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373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对,一定是这样!”朱晟泽一听,不禁露出了笑容,“他啊,都这个时候了,还跟耍心眼。”

一定是下午的对话,让裴怀珹着急了,所以才使了这招苦肉计。

到了诏狱大门前,黎臻让朱晟泽在车上等待,“陛下,我先去看看情况,再来禀告。”

“好的,你先去吧。”朱晟泽以前不是这样的,甚至对突发状况觉得刺激,但此时此刻,他不想要任何意外的惊吓。

黎臻进了诏狱,却明显感到气氛不同,静得出奇,校尉们都默不作声,见到黎臻,故意将目光避开。

“黎大人,您来了。”一个千户走出来,将黎臻引到牢房,“您看吧……”

黎臻就见裴怀珹躺在地上,脸色惨白,而脖子上有一圈勒痕。

他一把抓过那千户,怒道:“怎么回事?”

“裴大人的脾气不好,您也知道,他让我们避开,谁敢不从,于是就一眨眼的功夫,他就悬在窗户的栏杆上自尽了,等我们发现了,已经救不回来了。”那千户含泪,双腿软的几乎要跪下,“我们一点都看不出裴大人想寻短见啊。”

“他想寻短见还会让你们看出来吗?!”黎臻道:“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一发现裴大人没了,就通知了宫里和您,还没有走漏风声。”

黎臻上前摸了摸裴怀珹的脉搏,痛苦的要紧嘴唇,握紧拳头朝墙狠狠一砸,才转身走掉了。

朱晟泽看到黎臻的面色,有不好的预感,“……你见到裴怀珹了?”

“陛下……不是苦肉计……裴怀珹确实不在了。”

“不……不在了?”朱晟泽跳下马车,几乎摔倒,幸好黎臻和吕公公扶住,他挣开两人,大步往牢房内走。

诏狱内有认得皇帝的,吓了一跳,慌忙回避。

朱晟泽却不管那么多,径直往里走,黎臻只要快走几步在前面引路,带着皇帝来到了裴怀珹的牢房内。

朱晟泽便见裴怀珹躺在那里,浑身僵直,脸色煞白,脖子上一圈紫红色的勒痕分外醒目。

黎臻怔怔的道:“趁人不备的时候,自尽了。我查过,的确死了。”

“不许说那个字!”不许说死字!

朱晟泽唯一见过的尸体,是他父皇的,但当时他还小,只远远的看过一眼,近距离的看一具尸体还是第一次。

而且这个人,偏偏是他最不想看到死亡的。

“怀珹……”朱晟泽眼睛酸涩,跪到地上,颤抖着伸出手试着摸了下裴怀珹的脸颊,冰的他一阵寒意直通心底。

裴怀珹死了!

朱晟泽不甘心,试裴怀晨的鼻息,又摸他的脉搏,除了冰冷,什么都没有。

裴怀珹为什么会自尽?

黎臻难过的道:“……可能觉得证据确凿,获释无望,才走了极端。他为什么不等等啊,等一等,不就有办法了吗?”

朱晟泽恍然看向黎臻,没错,是他下午说的那番话把裴怀珹逼死的。

如果他当时给他一句准话,让他放心,他也不至于寻死。

是他的错吗?他是皇上,错的会是他吗?

不,不会的……

“不会的!”朱晟泽含着眼泪指着裴怀珹喊道:“你给朕起来!朕不让你死!”吼了许多声,裴怀珹仍旧还是尸体,终于他双手痛苦的捶地,哽咽道:“……朕不让你死,朕不该说让你死……”

不知过了多久,他听到黎臻轻声道:“皇上,走吧,东厂的人要来了,被人看到就不好了。”

“他们看到?他们算什么东西?!”朱晟泽咬牙切齿的道。

“……”黎臻意味深长的扫了眼皇上,“陛下,保重龙体,人死不能复生。”

朱晟泽仰起头,将眼泪忍回去,“回宫。”

“裴怀珹的尸首……”

“还给他弟弟。”朱晟泽低头,拂了一把眼睛,“朕相信他知道该怎么安葬他哥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