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367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曹祥故意卖关子,“看清了。”拿出姜档头带回来的粉末,“你看。”

常良渚只是首辅,可不是锦衣卫和东厂,哪能分辨出这粉末是什么东西,但也知道肯定不会是好东西,“毒药?”

“不,是假死药!”曹祥捻起一点,“曼陀花粉,服下后跟死了差不多,脉搏心跳会降到最低,哪怕是资深的仵作也分辨不出。当然,厂卫的人除外,我们是能分辨出来的。姜档头昨晚上在宋映白那里发现了这种药粉,就是你眼前看到的。”

常良渚不是很懂,“他要干什么?诈死?”

“我怀疑不是他诈死,而是裴怀珹要诈死,目的是陷害你!”曹祥叹道:“诶呀,首辅大人你麻烦大了。裴怀珹现在很得皇上宠信,如果皇上以为你杀了他,后果恐怕会很严重。”

“裴怀珹为什么下这么大本钱陷害我?”常良渚大声道,但心中隐隐已有答案。

这时候伍知英插嘴道:“其实裴怀珹跟宋映白可能是亲兄弟,常大人,你想想,你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他家有两个儿子的。”

常良渚脑袋翁的一下,竟然真是的他们!是姚子杰家的那对兄弟来复仇了,他一直担心他们落水没死,没想到居然真的还活在世上。

来讨命了,来向他讨命了。

他身子一虚,差点从椅子上滑下来,嘴唇哆哆嗦嗦,双眼放空,等被曹祥叫着回过神来,才发现他的后背的衣裳都湿透了。

曹祥一笑,“看来常大人跟他们家有过节啊。”

“不,这都是误会……”常良渚忙道。

“诶,不用说,我也不感兴趣!”曹祥冷笑:“那是你和裴怀珹宋映白之间的事情,我只关心能不能利用这次机会将裴怀珹击溃。他做大了,再加上个黎臻,以后就没我们东厂的活路了,况且我和之间还有小川这层仇,他活,我恐怕就活不成了。”

常良渚擦干净额头的冷汗,“说得对,说得对,得将他除掉!”

伍知英瞅准机会,开口道:“裴怀珹这人心思歹毒,我听说他手里其实关着一个很会用蛊的神婆,听说驸马都尉的儿子武卫就是被她咒死的,死的极惨。但他却不用她帮忙咒您,而是费尽心思的将嫁祸您,恐怕想要的不只是您一个人的性命。”

“是想叫您全家遭难,不,是整族遭难。”姜档头撇嘴,“他可真是够狠的。”

伍知英继续道:“皇上对裴怀珹的感情非同一般,俗话说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皇上没得到,却被常大人把人给杀了,会是什么后果呢?而宋映白这个做弟弟的,等到他哥哥一死,必然会揭发常大人曾经犯下的种种罪过。皇上必然认为常大人为了掩盖当年的罪证进而杀人灭口,恐怕您有一百张嘴巴也说不清了。”

常良渚道:“既然知道他的计划,我不会让他得逞的。”

曹祥先是一叹,接着笑道:“常大人,你怎么还不懂呢?在裴怀珹准备报复你的那一刻,你的命就不是你的了。区别只在于,是死你一个,还是死你全族。最低程度,裴怀珹也会持刀杀了你,然后远走大漠。”

常良渚捏紧茶杯,“那只有先杀了他了。”

“你怎么杀啊?”曹祥嘲讽道:“裴怀珹可是个高手,你手下有人能取他性命吗?而且他还有个弟弟宋映白,对了,宋映白跟黎臻还热络着呢,宋映白死了,黎臻会绕过你?死的还是你!你不是想连黎臻也除掉吧?好吧,就算你能,敬国公呢?太皇太后呢?难不成你都能除掉?”

伍知英补充道:“况且现在,常大人一旦动手杀害裴怀珹,就和裴怀珹的计划没有差别了,他原本就想嫁祸你杀了他,你却真的去杀他。他死了,皇上不会饶了凶手,您还是活不了啊。”

常良渚咬齿道:“这是个死局!

曹祥挑眉,“没错,你死定了,无解。”

常良渚将茶盏摔在地上,“不可能!我不会死的!”

伍知英不紧不慢的道:“我们督公说得对,恐怕常大人真得死,您不死,您就会被裴怀珹陷害,死的是您和您的全族。”

曹祥微微一笑,“不过,聪明如常大人,不如再看看那假死药,应该会想出办法。”

常良渚看向桌子上的曼陀罗花粉,突然懂了,“你们的意思是,让我吃这假死药,反过来陷害裴怀珹?”

曹祥颔首。

“不行,我不吃!我吃了的话……”假死之后,官职地位全部要失去,会沦为一个普通人。

曹祥带着一丝鄙夷的笑道:“如果你不吃,裴怀珹就会吃,到时候你会成为一个杀人犯,别说首辅的职位了,连你的家人都要生不如死!”

姜档头瞅了眼常良渚,“发现了曼陀罗粉,我才知道这兄弟俩打的什么主意,他们故意犯错,引起皇上的注意。到时候裴怀珹吃药假死,锦衣卫的人咬定他是真死,而咱们东厂的人就算说他是假死,黎臻和宋映白也会借口说,东厂和锦衣卫的人有矛盾,东厂的人结论不能作数,让裴怀珹的假死变成真死。”

曹祥听了,摇摇头,“你错了,裴怀珹让宋映白犯错,是为了勾皇上。我说过皇上对裴怀珹不一般,不一般的意思你们自己体会,我就不挑明了。”

常良渚大吃一惊,“这……难道皇上他……”是断袖?

“皇上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非常非常宠信裴怀珹,裴怀珹死在你手里,你自己想想后果吧。”曹祥道:“但是你若是假死在裴怀珹手里,让裴怀珹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就算皇上再宠信他,他也会被关进大牢,等待三法司会审。而你则可以趁机,隐姓埋名逃出生天。”

常良渚怔了怔,遂即长长一叹,笑道:“我就说么,你为什么要如此费心帮我,你其实是想借这件事打击裴怀珹吧,借用我的假死,反倒成全了你,裴怀珹下狱,对你们东厂最有益处,或许连裴能都能拉下马,到时候宫里说了算的大太监,又少了一位。里外里,收益的都是你!”

曹祥挑挑眉,阴笑道:“没错,这的确是我的算盘,但你有别的选择吗?我的常阁老。如果你不干,好啊,我们也不强求。”说完,就要起身。

“慢!”常良渚痛苦的揉着太阳穴,他的确没有选择,裴怀珹认出他的那一刻,他的脑袋就不是自己的了,区别只在于死他一个还是死他全家。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