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374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就怕东厂的人不让。”黎臻担心的道。

朱晟泽一听,只恨道:“不必理会!”绷着脸出了门。

黎臻跟在他身后,回头看了眼裴怀珹的尸体,跟上了皇上的步伐。

才一出门,黎臻就看到不远处一簇簇火光朝这边跑来,“陛下,是东厂的人接到消息来了,裴怀珹一出事,他们就有行动了。”

这句话说的正是时候,皇上正因为裴怀珹的死而伤心难过,却发现有人对裴怀珹的死无比上心,这叫他如何忍受。

“如果不是东厂的人逼的太紧,裴怀珹也不会死……”黎臻装作不经意的道。

朱晟泽一怔,是的,裴怀珹不是他逼死的,是东厂的人逼死的,他是皇帝,他不会错,错的只能是别人。

而这时那队火光走进,带头的正是姜档头。

他看到皇帝不禁吓了一跳,忙下跪道:“叩见皇上。”

“裴怀珹死了,你们满意了?”朱晟泽冷森森的道。

姜档头就是听到裴怀珹死的消息才赶来的,“皇上,请允许东厂查验裴怀珹的尸首……”

不等说完,就被皇上一脚踹中胸口,狠狠踢开,“黎臻,把他抓起来,叫他永远再开不了口!”

黎臻乐见其成,“是!”朝身后的随从使了个眼色,便有两个校尉上前把姜档头押了下去。

黎臻心里冷笑,活该。

吕公公此时上前,给朱晟泽又加了一层披风,“夜里风大,皇上,咱们赶紧回去吧。”

朱晟泽吸了吸鼻水,被风一吹,眼睛觉得难受,又想流泪了。

“皇上,您不要紧吧?”黎臻关心的问。

“朕没事。”

黎臻主动道:“如果皇上没事,请准许微臣告退……”

朱晟泽知道黎臻的意思,不禁更难过了,“朕知道,你要回去陪宋映白吧……去吧,跟他说……他哥以死证明自己的清白,朕会考虑慎重审理此案的。”

“谢陛下。”黎臻强笑道:“虽然裴怀珹不在了,但是有皇上这份心,他在天之灵也会安慰的。”

“去吧……”朱晟泽无力的摆摆手,他则在侍从的搀扶下,踏上了回宫的马车。

黎臻站在寒风中,看着马车渐渐远去,嘴角勾了勾,折返回了诏狱。

——

“裴怀珹死了?”曹祥听到这个消息,内心唯有惊愕,但很快反应过来,“他是真死了吗?”

“不知道,皇上让把尸首还给宋映白,咱们东厂的人根本碰不到。”番子禀告道:“不过,咱们在诏狱安插的人说,下午皇上过去跟裴怀珹大吵了一架,皇上说绝不会救他,然后裴怀珹晚上就自缢了。”

这么说倒有可能是真的死了,裴怀珹自觉获释无望,自杀身亡。

不过,就算他是假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裴怀珹不再是镇抚,宋映白又被皇上排斥,以后蹦跶不出什么花样了。

“常良渚那里,你们盯紧了,有风吹草动便告诉我。”

等番子下去,伍知英低声问道:“督公,不如除掉常良渚。”

“现在还不行,他现在死了,他的家人就会知道是我的做,不会善罢甘休,再说常良渚那个老狐狸肯定怕我干掉他,必然有后招。先等等吧,等个一年半载再动手。”

伍知英默默点头,“还是督公您高啊。这样一来,您一下子少了许多敌人。”

曹祥得意的一笑。

——

朱晟泽大病了一场,足足有半个月卧床不起,人又瘦了一圈。

裴怀珹的死就像一根刺,牢牢的刺进了心里,每每想起,便难过的不能自已。

他甚至觉得,当初裴怀珹就算别有用心的接近他也不错,至少人还活着。

如果他那天见到他的时候,给他一个承诺,说不会取他的性命,放他自由,人或许就不会死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