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296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此时,白家客厅内,返回来的杜同知重新落座,“黎同知保证了,不会阻拦他们。他如果不干涉的话,联系船只的事,抱在我身上,剩下的就靠各位了。”

白尚书胸有成竹的道:“一步步来,现在可以确定那条鲛人十有九成就是冲着雨湘来的,那么选饵的时候,可以选一个跟她摸样相似的。立彰,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是。”

“剩下的,咱们各家便招募人手吧,懂水性的最好了。”白尚书道:“雇船所用之资,各家平分。”

在场的互相看了看,“好!”

单凭一家办不成这件事,唯有合作,结盟完毕,剩下的便各自去筹办了。

——

虽然通过对话暂时排除了卓明泉的嫌疑,但是宋映白还是不放心,暗中派人跟踪他的行踪。

就怕卓明泉将他们都骗了,是个隐藏的杀人魔。

不过,通过汇报上来的情况,卓明泉没有任何奇怪的举动,每天按时去书院,偶尔在街上溜达,见什么新奇就买什么,最近一段日子,他好像对各种宝石珠子感兴趣,买了不少,其余的,行为举止没有任何可疑之处。

期间,宋映白在街上偶然遇到过卓明泉一次。

他一怔,做好了转头就跑的准备,结果没想到,卓明泉却先于他掉头跑来了。

宋映白呆滞半晌,须臾释然一笑,看来他姐夫的威胁和自己的拒绝,真的卓明泉断了念想。

躲在街边巷子里的卓明泉眼睁睁看着宋映白离去,咬紧嘴唇,欲哭无泪。

他失去了灵珠,没资格再向任何人求爱了。

他最近买了许多珠子,希望能代替自己原来的灵珠,可惜都失败了。

他必须去氐人岛,可是他只有一半鲛人血统,不知能不能向真正的鲛人那般游那么远,所以他需要船舶宰他一段距离。

不过,租船需要一大笔银子,他身上并没有那么多钱,而且最近他姐夫对他的管束明显严了。

他越发犯起愁来,眼瞧白尚书他们组织的出海近在眼前。

他想偷偷搭上出海的商船,可是船舶看管极严,他找不到机会。

况且就算真的溜上去,发现他在船上,也会掉头把他送回来。

卓明泉委屈巴巴的想,他真是一只倒霉到极点的半鲛人。

——

黎臻虽说不阻拦白尚书他们出海,但并放弃暗中监视。

他知道,他们联系了两条容纳百人的商船,租下来当做出海捕捉鲛人的船只,甚至买了几个少男少女做饵。

很快,万事俱备,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天气,扬帆出海,驶向大海深处。

除了白尚书的庶子白立彰,杨公公的养子杨奇外,船上还有几个官员的儿子或者外甥。

甚至杜同知自己,假借照顾母亲的名义请了事假,实则带了一队锦衣卫也上了船。

每个人都怕自己被落下,分不到一杯羹。

虽然这个鲛人还在渺茫中。

宋映白听到这些,倒很能理解,船上的人,除了杨公公这波势力外,都是走投无路之人,不搏只有死路一条,谁也不想在南京做冷板凳。

或者是为了救自己的母亲,没有什么事是孝子做不到的。

反正有黎臻,杜同知走就走了,锦衣卫照常运转。

宋映白继续在黎臻的带领下,查抄妖书,如此差不多过了一个月。

一天晚上,风雨交加,宋映白睡得正酣,自打没了卓明泉纠缠,他良好的睡眠又回来了。

突然,他听到了急促的敲院门的声音,腾地坐了起来,一边穿靴子一边喊:“洪儿,溪儿,你们两个谁开一下门。”

他则抄起门口的雨伞出了屋门,此时黎臻也从别的屋子出来,用手遮着头顶,快步钻到了他伞下。

宋映白怕他淋到,将伞往他那边倾斜,看的黎臻心里暖意融融。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