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306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令人讨厌的夜晚又来了,白天的事情,让宋映白觉得很不正常。

地狱井的时候,因为几拨人都来自不同的势力,其中几对有不可调和的矛盾,打起来还能解释的通。

可是这一船的人,目的都一样,也是商量好才上船的,小摩擦可以理解,要打要杀的就太过分了吧。

白立彭的叔叔是白尚书,好歹是书香门第,玩牌输不起是一回事,要给大家投毒就太夸张了,劫了船回陆地,他能有好果子吃?刘七的态度也不正常,身为船长好像只想看热闹。

宋映白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会不会船上有什么邪祟,或者鲛人在发射什么电波干扰他们。

可是,不对啊,他质问过黎臻只有他俩知道答案的问题。

黎臻回答的很正确,可见就是他本人。

不过,虽然确定是他本人,但还是觉得哪里怪怪的,可一时就是想不到。

明明呼之欲出,却灯下黑似的,就是不能看清楚。

一想到黎臻这厮,他就气不打一处来,今天那拳揍轻了,这种王八蛋就该狠狠修理。

说的什么混账话,你特么才是挨干的那个!

正想着,就听有人敲门,他问了几遍是谁,对方也不回答,他便料定是卓明泉,不耐烦的开门,“什么事儿啊?给我看字条罢。”

抬眼一看,却是黎臻,他正恨得牙痒,这家伙就送上门来了。

宋映白没好气的道:“你不是在看守白立彭跟杨洺吗?”

没想到黎臻邪气的一笑,抬手挑了下宋映白的下巴,笑道:“对我的行踪还挺了解,对我这么上心?”说着,闯进了屋内。

宋映白气笑了,“你是不是有毛病?白天不是说恩断义绝了吗?你又来干什么?”

黎臻笑眯眯的道:“你这什么口气,听着就跟和离后,驱赶上门的前夫一样。”

“今天是不是没挨够打?”宋映白挽袖子。

“你以前这么凶的吗?不是吧,我以前亲你的时候,你不是挺顺从的么,也没见你反抗。”黎臻说着,步步逼近,本来屋子就没多大地方,他几步就到了宋映白跟前,伸手去抚他的脸颊,声音魅惑的道:“你其实心里是愿意的吧?”

“愿意你妈个头啊!”宋映白踹了他一脚,转身摘下墙上挂着的佩刀:“你再不滚,我就剁了你,我说真的!”

“你就会虚张声势,嘴上嚷嚷的厉害,其实心里别提多在乎我了!”

宋映白狠狠翻白眼,“你有病,别给我随便安口嫌体正直的人设好吗?!”

“这难道不是事实吗?”黎臻微笑,“我就不信你真会我动刀。”

宋映白猛地警觉起来,刚才那一瞬间,他发现了问题。

但表面上装出愤怒的道:“我又没疯,裴怀珹是我亲哥,回到陆地,自然有高官做,没必要为了你搭上自己!”

“裴怀珹不过是个镇抚,能给你什么啊。”

宋映白噙着冷笑,点了点头,然后毫不犹豫的双手握住刀柄,挥刀砍进对方的脖子,潇洒的一划。

就见对方脖子迸溅出一股鲜血,飞溅了满棚顶,跌跌撞撞的向后退了几步,“你……你怎……能这样……”

宋映白感到飞溅到脸上的血液滚烫,就像真的一样,而床上的黎臻眼睛渐渐失去光彩,随着血液流失,成了冰冷的灰色。

宋映白咽了下唾沫,心底发虚,这一切真的太真实了,就像黎臻真的死在了他面前。

如果他真以为自己杀了黎臻,他会作何反应?悲伤,崩溃?

他自己也无法预料。

可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

这都是假的,哪怕他感到血是烫的,也敢肯定眼前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假黎臻今晚上来,应该就是故意触怒他,引导他动手杀害最好的朋友。

今天一早宋映白就觉得哪里怪怪的,直到刚刚他才意识到,因为黎臻说话的口吻不像他本人,倒像他宋映白,真正的黎臻说话没那么痞的!

还有黎臻怎么会知道‘口嫌体正直’这种话。

而裴怀珹是宋映白亲哥这种事,黎臻也是不知道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