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376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西厂刚刚建立,急于立功,只要派人透露给他们一点消息,他们就会顺着线索找到常良渚的藏身地点。”

“所以咱们离开京城,一是让皇上建立西厂,二来是避嫌?”

黎臻道:“没错,拆穿常良渚还活在世上这件事不能由锦衣卫的人做,更不能由我做,那样太刻意,现在由西厂拆穿,是合适的。”

宋映白不得不佩服,“你连这个都算计到了?在整个计划中,你不仅知道我哥会怎么做,还知道东厂的人会怎么做,甚至能料到皇帝的反应?”

黎臻喝了一口茶,笑道:“你哥一开始想服用假死药嫁祸常良渚,其实这个计划不是不行,只是差了些火候,而且也不能把东厂的人都拖下水除掉。否则就算他诈死成功,而你留在京城,东厂的曹祥还是会找你麻烦,远不如现在一箭双雕。”

“是一箭三雕,皇上认为是他逼死了我哥,对我有补偿心理,升了我做镇抚。”宋映白道。

黎臻告诉他,让他把哥哥找到的曼陀罗花粉要过来,撒一些在装长命锁的密格引东厂的人上当。

东厂的姜档头被曹祥压制,又咽不下被他宋映白三番四次羞辱的气,肯定会来偷窥他的把柄。

只要他们发现了曼陀罗花粉,依东厂多疑的性格,一定会想到裴怀珹的计划。

曹祥跟裴怀珹有过节,必然想借用提前看穿了裴怀珹计划这点,将他一军。

曹祥便会劝常良渚假死,反嫁祸裴怀珹。

自此走上了黎臻的计划。

当然,他故意到皇帝面前哭诉求情,也是计划的一环,为的就是让皇上意识到受骗进而发怒,然后去监狱找裴怀珹对峙。

一旦对峙,难免引发口角,这就为哥哥绝望自尽埋下了伏笔。

黎臻笑道:“你夫君厉害吧。”

宋映白还是有点担心,“其实你这计划有点冒险,毕竟涉及到两个重要人物之死,有一个穿帮就满盘皆输。”

“我有自信不会。皇上这个人很多疑,他只相信自己看到的,周围的人告诉他的,他都会怀疑,本质上不相信任何人。所以要他相信什么,就得让他亲眼看到。

整个事件最关键的是两点,分别是两个死亡,第一首辅的,第二你哥裴怀珹的。

首辅的死,常良渚的家人,觉得首辅诈死,可以把命保住,转手坑了裴怀珹,说不定洋洋自得自家的老狐狸高人一等。

而东厂的人,一口咬定那就是首辅,因为之前裴怀珹的所作所为,他们早看他不爽的,有落井下石的机会,绝对不会说出真相。

常良渚家属和东厂为了陷害裴怀珹,肯定一口咬定那就是常良渚,为的就是让裴怀珹把苦果咽下去。

甚至还会阻止咱们拆穿常良渚是假死,他们越是确定,等皇上发现常良渚是假死的时候,清算起来就越狠。

这其实是一个坑,只是当时他们看不穿,跳得越高摔得越狠。

那么说说第二个死亡,就是裴怀珹自己的。

说白了也是假死,问题来了,如何能瞒得过东厂的人。

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就是让皇帝亲自来验证。

因为皇帝相信我,我之前告诉他,裴怀珹死掉了。他会有个印象,那就是其他人证实过裴怀珹死了,当他亲眼看到裴怀珹的尸体的时候,他会想,居然是真的。

而皇帝呢,他不是东厂,他分辨不出曼陀罗花粉制造出来的假死。

但他又是帝王,他都相信了,谁还敢怀疑,谁还能怀疑?

我们需要皇上来肯定裴怀珹的死亡,这是非常关键的一步。

之后就简单了,让西厂的人查到首辅真正藏匿的地点,报告给皇帝。

先不讲东厂的人不掌握人皮面具的制作方法,就算有,常良渚也不可能永远戴着,他总会有摘掉的时候。

只要将他还活着的消息透露给西厂,西厂的人就会顺藤摸瓜对他不眠不休的监视,发现他的身份是板上钉钉的。

皇上一旦发现常良渚没死会怎么想?

肯定是,好啊,常良渚你居然敢欺君,还让朕逼死了自己的心上人。

就算之前皇上不相信常良渚是杀人犯,这会信了。

在皇上眼中常良渚就是个恶贯满盈欺君罔上的东西,而他则被这种家伙狠狠欺骗,失去了裴怀珹。

皇帝懊悔,仇恨,羞辱,等等复杂的情绪袭上心头,最后变成雷霆之怒倾泻而出,而承受这一切的便是跟常良渚和东厂。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