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352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裴怀珹看到那个男人看到母亲的时候,眼睛露出了一丝邪气,“真没想到啊,兄台,你竟然娶了这么好的媳妇。”

“哈哈哈,别说媳妇了,我连孩子都老很大了。”父亲朝在廊下的他招手,“过来,见过你常叔叔。”

他走过去,换了一声,“常叔叔。”

裴怀珹得以近距离的看这个姓常的人,这人他一定在哪里见过。

“常兄啊,我最近刚画了一幅画,用的晕染技法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你帮我来看一看吧。”

“哈哈。只有兄台你这样娇妻乖儿都有的人,才有闲心琢磨这些。”

裴怀珹发现自己的身体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撒腿就跑,一口气跑到了大门外。

他这时才发现他家住的很偏僻,附近是七绕八绕的河流,民居错落有致的挨着河流而建,而他们家住在最边上。

他无所事事的游荡着,眼看着天要黑了,才偷偷溜回家。

他敲响了一扇窗户,弟弟从里面打开,递给他一块点心,“哥,爹发了好大的火,他真的看重那幅画,你今晚上都不要回来了。”

“……不如我去告诉爹,其实是你涂的。”

“我、也是不小心嘛,我就想看看,谁知道墨汁不小心淋上了,我就……想修一修……结果越修越坏……”弟弟委屈的替自己争辩。

“好了,黑锅我替你背了。”裴怀珹听到自己爽快的道。

现在的他,虽然在这具身体内,但是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看着。

“哥,你真好。”弟弟往客厅的位置看了眼,“哥,这个人什么时候走啊,我不喜欢他,怪吓人的。”

“我去看看,你乖一点不要乱动。”

他离开弟弟,往客厅的方向猫腰走去,却正撞上从里面出来的母亲。

“你怎么还敢回来,你爹还在气头上呢。”母亲将他领到一旁,“你晚些时候再过来,现在你爹跟客人喝得正酣,你别来打扰。”

“娘,这人是谁啊?以前怎么没见过?”

“是你爹小时候的朋友,很多年没见了。今天偶然碰到才领家来的。”

这时候裴怀珹就听里面那个姓常的客人高声抱怨,“我倒是想再考,但是我哪里有钱?!媳妇跑了,女儿病着,爹娘只留下一间破屋。远不如兄台你啊,你看看你,什么都有,而我什么都没有。”

“你放心,我手头的余钱虽然不多,但是资助你再考还是够的。”

“资助我?我不是来朝你的要钱的!你别瞧不起人!”

裴怀珹就听父亲不好意思的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来,我敬你一杯,当做赔罪。”

母亲对他道:“你爹那边一会又该要酒了,我得去热酒了。”

这时候他听到父亲喊道:“谁在说话?是不是老大回来了?娘子,你不能让他再跑了!”

母亲一听,忙对他挤眼睛,悄声道:“还不快躲起来。”

他转身就跑,但天黑了,他也没往外躲,而是藏在了仓房的棚顶,等待夜幕降临后,才蹑手蹑脚的下来。

不知何时,雨又开始下了,虽然不大,但淅沥沥的,只要在院内多站一会,很容易就湿透了。

裴怀珹随着过去的自己,一步步朝正屋走去,但是他没有去喝酒的客厅,而是先去看看弟弟。

窗户开着,他钻了进去,却发现弟弟不在床上,他纳闷,发现一个黑影从窗户上闪过。

不是父亲,也不是母亲。

他一惊,有种不好的预感,本能的捂住了嘴巴。

黑影没有进屋,而是咒骂了句,“小兔崽们都去哪儿了?”

他猫下腰,大气不敢出,心脏剧烈的跳动,他看到黑影慢慢走开后,才从窗户再次钻出去,来到了吃酒的客厅。

正屋的门半掩着,他一走进去,就闻到了一股腥味,这股味道虽然在裴怀珹之后数年内再熟悉不过,但这时,却是他第一次清晰的闻道。

是血的味道。

他想起来了,他什么都想起来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