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295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白尚书道:“黎同知有所不知,听说鲛人很喜欢和人类交配,故此古时流下一个捕捉鲛人的法子,将人置于小船之上,放于大海之中,附近的鲛人嗅到人类的气味,便会浮出水面,将人掳走。如果方法得当,此时出击,必能将其捕获。”

宋映白暗想,说的这么冠冕堂皇,不就是放饵钓鱼么,只是饵换成了人类。

照这么说的话,那么那个死去的丫鬟,难不成……

白尚书朝他身旁的庶子白立彰道:“彰儿,你来说说。”

白立彰向在座的各位行过礼,“我盘问了几个丫鬟,她们说雨湘几天之前便已出现神志不清的状况,有的时候会自言自语的说:‘对不起,我不跑了,我跟你回去’或者‘一日夫妻百日恩,不要吃我’诸如此类的话,所以有理由相信,雨湘口中的‘夫’很可能就是这个鲛人,正应了我父亲刚才说的捕捉鲛人的方法。雨湘极有可能是鲛人的新娘,鲛人上岸便是来寻她的。”

宋映白觉得有道理,这倒是能解释得通,为什么只有她被吃掉了。

黎臻面无表情的道:“……所以,各位有何打算?”

这时有其他人嚷道:“当然是想捉到鲛人,立一个大功。所以,希望黎大人可以出手相助。”

黎臻装傻,“我能帮什么忙?想要出海捕鲛,不是该求助水师吗?”

宋映白垂眸看他,心想你这就是胡说了,水师只有对外战争才能动用,怎么可能用于捕捉鲛人。

果然就听白尚书干笑道:“黎同知这就说笑了,水师岂是我等能调动的。我们之前商量过了,要想出海,还请黎大人牵线搭桥,动用锦衣卫在海上的人手,帮我们联系几艘大船。”

锦衣卫负责侦查各路消息,国朝海外私人贸易繁盛,锦衣卫多有探子混迹于各个船只上搜集消息,有些地位还不低。

这些私人货船,往来于本土和南洋、北方各岛之间,将当地的香料、玛瑙、象牙和刀具等各种货物卖到国朝,再在国朝进丝绸瓷器卖到外面,基本上走一趟货,利润翻一翻是最基本的,多则可以三倍甚至五倍。

而国朝设置了市舶司负责抽税,现在的税率是十抽二,等货物上岸再三十抽一,即使这样,这帮海商还是赚的盆满钵满。

如此赚钱,少不了有打劫的,所以这帮海商雇佣了许多人做打手,还买佛郎机炮武装商船。

这种鱼龙混杂的势力,自然被朝廷所注意,所以安插探子是必然的。

有些探子的地位极高,甚至手下有好几条商船。

黎臻看向杜同知,一想就是他透露了消息,眼神不善,充满了责怪。

杜同知被黎臻一瞅,心虚的别开了目光,南京这边跟锦衣卫有联系的海商,他也有认识的,本来可以直接跟白尚书合作。

只是京城的黎臻来了,不管怎么说,黎臻在这里,想要行动就得征询他的同意。

黎臻对杜同知冷声道:“我觉得,这件事还要从长计议,多调查一下为好,直接出海捕捉,太过冒失了。”

杜同知咽了下唾沫,艰涩的道:“可是……以前一直在外围调查,都没什么收获,如今大好机会在眼前,咱们千万要抓住。昨晚上发现的鲛人鳞片,得送回京城,献给皇上,在这里发生的情况,也会一并禀奏皇上,到时候圣上追问起鲛人的下落,就怕没法交代。”

鲛人的鳞片必须上呈皇帝,如果能留下多么好啊,他的老母亲就有救了……

但那是不可能的,所以要出海自己捕一条鲛人获取鳞片。

黎臻一听就是借口,把皇上抬出来,只是为他们出海增加筹码。

宋映白看出来了,屋内的人各个想从鲛人身上渔利,或者想摆脱现在的政治困境,比如白尚书他们,或者单纯想捞好处,比如杨公公。

白尚书笑着起身,“黎大人,意下如何?”见黎臻抬眸充满抗拒意味的盯他,他也看出了黎臻的意思,便改口道:“那好,黎大人自己不升官发财,总不能拦着别人升官发财吧?”

说完,看向杜同知,杜同知也知道如何联系商船,只是怕黎臻跟皇上告状,事先征得一下他的同意罢了。

现在,就算黎臻不同意,那也不该拦着他们。

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那么,挡人官路,如同杀人全家。

黎臻冷冷一笑,“那我就直白点,跟你们说,我不同意出海捕捉鲛人。但如果你们执意如此,我也不会阻拦,但后果自负吧,言尽于此。”

说罢,起身对宋映白道:“咱们走。”拂袖出了门。

没走多远,杜同知追出来,一脸祈求的道:“黎大人,我家里有七十老母,得了重病,大夫看了多少个了,都没有办法。说真的,今日鲛人之事给我送来了希望,哪怕是一丝,也请黎大人高抬贵手。”

黎臻对“高抬贵手”几个字,就像宋映白说的,都有心理阴影了,马上道:“‘高抬贵手’太严重了,你不要这么说。你们要私募出海,就算用锦衣卫的力量,也只是牵线搭桥找船而已,我无权阻拦。我只是表明我的态度而已。不过,还是希望你们三思。”

人家要讨好皇上翻身,想要救自己的老母,黎臻不想阻拦,也拦不住。

杜同知高兴的道:“如果大人是这样的态度,那我就放心了。”说完,拱拱手,走进了屋内,继续跟白尚书等一干人商量去了。

黎臻则带着宋映白往外走,边走边道:“竹篮打水一场空还好,就怕赔了夫人又折兵。”

宋映白不置可否,像黎臻这种出身勋贵,还平步青云的人,肯定不理解别的官员想要打翻身仗的渴望,“……我也觉得危险,不过,这恐怕是一次联合的大行动,应该还算安全吧。”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