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344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我娘病了,我想请大夫去看看她,求你了。”

“这个时辰,大夫早回家了。”伙计道:“明早吧。”

“大夫家在哪里?”月兰抽抽噎噎的道。

伙计道:“天水胡同第四家,不嫌远你就去吧!”

月兰连声道谢,擦了把眼泪,继续往天水胡同跑,天水胡同离这边不算近,而娘的情况那么急,她得抓紧时间了,她憋足一口气,开跑!

她跑得太急,横穿胡同的时候,没看清前方来的马车,几乎被一辆马车撞翻。

她跌坐在地上,手掌破了皮,鲜血淋漓。

“你没长眼睛啊?!”车夫怒骂道,“大晚上奔丧去吗?这么急!”

这时车帘撩开,一个醉醺醺的年轻公子探出头,瞭了眼月兰,顿时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竟然跳下马车,来抓她,“小蹄子,大晚上一个人在街上浪什么呢?!你是哪个院的?”

所谓院就是勾栏院,大概以为她不是好人。

“我不是哪个院的,别碰我!”月兰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脚扭伤了,才站起来就又差点摔倒。

“哈?!一看你就不是好人家的姑娘,谁好人家的姑娘这么晚了一个人在街上溜达?!”男子反倒变了脸,指责上了月兰。

月兰不敢跟这个人争执,一瘸一拐的要跑,却在这时,嘴巴猛地被人从后面捂住。

她被往车上拖着,她拼命的挣扎,但她一个小姑娘哪里是一个醉汉的对手。

加上有马夫和车厢内另一个人的帮助,几乎是瞬间,她就从街边消失了。

车厢内虽然有灯笼,但对她来说,却如同的黑暗地狱。

不要,娘,救我,救救月兰……

马车驰进了夜色中,谁也不知道这样平静的夜里,消失了一个女孩。

月兰被发现,已经是五天后了,人像废弃物一样被随意丢在了她家附近的水沟里。

有人认出了尸体是月兰,突然兴奋了起来,毕竟一个自己认识的人死了,更刺激,更有谈资,待日后向别人谈起的时候,也更生动鲜活。

“这不是赵月兰么,她爹去年死了,她跟着她那个瞎娘一起过日子,怎么又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啧啧,死的时候连件衣裳都没穿。可怜可怜。”

“怕是报应。”人群中有人道:“听说她娘就不是个贤惠的,而且来历不明,因为她,赵家两个兄弟阋墙,过不下去分家了。古时候撺掇兄弟分家的女人都要下拔舌地狱的。女儿遇到这样的事情,是娘不积德。”

“我见过她,下巴尖尖的,狐媚子脸,就不是个省油的灯,眼睛瞎了,怕也是报应。”

“嘘——赵娘子来了。”有人悄声道。

就见赵娘子披头散发,脸色煞白,青天白日下,竟然也像个鬼。

她的眼睛,没有黑眼仁,全部是眼白,愣愣的睁着,令人不寒而慄。

她赤着脚,一步步走来,她所到的地方,人群不由自主的避开,给她亮出一条路。

走到女儿的尸体前,她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

刚才还津津有味谈论的人们,见此情景都再说不出任何的风凉话,默默低下了头。

这时候有人听到赵娘子的口中呐呐自语,“一个都不能放过……全部都该死……”

——

主人在酒楼上面逍遥,马夫在楼下无聊的喂着马匹。

还是那天晚上刺激,连他也能掺上一脚。

他们家李少爷,武少爷,还有他,也算是同靴之乐了。

后来那个小姑娘到哪里去了?好像被少爷带回了卧房,不过,被玩成那样,少爷还会留下她吗?不嫌脏吗?

他将豆饼递到马嘴边,这个动作他做了无数次,每一次,马只会用嘴唇夹起豆饼,并不会伤他。

但这一次,坑吃一口,马咬了他手掌一下,疼得他直咧嘴。

他想咒骂它,却发现喉咙说不出话,使劲一咳,吐出了一个带血的钉子,他用手指伸进口中,颤抖的又取出了一颗钉子。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