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343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黎臻道:“宋千户说的对。”

裴怀珹上下打量黎臻,眼神中充满了不信任,似乎在怀疑什么,但苦于没有证据,虽然不甘心,但只得作罢,“原来是这样,谢谢黎大人出手相救。”

黎臻装作冷漠的道:“不客气,大家在一起做事,彼此帮助是应该的。这里没什么事了,我走了。”说完,干脆的离开了。

等他走了,裴怀珹又待了一会,便可以下地走路,而廖中芳那边恢复的更快,行动已经和之前无异。

不过他对那个黑狗妖的事情很敢兴趣,问了宋映白很多问题,最关键的便是:“这个妖物的法力十分高强,你们怎么打败他的?”

宋映白心虚,不过遇到这种不会回答的,只需推到黎臻身上即可,“我不清楚,当时我也变成了玉雕。”

“那你没问他吗?”

“其实我们最近关系闹得很僵,都不怎么说话了。”宋映白说完,廖中芳意识到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道了声抱歉,紧接着走了。

裴怀珹则道:“他没继续缠着你吧?”

“我拒绝的很清楚,看样子他也放弃了。”宋映白道:“咱们别提他了。”

裴怀珹笑道:“也对,虽然他救了咱们,但有些事情态度不能变,不能混为一谈。”

宋映白心虚的附和,“是的。”

晚上吃饭的时候,裴怀珹又问了一些他们如何追查黑狗妖的事情,大概是想找狗妖的亲戚或者后代寻仇,宋映白一概以不清楚不知道掩盖了过去。

第二天,宋映白调任的公告发了下来,他成了裴怀珹手下的一个掌刑千户。

常出入的地点,也变成了诏狱,跟黎臻许多天才能碰到一次。

转眼入了冬,天黑得早,吃过晚饭,家家户户没什么的话,都落了锁。

一处僻静的巷子内,一个豆蔻少女哭着拍打一户人家的门,“叔叔,婶婶,我娘生病了,你们过去看看吧。”

她擦着眼泪,一边啜泣一边拍打门板,足足过了一刻钟,才有一个中年男人,满脸不高兴的打开了门,“别嚎了。”

“二叔,我娘生病了,你和婶婶过去看看吧。”女孩抹泪恳求道。

“月兰,你娘每个月得病二十天,整日不是头疼就是脑热,没什么事的。”赵二说完,就要关门。

“二叔,不一样,我娘这一次真的病得很厉害。”月兰拽住大门,不许二叔关门。

赵二不乐意了,这月兰是他大哥的独女,早晚要嫁人,就不是老赵的家人,再者,他和大哥早分家单过了,别说他死了,就是他大哥没死,他想不管就不管。

“病得厉害,不还没死呢么,等死了再叫我!”赵二说完,将月兰推开,把门重重关上。

月兰哭得眼睛都肿了,望着紧闭的大门,绝望的回到了不远处自家的院子。

才进院门,她就听到母亲的咳嗽声。

她忙跑进屋子,见母亲趴在炕沿上,地上有一滩呕出的血,“娘——娘——”

母亲的眼睛看不到,眼看就要摔下炕,月兰忙上前扶住她。

赵娘子气若游丝的道:“我没事,只是蛊发作了而已……你又去找你二叔了?那种人,你去求他有什么用。”

月兰给母亲擦净嘴角的血迹,不停的掉泪,“娘,月兰好怕……”

“你别怕。”赵娘子嘴角挂着血丝,笑道:“娘不会有事的。”可刚一说完,又一大口血呕出,喷溅了一地。

月兰哇的一声哭开,“我去找大夫,我去给您找大夫。”

“别去——”赵娘子抓了一把,但是慢了一步,让女儿跑了出去。

她整个人被折磨得气息奄奄,摔下炕,爬了几步,昏了过去。

月兰深一脚浅一脚的跑着,街上除了偶尔的狗吠外,静谧的吓人。

她一口气跑到最近的药铺,这里有坐堂的大夫,她之前在这里替母亲抓过药,虽然那些药粉,有的时候管用,有时候却一点作用不起。

不过她管不了那么多了,她现在只想要一个大夫去看看她娘。

“开门,开门——快开门——”

敲了很久,里面传来伙计懒洋洋的声音,“打烊了,明天趁早吧。”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