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327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宋映白不想再生气,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他宋映白还怕没朋友么。

黎臻愿意搞谁就搞谁去吧!

——

黎臻连城都没进,直接找了匹马,马不停蹄的往京城赶,每到驿站简单喝一口水,换一匹马,能不住就不住,极尽所能的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京城。

皇帝朱晟泽正在跟锦衣卫范指挥使发脾气,“你是怎么管教下属的?裴怀珹说他不回来,竟然就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了?就这样还敢回来复命?”

“臣该死,皇上饶命,裴怀珹一意孤行要往南京去,他说他就地卸职,怎么劝都不回来,而且陛您也吩咐了,不许伤他,因此又不能动武……”

朱晟泽一听,笑了,“你的意思是朕的旨意拖了你们的后腿吗?”

“不敢!臣罪该万死,万万不敢生此念头。”

就在这时候,太监通禀说黎同知回京了求见。

想到黎臻也在南京,朱晟泽马上召了黎臻进来,并让范指挥使和其他人都滚下去。

范指挥使跟黎臻擦肩而过,心道,皇上现在心情不好,希望你能带来好消息吧。

朱晟泽坐回椅子上,余怒未消,但面对黎臻,态度要好了许多,“你回来了?那群贪婪之徒救回来了?”

黎臻如实回答,只救回一半,并将发生的事情挑重点叙述了一遍,对于帮忙的卓明泉和刘七着重夸奖了一番,不过隐去了卓明泉的身份,只说鲛人女王很喜欢他,他留下陪了几晚。还有刘七,描述成了忠君爱国,侠肝义胆的大商人。

皇上一听自己统治之下,除了南京那群饭桶外,还有这样的人才,心情才好了些,“朕都知道了,会好好赏赐他们的。”

“皇上圣明。”

说完正事,朱晟泽开始说最关心的事情,“你在南京看到裴怀珹了吗?京城的事情撂挑子不管竟然也往南京跑,朕看他是不想干了。”

本来是发牢骚,没想到黎臻道:“……我确实遇到了裴镇抚。”

“你遇到他的时候,他在干什么?”

欺君之罪,黎臻担不起,如实道:“他在码头迎接他的亲弟弟宋映白。不过,宋映白并不知道他来南京接他这件事,是裴怀珹一厢情愿。不过,亲情人伦,割舍不下,臣以为,也是可以理解的,好像他们兄弟自幼分开,最近才相认。”

要是以前,看皇帝责怪裴怀珹要收拾他,黎臻必然落井下石,并且还要再填土,但现在不一样,大舅子嘛,要尽可能的保护。

“他亲弟弟?”朱晟泽一惊:“宋映白不是你的……”

忽然意识到一件事,他跟黎臻这对表兄弟同时对另一对亲兄弟有不一样的感情,既想笑又觉得奇妙。

黎臻道:“没错,所以还请陛下手下留情,饶裴怀珹一命。”

朱晟泽自然不会要裴怀珹的性命,正好黎臻求情,顺水推舟,“既然你这么说,那么,朕看在你的面子上,就恕裴怀珹无罪吧。不过,罚还是要罚的,就罚俸六个月罢。”

黎臻一怔,他的面子没这么大吧,裴怀珹擅离职守,居然只罚俸六个月,像裴怀珹这种人,怎么可能是靠俸禄活着的,那点俸禄不够他吃顿饭的,罚他俸禄真不如罚酒三杯。

朱晟泽心情好了不少,如果黎臻的话是真的,裴怀珹的抗旨不遵,倒是可以理解,“对了,你跟宋映白怎么样了?”

黎臻挑眉,叹了一口气,朱晟泽站起身,走到黎臻跟前,平日里看你挺精明的,怎么这点事都办不成,“你们单独在船上相处了几十天,居然还失败了?”

黎臻撇撇嘴,没什么好说的,只能说他也不想这样。

朱晟泽心道,从裴怀珹身上就能看出来他们家的人都难啃,颇有感触的道:“唉,这也是难免的,朕理解,朕理解。”

这也能理解?“陛下?”

“到哪一步失败的?”朱晟泽追问道。

黎臻不是很想说,“……呃……我表明心意,然后就被无情的拒绝了。”

朱晟泽叹道,朕理解,朕太理解了,“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做?”

“太皇太后不在京城,我想让宋映白回到京城,希望陛下准许。”

朱晟泽十分赞同,笑道:“有道理,就准许他回京城来罢。”然后拍着黎臻的肩膀道:“朕等你的好消息。”

黎臻真心实意,发自肺腑的道:“陛下圣明,万岁万岁万万岁。”

还有什么比皇上的支持更重要呢。

——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