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356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黎臻笑着扯开一点衣领,“那我给你暖暖手赔罪吧。”

“不稀罕。”宋映白将匕首搁到一旁,坐回床上,“你说半夜来还真半夜来啊,幸好我听见了,要是听不见,你可怎么办?”

“其实我昨晚上也来过了,敲窗户你不醒,后来我冻的受不了了,只好走了。”黎臻道。

“骗人吧你。”宋映白将信将疑,看到黎臻嘴角浮起的笑意,确定他在扯谎,“你真是无聊,总编谎话,你会透支我对你的信任的。”

“就是试试看你关不关心我。”黎臻低头笑,“刚才我从你的眼神中看出来,你很担心我。”

宋映白道:“这乌漆墨黑的,连根蜡都没点,你能看见什么呀?”

“我视力和你们又不样,我现在看你,跟白天没什么区别。”

夜视功能?你是狗啊?但宋映白不得不信,不想跟他继续理论了,“……别说没用的了,你来找我干什么?”

黎臻上来就抱他,“想你了,你想我了吗?”

宋映白将他慢慢推开,“别动手动脚的!”

黎臻动作迅速的侧脸在他嘴上亲了下,“嗯,动嘴。”

宋映白握拳打向他,黎臻早有准备,握住他的手腕笑道:“我过来,是想问问你们为什么动首辅的侄子。”

这就是黎臻的套路,一旦撩的对方生气,就会说出一件严重的事情转移注意力,宋映白道:“我就知道,你早不来晚不来,偏偏今天来,肯定另有目的。”说着,一摆手挣脱黎臻的牵制。

“我对天发誓是巧合,我前几天就跟你说,我要来找你,你不是也答应了么。”

“我什么时候答应了?我怎么没印象?”宋映白装傻,坐回床上,“首辅的侄子,动就动了,没什么理由。”

黎臻坐到他旁边,语气中有担忧,“我把你调到裴怀珹身边,可不是让你跟着他冒险的。早知道这样,我就把你留到身边了。”

宋映白没吭声,沉默了一会,忽然笑道:“黎臻,你是不是觉得你岔开话题很成功?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说着黎臻肩膀打了一拳,以报刚才被调戏之仇。

黎臻捂着肩膀顺势往床上一倒,“你来真的啊?”

宋映白勾勾唇角。

不想黎臻委屈的道:“以前也这样吻你,都没事的。”

宋映白一听,气道:“你是不是找揍?”跪在床上,就要再打他。

黎臻看准时机,握住他的手腕,翻身把他摁倒床上,就势搂在怀里,“你今晚上火气怎么这样大?”

宋映白挣扎了一会才安静下来,低声喃道:“……没什么。”

“裴怀珹不好说,但你肯定不是那种冒失的人,你跟文官那边关系一直都很好,跟首辅又过节,有过节的只能是裴怀珹。”黎臻贴在他耳边道:“就算他是你哥,你们也没必要真绑到一起吧,他会连累你的。”

宋映白知道黎臻是真的关心他,叹道:“我们有自己的理由,你就别管了。”

“你觉得可能吗?”黎臻道:“我不管谁也得管你。”

“……你管不了。”

黎臻笑道:“你知道曹小川吗?在去南京前,皇上让我和裴怀珹一起审理曹小川,你猜我是怎么做的?”

关于曹小川的下场,宋映白听房家墨说过,据说被罚去守皇陵,路上生病暴毙了,但那都是哥哥的手笔,并没听过黎臻做过什么,“你做了什么?你应该什么都没做吧。”

“对,我就是什么都没做。”

“所以?”那为什么要理直气壮的说出来。

“你还不懂吗?纵容其实就是支持。正因为我什么都不做,在裴怀珹的手段下,曹小川很快就垮台了。如果我阻拦他,曹小川什么下场就不好说了。”黎臻道:“因为他是咱们的仇人,所以我就放任他去死了。不过,你现在和裴怀珹做的事情,我认为很危险。”

言下之意,他可能会出手阻止。

宋映白道:“你今晚上来就是为了说这番话?”

“不是啊,我一开始就说了,我来是因为我想你了,但你不想听,我才找正经事跟你说的。你不想听么,那好,咱们说回刚才的话。”黎臻把宋映白往怀里搂了搂,“我想你了,你想我了吗?”

“……”宋映白不得不佩服黎臻,怎么说都是他有理。

黎臻见宋映白不回答,笑道:“那我就当你默认了。”安静的把人搂在怀里待了一会,才小声诚恳的道:“我是真的担心你,你们到底怎么了?连我,你也不信任吗?”

“我不想把你拖下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