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297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这时候洪儿打开了门,就见一个穿着蓑衣的人扑了进来,带着哭腔道:“大人,不好了,两艘出海的船回来了,就活了一个,正在衙门呢,您快来一趟罢。”

黎臻和宋映白反应过来,立刻进屋穿了外袍,冒雨往锦衣卫衙门赶。

往后堂走的时候,报信的蓑衣人跟在他们后面,提醒道:“回来的是杜大人的随从侯易,一会见到他,您别被他吓到。”

黎臻跟宋映白也算见多识广,心理有所准备,但等到见到真人的时候,还是吓了一跳。

这人骨瘦如柴,但更惨的是,皮肤溃烂,许多地方连皮都没有,直接露了骨头,如果不是眼睛还微睁着,眼珠在转动,谁也不相信他还活着。

这时候旁边的校尉对黎臻道:“两艘船不久前飘回了附近的海港,船上除了他之外,空无一人,……可他太虚弱了……”

宋映白一看这人就没救了,恐怕连话都没法说。

侯易见到黎臻,突然激动起来,伸出了手,黎臻上前一把握住他,低头聆听,“我来了,你要说什么?”

“氐……氐人岛……他们在氐人岛!”声音从嗓子里一点点挤出来,耗尽了他所有的气力,待说完最后一个字,眼睛突然睁大,浑身抽搐,等抽搐停止,他也失去了生命的迹象,眼睛再也再不转动了。

宋映白咬唇,不忍的将头别向一旁。

事情朝最坏的方向发展了……

他们在氐人岛……可这氐人岛又在何方呢?

第86章

五日后,南京锦衣卫衙门。

黎臻看着眼前侃侃而谈的掉书袋书生,不耐烦的一挥手,便有校尉上前将书生拖了下去。

“今天就到这里,让剩下的人明天再来。”黎臻吩咐下去。

从听到侯易临终前说的“他们在氐人岛”这句话,已经过去了五天。

这五天,黎臻让人张贴榜文,悬赏知道氐人岛位置的人,可是前来揭榜的,没一个能说出半点有用的消息,有的甚至觉得这可能是某种谜题,当面拆字解起了字谜。

黎臻现在“千金买骨”,否则真想把这帮捣乱的人关起来。

宋映白看出他的心急,安慰道:“这种事急不来,城里这么多人,往来商旅也多,就不信没人知道氐人岛的位置。或者某个知情的人,正在暗中观察,等确定咱们是真的想悬赏,就会出面了。”

黎臻眸子瞄向宋映白,满腹怀疑的道:“其实这几天,我心里忍不住猜想,侯易口中的‘他们在氐人岛’,是指谁在氐人岛?这个‘他们’,是指咱们,还是指鲛人?假如说的是鲛人,似乎也说得通,人类都死光了,而鲛人们在氐人岛,要报仇就去氐人岛。”

宋映白见屋内没有其他人,低声道:“是啊,我也这么想过。而且侯易会不会是鲛人故意放回来的钩子?想把更多的人骗去鲛人岛?鲛人可是吃人的。”

他们如果出海去氐人岛,或许等同于鲛人点的外卖上门了。

黎臻道:“你别说,还真有可能,据说今天清理船只的人发现,在甲板上被人用刀刻上了氐人岛三个字,如果侯易没坚持到活着回到陆地,那么只要有人发现这两艘空船,也会发现甲板刻的字,为了寻找失踪的人,仍旧会去寻找氐人岛。”

宋映白无奈的道:“可是就算知道有危险,事情到了这一步,不去也不行了。”

船上有白尚书的庶子,杨公公的一个养子,甚至还有南京锦衣卫最高长官杜同知。

自打两艘空船出现,加上侯勇死在了锦衣卫衙门,这几天南京官吏圈都炸窝了,哭嚎一片,据说正在筹钱,打算把人救回来。

而船上那些锦衣卫的家属,自然把希望寄在了黎臻身上,这几天结伴来找他做主的人络绎不绝。

看样子,就算他不亲自去,也得被烦得不能消停。

况且杨公公和白尚书几个人,也不时来找黎臻,请他拿主意。

那帮人自己作死,然后要黎臻收拾烂摊子。

黎臻自然是没好脸色的,但是责怪的话说完,该办的事还得办,就比如杜同知,他作为锦衣卫的人,生死未卜,总得把他就回来,否则没法跟其他人交代。

那就出海找人吧,但这个氐人岛,叫人犯了愁,哪本书上都没记载不说,就连那些海商也不知道这么个地方。

宋映白仰头叹气,有空刻字,就不能刻个地图么?这叫人怎么找啊?

“算了,今天就到这儿了,咱们去吃饭罢,忙了一天,饿了。”宋映白提议。

“好,就听你的。”黎臻笑着,起身和宋映白往外走。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