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孤怎么又绿了_分节阅读_22

书名:孤怎么又绿了   作者: 小月芸芸   

“咚!”古南风一个响头“父王,儿臣不孝!来迟了!未能送您最后一程!”他还未语,竟泪先流。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咚!咚!咚!”他用这种方式发泄心中的悲痛。

王太后忙拦着他,抽出自己的帕子,细细的为他擦拭干净,这才将秦王身旁的一方玉玺捧起,郑重道:“先王口谕:古氏五子南风接旨,即日继位!不平中原,孤死不瞑目!”

“遵旨!”古南风又叩了三个响头,接过王太后手中玉玺。

“五儿,带着你父王回宫,宣读诏书!昭告天下!”王太后也不知在地宫躲了多久,面色极为苍白,宣完诏书便如松了根弦,整个人都有些摇晃。

“是,皇祖母!”古南风起身,恭敬鞠躬,铜子,铁子忙上前扶着王太后。

“父王,儿臣接您回宫!”古南风为先王整好衣冠,弯腰抱起先王的尸身,从月明温泉皇庄的暗道直接回王宫。

这亦是太子古凌风逼宫,先王心腹拼命抵抗,死伤无数。王太后无法,带病重的先王躲入皇宫密道,奈何密道皇宫出口被古凌风把守,只得另辟其道,新挖的地宫,又从月明温泉皇庄新挖了出口出来。

而莫问尊先王令,潜伏在古凌风身边以便接应古南风。奈何先王病重,未能撑到古南风回国。

秦王古元贞于秦国庆元三十年逝,在位三十年,谥号高祖。太子古凌风谋逆,逼宫,罪大恶极,奉遗诏诛太子古凌风,传位于五子古南风,新王即日登基,年号庆丰。

庆丰元年初,新王古南风追封先王二子古廉风,三子古琦风为德尚王,德誉王,封四子古亦风为德贤王,六子古淳风为德承王,亦封国手袁谦和为丞相,通告六国,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开启了秦国的新纪元。

新王古南风勤勉,常召德贤王古亦风,德承王古淳风于君明殿,论时事,定强国之纲略。定军政一统,乃秦之大计,着二王拢兵权,统政权。

袁尚收到御风城来信,吊着的心也放了下来,这最难的一步,殿下已经自己完成。袁尚亦是提笔写了多封密函,加快了自己的布局,为谋先王,新王之宏愿。

此刻,平南城的第一女公子秦湘却在武宁侯府门前拦下了武宁候秦厮,“祖父,湘儿稍后去刑部大牢见父亲,一起面圣。”

“胡闹!”秦厮太阳穴的青筋抽动,“在家等着!你父亲出不了事。”

“那可难说,毕竟是您负荆请罪,替父亲坐实了这罪名的。那些老臣难道会给您辩驳的机会?还是父亲会不顾孝义,反告您污蔑?”秦湘揪着侍卫一匹马缰,冷漠道:“下来!本小姐征用你的马!”

那侍卫一个哆嗦,也不知何想,竟是径自下马,将马鞭一并给了秦湘,秦湘利索上马,又拉着马脖子回头:“祖父,若是你在大殿说了不该说的,污了我将军府的清白,可别怪我不念祖孙情。”

秦湘说完,叱一声:“驾……驾……”向刑部大牢飞驰而去。侯府那些侍卫本是李域吩咐看押秦湘,现如今鼻观口,口观心,不约而同的撇下秦厮,驰马跟上。

众人扬起的飞尘,差点就没将秦厮呛晕过去,秦文连忙扶住父亲,劝道:“父亲息怒,均是儿子不争气,才委屈了父亲和他们父女。”

“算了,你亦是不得已,秦武会明白的,只是湘儿,这性子……”秦厮摇了摇头,若是真的登了后位,怕是也未必帮衬侯府,还不若好好栽培秦姝。

“湘儿,她还小。”秦文低着头,奈何他人轻言微,上朝皆是走个过场。

“让开!谁敢囚着我父亲!”秦湘一个马鞭袭去,一个解差急忙松手,秦武稳如泰山,笑着看向自己来势冲冲,意气奋发的女儿,“湘儿,数月不见,马术可又精进了。”

一群侍卫追随秦湘匆匆赶到,负责押解的正是刑部马侍郎正是新上任马将军的侄子,亦是世家出生,他急急上前,虚张声势道:“怎么秦小姐这是要劫狱么?”

第30章对峙朝堂

“马侍郎,这可是冤枉我们湘儿了!”震慑力十足的声音打断了马侍郎,一位白发苍苍,眼神坚定深邃的老者拉开了马车的帘子,众人皆惊,忙跪拜行礼:“参见定南王!”

“师父!”“师公!”秦武,秦湘也纷纷行礼。

“马侍郎,有本王在,你觉得我们湘儿需要劫狱么?恩……?”定南王李梓轩有些不以为意的质问道,又笑着冲秦湘招招手,“湘儿,进来!”

“是,师公!”

秦湘扭头仔细辨认了追自己而来侍卫,远远看到跑来的那位被征用马匹的侍卫气喘吁吁的跟在后面,“你!过来!马还给你!”

“替秦将军松了枷锁,本王带他进宫!”定南王一声吩咐,解差连忙掏出钥匙,又看马侍郎。马侍郎满腹委屈,自不上前,定南王随身侍卫“哼”了一声,径自下马,拿过钥匙,自顾自卸了枷锁,又白了一眼马侍郎道:“将军,受累了。”

秦武松松手脚,点头致谢。

“武儿,上车!”定南王李梓轩放下帘子,吩咐道。

秦武后退半步,恭敬作揖,“武儿不孝,让师父受累,给师父蒙羞。武儿跟着师父马车便是。”

“武儿忠勇为国,刚正不屈,何有蒙羞一说,上车!本王自带你去大殿讨个说法!”定南王向来说一不二,不屑解释,这也是对自己的得意弟子,才多了些开导,纵容。

那随身侍卫弯腰让秦武踩着自己上车,秦武拍了拍他的肩,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秦武之前憋屈一扫而空,顿时豪气万丈道,“谢师父!”一跃而上,进了马车,那些解差看了看迷茫的马侍郎,自觉的跟着老王爷的护卫队之后。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