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350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宋映白并没见过女人跟哥哥有过对话,不由得怀疑之前哥哥突然受惊跟她有关系,狐疑的看向赵娘子。

“我的目的?我对你没什么目的,只是我嗅出了你和我有一样仇恨的味道。”

裴怀珹冷笑,“我仇恨谁?我怎么不知道。”

“你没有察觉而已,但仇恨一直都在。”

宋映白觉得他们之间的对话很危险,暗暗握紧了拳头。

裴怀珹思忖半晌,道:“你对我提过我的父母,你为什么会知道他们的事情?”

“我从身上看到的。刻骨的恨,和我一样,为什么不复仇呢?像我一样。”

宋映白惊愕,他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了,赵娘子身为一个瞎子,能调查清楚残害她女儿的凶手,所用的必然不是一般手段,因此,她或许某种能力,能够通过仇恨看到事情的前因后果。

而现在,他从裴怀珹身上看到了和她一样的东西。

“你是说你能查到我们父母的事情?”宋映白情急之下脱口而出。

“不能查,只是看到罢了。”赵娘子说完,解开衣领,露出一个碗口大鲜红的伤口,在宋映白跟裴怀珹的注视下,有一只像虫子又不是虫子的黑色蠕动物体钻了出来,探了探头又钻了回去。

宋映白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赵娘子悠悠的道:“我不说又如何?对我用刑吗?来吧,所有的酷刑加起来都不如它带给我的痛苦的万分之一。我之所以活到现在,只是为了我的女儿,可惜她现在也没了,我这条烂命,早就死了。”

她虽然是笑的,但笑容令人毛骨悚然。

裴怀珹道:“话虽这样说,但如果你能帮助我看到我父母的事情,我可以安排你们合葬,否则像你这样的罪犯,没人敛尸,只能暴尸荒野。”

赵娘子缓缓站起来,“你怎么不明白,就算没有任何条件,我也会帮你的。我想看到鲜血淋漓,人头落地,哈哈哈——”

宋映白见她疯疯颠颠的,对裴怀珹道:“小心有诈。”

但是裴怀珹早已不管不顾,“没关系,总不至于比现在更坏。”

赵娘子用惨白的眼珠盯着宋映白,“奇怪,你们分明是兄弟,为什么你身上却没有戾气?”

“我忘记了。”宋映白断然道:“你是怎么知道我们是兄弟的?”

赵娘子歪着脑袋看宋映白,喃道:“我就是知道。”

裴怀珹急迫的道:“不要纠缠这样的小事了,快让我看到我想看的!”

赵娘子阴森森的冷笑,“好呀。”说罢,手指伸进伤口中,连带着血丝,将刚才那个虫子取了出来,放在掌心,“它可是个了不起的小东西,来吧,让他们看看恨意的来源。”

那黑色的虫子竟然吐出两个跳蚤大的甲虫,飞到了宋映白和裴怀珹跟前。

“它要钻进你们的眼睛里。”赵娘子道:“敢,还是不敢?”

是指他们敢不敢让这东西钻进眼中,宋映白心里有提防,别开脸,“哥,还是谨慎一些的好,不能这么相信她。”

她已经一无所有,甚至连自己的命都不在乎,没有任何事情能够约束她。

裴怀珹犹豫了下,但试过无数种方法都失败的他,现在却顾不了那么多,就算让他付出代价,只要能够看到父母的事情,他都愿意,“这个东西会寄生在我身上吗?”

“不会,母体在我这里,它的孩子们会回来的。”赵娘子道:“当然,你也可以不信。”

“我信,就凭你一见到我,就提到我父母的事情,我信你。”裴怀珹道:“当然,如果你敢蒙骗我,我也会让你付出代价。”

赵娘子叹道:“我哪有什么代价可付出的呢。”说完,一扬手,让两个小虫子朝裴怀珹和宋映白飞去。

裴怀珹没有躲避,那小甲虫顺着他的眼角钻了进去,看的宋映白很是惊恐,“哥——”

接着,就见裴怀珹捂着脑袋,叫了一声,跪在了地上,身体不停的颤抖。

宋映白扬手打开小虫,扶住裴怀珹,“哥——”对赵娘子怒道:“你干了什么?”

“你也看看不就知道了?”赵娘子面无表情的道:“你不陪他吗?”

宋映白咬了咬唇,断然拒绝,因为他知道就算他让虫子进入体内也看不到什么。

因为他的魂魄并非是这个世界的。

而这时裴怀珹只觉得,仿佛被人挖去眼睛一般的巨痛,眼前一白,好像灵魂被抽离了出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