所以,现在就是不能做朋友了,对吗?”

“你会跟一个整天琢磨着要跟你交配的家伙做朋友吗?”

“……”黎臻“义正言辞”的道:“当然不会。”要做就做夫妻。

心有余悸的想,幸亏卓明泉帮他试水了,否则这会应该已经因为莽撞的表白,死无葬身之地了。

从某种程度上,他还要感谢卓明泉。

宋映白想起黎臻刚才的所作所为,道:“还有,虽然是为了赶走卓明泉,但咱们以后还是别那样了。”

要是以前,黎臻亲他,他根本不会往心里去,但现在不一样了,他传出绯闻被发配,又被卓明泉纠缠,叫他某种程度上有了一些敏锐的意识。

尤其黎臻刚才亲他那一下,冲击力不亚于卓明泉的破坏力。

而且不知是不是错觉,总觉得黎臻好像哪里跟过去不一样了。

“你在担心什么?”

是不是有察觉了,不过,你趁早有点心理准备也好。

“没,没担心什么!”宋映白赶紧澄清,“我就是这么一说,毕竟我现在生存环境已经很艰难了,别再让绯闻满天飞了。咱们要说话,进屋再说吧,在街上拌什么嘴。”

黎臻恨不得再给如此招人喜欢的宋映白顺顺毛,“嗯,走吧。”

两人进了宋映白租的院子,就见洪儿正在给溪儿顺背,见少爷跟黎臻进来,奇道:“少爷,黎大人?!”

宋映白见溪儿脸色白得跟纸一样,“怎么了,不舒服吗?”

“就刚才突然耳朵一阵刺痛,接着又恶心又晕。”溪儿道:“不过已经没事了。”

“你俩先歇着吧,天黑前,准备出晚饭就行,去吧,先歇一会。”宋映白对两个小厮道,等他俩下去了,对黎臻道:“肯定是因为卓明泉,他可真不得了,刚才在风月楼,他就说了两个字,震到了一大半片。”

“风月楼?”黎臻酸溜溜的道:“你在京城可没喝花酒的癖好,秦淮河畔的姑娘不错吧?”

宋映白听黎臻如此口吻,道:“你这什么口气?嫉妒啊?等有时间,我带你去。”

“不去,我可是个洁身自好的好人。”黎臻岔开话题,“鲛人的鳞片,可治百病,不过卓明泉身上可没有鳞片,没有药用价值。”

宋映白之前使用鲛麟的时候,一点没有心理负担,但现在,如果跟他说,把卓明泉入药,他就接受不了,虽然他真的很讨厌,但卓明泉分明是个人类。

“他母亲可能是鲛人,但父亲不是,所以他同时拥有人类的外形和鲛人的能力。他哥哥姐姐应该是同父异母的,都是正常人。”

黎臻听到这番话,心里有点感触,毕竟他的母族极有可能也不是人类,“如果他不再纠缠你,我也不打算教训他了。”可能卓明泉鲛人本性保留的更多一些,心智不健全。

“对了,你这次来南京是专程来见我的吗?”宋映白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开口这样问道。

“我奉旨来应天府收缴查办各类妖书的,查办妖书是正事,但说实话,如果你不在,我肯定不会来。”

这么看,还是自己占了主要原因,宋映白抓了抓脸颊,没说话。

“从明天开始你也别想闲着,应天府内的各个书馆,全带人捋一遍,一个字都不能放过。”

所谓妖书,泛指各种私下传播的小册子,有朝野秘史,有皇室谣言,或者对古书,比如《周易》的曲解,甚至还有胡编乱造的预言诗,不一而足。

明令禁止的就有六十几种,而且每次查缴都能有新发现。

宋映白一听,放松的笑起来。

黎臻不解的道:“你有什么好笑的?”

“我就是觉得,你来之前,我过的好像另一个世界的日子,特别没有真实感,都不像我了。你来了,又有事情做了,一下子就找回了在京城时的感觉。我在想,还是这样的日子适合我。”

黎臻听了,心里荡漾了一番,探身捏了下宋映白的脸颊,“那好,满足你,我得在南京待好一阵呢。”

“手欠吧你。”宋映白揉着自己的脸颊,挽袖子也来拧黎臻的脸,“你宋小爷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当我好惹的?!”

黎臻抓住他的两个手腕,让宋映白切实的体会了一把双方力量的差距,互相抵抗了一会,宋映白败下阵来,“今天我喝了酒,手发软,算你走运。”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