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375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是他的错么?

太医刚走,吕公公就进来了,“皇上,黎同知求见。”

朱晟泽最近看谁都厌恶,就黎臻还顺眼点,但现在也不想见,“他有什么事要禀报?”

“他说已经把裴怀珹的骨灰给了宋映白,而他想陪宋映白回裴怀珹的老家安葬他。”

朱晟泽明白,所谓的老家是指他们兄弟真正的故乡,“让他们去吧。”

“是。”

看到吕公公要走,朱晟泽又将人给叫了回来,补了一句,“裴怀珹的位子,等宋映白回来,就让他坐吧。你一会就派人告诉他,这样的话,这一路,他们兄弟都会好受一点。”

“您是说让宋映白做锦衣卫北镇抚司镇抚?”吕公公愕然,但看皇上的表情不容置喙,忙道了声:“是。”

“还有,朕打算重建西厂……”黎臻不在,东厂又靠不住,逼得他不得不动重建西厂的念头,“朕会给你一个名单,由这些人负责西厂。”

“……是。”开始有锦衣卫,又来有东厂,之后又有西厂,但不管是什么,都是皇帝的工具。

几日后,朱晟泽得到禀告,说黎臻和宋映白带着裴怀珹的骨灰坛子离开了京城。

当夜,朱晟泽彻夜未眠。

——

西厂的筹建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一个月后初见端倪,人手相继到位,这些人与锦衣卫和东厂都没关系,是完全独立的。

而西厂建立不久,就立了一个大功:他们发现本该死了的首辅竟然还活着!

只是换了个姓名和身份而已,但确定是本人无误。

“什么?”朱晟泽惊得语无伦次,“说、清楚,你马上给朕说清楚把话。”

“小的接到线报说在江西看到了常良渚,派认得常良渚的人过去辨认,他改名换姓,打扮也做了修改,不过,可以确定是他无误。而且常良渚的妻子也到了江西安家,事情不可能那么凑巧。”

就算有误也没关系!“把他给朕抓来,要活的,如果他死了,朕就活剐了你。”

不,朱晟泽现在就恨不得活剐了常良渚。

他被那个狡猾的首辅耍了,把他当做傻子一般戏弄了。

常良渚诈死陷害裴怀珹,而裴怀珹在四面楚歌的情况下被逼自尽。

原来这就是常良渚的整套计划。

朱晟泽自从出生以来还没尝过这样滋味,痛苦懊悔恼怒,他只觉得喉头一甜,哇的一下呕出一口血来。

“皇上,皇上……”周围的人慌了手脚,讨帕子的讨帕子,顺背的顺背。

朱晟泽推开众人,一改平日的从容,眼中满是凶光。

常良渚之所以能够成功,靠他一个人绝对完成不了,肯定有他家人和东厂的帮忙。

这些人既然敢犯欺君之罪就要承受下场的觉悟。

“把常家所有人还有曹祥统统给朕抓起来!一个都不能饶!”

——

严酷的寒冬过去了,随着往南走,气候越发暖和。

在路边一个茶摊,宋映白将骨灰坛子放到一旁,端起一碗茶正要喝,就被旁边的黎臻拦住,“媳妇多烫啊,我给你吹吹。”

宋映白一抿嘴,笑道:“不觉得烫。”

“我觉得烫,要不然你给我这碗吹一吹?”

宋映白一挑眉,微微低头,给黎臻吹了吹茶碗。

黎臻满面笑容的道:“不出意外,这会皇上震怒,已经把常良渚抓回来了。而当初咬定常良渚确实死了的东厂诸人,也该被清算了。

从常良渚假死的那刻起,我就派人跟着他,他的行踪一直在我的掌握中。只是拆穿他没死这件事不能由咱们锦衣卫的人办,所以我就借口陪你护送裴华成的骨灰,离开了京城。

皇上已经不信任东厂,况且他早有建立西厂的念头,这正是个契机。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