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351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一些奇怪的记忆向他涌来。

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被推进了满是蛇蝎毒虫的深坑,她哭喊嘶叫,很快被湮没在了其中。

后来小女孩长大了些,被殴打被凌虐,一个男人用能想到的一切办法折磨她。

“你要学会用你的恨意喂养它,它会成为了不起的蛊王。”男人说道,他的衣着打扮和说话的腔调不像是中土这边的人。

接下来,是这个男人接受别人朝拜的情景,而小女孩冷冷的站在帘子后,看着他。

一场大火,女孩烧死了男人,向北方逃来。

在路上她认识了另一个男人,一个老实憨厚的小商人,她跟他来到京城,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婴。

察觉到寄主心态变化的蛊王开始反噬,她的身体溃烂呕血。

直到女儿的死,强烈的刺激了她,滋生了无尽的恨意,体内的蛊活了过来,她变得更有力量,不费什么力气就查到了伤害女儿的凶手,接着便是顺理成章的报复了。

裴怀珹源源不断的感到了她心里的憎恨,从出生从有过一天好生活的怨恨,连养育女儿这样最简单的幸福也失去的憎恨,她恨仇人,恨自己,恨一切。

他脑袋要裂开了一般,这是小虫子带来的赵娘子的记忆,不管他愿不愿意,都汹涌的挤进了他的脑海中。

“啊——”就在他头疼欲裂,痛不欲生的时候。

突然,周围安静了下来,房檐的雨滴落在地上,滴答滴答,节奏曼妙,让人内心不知不觉安静下来。

他站在屋檐下,视线比平日的他矮了许多,双手也显得稚嫩,明显是个十二三岁小少年的手。

他看到一间还算富裕的宅院,干净整齐,刹那间,一种强烈的似曾相识的感觉冲击了他的记忆。

是……这里,他在这里生活过……他看着院内的摆设,他看向厢房的一个屋子,他知道那里是书房,他在那里学过写字。

突然间,他感到有人扯他的耳朵,“反省好了吗?进来吧,你身为哥哥要以身作则,你再这样调皮捣蛋要带坏弟弟的。”

他仰头,看到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妇人,略显愠怒的看他,正拎着他的耳朵往屋内走。

她长得十分漂亮,哪怕多年后的裴怀珹在京城见了许多美女,但依然敢肯定她是个难得一见的大美人。

虽然生养过,但身上别有一种成熟的韵味和柔媚。

……娘?裴怀珹恍然唤道,只是这个妇人并不能听到的他的呼唤。

“娘,我知道错了。”这时候,裴怀珹听到他所在的身体说话了。

他明白了,他回到了那个时候的记忆内,一切都是已经发生过的。

“你呀你,犯错认错,然后转身再接着犯。”妇人笑着戳了下儿子的脑门,“你只怕你爹,都不怕我。”

这时候裴怀珹看到只有七八岁大的弟弟,双手拘束的站在一旁,担心的看着他。

“现在你们说吧,是谁把你爹的字画涂抹了的?”妇人叉着腰,无奈的说道。

“是哥哥。”弟弟指向他。

“……好吧,是我。”裴怀珹听见自己说,但他心里却有种感觉,涂抹了父亲字画的人不是他。

“什么叫‘好吧’?等你爹回来惩罚你吧,好了,去廊下继续站着吧。”

“娘,您就替我求求情吧。”

“这一次必须好好惩罚你,否则你不长记性!”妇人又戳了他的脑门,表情虽然是生气的,但眼里却饱含疼惜。

“娘……”

“撒娇也没用!”

接着,裴怀珹就走出门,在廊下罚站,期间弟弟打开门,朝他抱歉的撅了撅嘴,他耸耸肩,看样子是打算把责任都抗在自己身上了。

大概过了两刻钟,他看到大门打开,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走了进来,裴怀珹一愣,是父亲,记忆越来越清晰了,这个人教自己练字的情景,相继浮现在脑海里。

他父亲身后还领了一个男人,年纪相仿,裴怀珹只觉得这人非常之眼熟,却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娘子,来客人了!”父亲一进门便高兴的大声道:“快备好酒好菜。”

母亲开门迎出来,行过礼,笑道:“你们先聊着,我这就去准备酒菜。”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