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孤怎么又绿了_分节阅读_39

书名:孤怎么又绿了   作者: 小月芸芸   

德承王依然跪在地上,脸上竟是委屈,却有一丝倨傲:“王兄,我便是带着阿秋帮助些赵人,您说的,秦赵一家,我总要做出个表率!您能不能讲讲道理!金子,你倒是说句良心话!”

金子突然被点名,才发现回到主子屋中,“那个,主子……德……德承王,怕是到了思春的年纪,喜欢小姑娘也是正常,并不会影响他办差的!”

天!这张破嘴,究竟在胡说些什么?!这意思可不是袁爷早就到了思春的年纪,办事归办事!思春归思春!

“金子!你不懂,乱嚷嚷些什么!人家阿秋还是位小姑娘!本王真的是帮人!”德承王原还理直气壮,说着不知想到哪里,脸亦是涨的通红,忙反驳。

“王兄,你家金子怕是思春了!魂不守舍!满口胡沁,还污蔑我……”

“得!金子能误会,别人就不能误会你?”古南风亦是发现金子不正常,护短道:“那敏秋的祖父,父亲可皆是赵国军人出身,你不得小觑了她。带着阿齐,阿诚他们好好练兵,别再浪荡了!”

“下去吧!”瞧着金子还没缓过神,古五亦是缺了趣味。

“是,王兄。”古淳风也未料到王兄就这么高高抬起,轻轻落下了,忙起身告退,今儿王兄是真是莫名奇妙。

“金子,遣你去将谦和诓来!人呢?”

第50章及笄之礼

金子好容易找回自己的舌头,可仍是心不在焉的,不答反问道:“主子,男子为何思春,是不是冬天甚冷,长夜绵绵,需要有人暖暖床?”

莫问闻言,差点没暴笑出声!

“从哪儿来的乱七八糟的领悟?”古南风一个巴掌拍到他头上,“问你话呢!犯什么傻?见到谦和了没有?”

“主子……属下,见是见到袁爷了。”金子脑子一片混乱,又不知从何说起。

“见着了?谦和怎么样?好些日子没瞧见他,不知瘦了没?……还生孤气么?”古五一听,急了,忙拍着金子的肩膀,让他坐了下来。

“主子……属下,瞧见……瞧见袁爷案桌上有副画!”金子僵硬的身体,“噗通”果断跪了。

古五赏他一个弹指,“你这是作甚起来!起来!金子,谦和乃我大秦国手,案桌上无画才更是古怪吧!”

“额……属下……虽没看清,那画上之人好似是……是平南城的秦湘女公子……”金子囔嘟着磕头。

古五却听的分明,“此事,以后不准再提!”

自此,君臣有礼,进退有度,看似甚是和谐,却彼此道不出其中不妥。

平南城楚国皇宫

楚国王宫,至淳殿中青烟萦绕,茶香四溢,一对璧人执棋博弈。

“湘儿……”李域轻轻的落下一枚棋子,翘唇看着面前的女子,“如此……你便认输吧。”秦湘不理,咬唇沉思。

“喜报!陛下……喜报!喜报啊,陛下……”张公公拿着捷报,气喘吁吁,语无伦次地往殿中赶来。

秦湘拂袖而起,顺手扫乱那必输的棋盘:“清儿,你去迎迎张公公,他一把老骨头了,可别摔七荤八素,惹陛下心疼。”

清儿见状抿唇偷笑,恭敬行礼:“是!小姐!”

“湘儿,若是觉得下棋无趣,朕让芙蓉弹奏伏羲,或是召你姐姐秦姝陪你乐乐。”

李域温柔体贴,纵容的弯腰为她捡起一地棋子,心知这华丽的牢笼,并非她所喜。正如这对弈还不若芙蓉弹琴,她练剑,亦或是捉弄她堂姐武宁候嫡小姐秦姝有些趣味。

“陛下,臣女斗胆,应是父亲来捷报,还请陛下移驾。”秦湘恭敬移步,鞠躬请李域,若让张公公瞧见他主子如此纡尊降贵,少不得又要心疼。

李域无奈,只得将手中棋子放入紫檀棋盒,翩然起身,往正殿去。

张公公见了李域,忙下跪道贺:“恭喜陛下,贺喜秦小姐!秦大将军大战告捷!收服西门关!”

“免礼!秦大将军不愧是我大楚的国之栋梁!”李域闻言,也不觉大喜,看秦湘的目光又多了几分热切!

“陛下,这是秦大将军的书信!”张公公递上后,便给清儿使了个眼色示意退下,奈何清儿看向秦湘,秦湘点点头,清儿,这才退下。

李域拆了信,看完便递给了秦湘道:“湘儿,秦国新王古南风,真是野心勃勃!他趁楚赵之战,不战而屈人之兵,夺下赵国国都九江,赵王失踪。”

“赵国兵马大将军南大王,乃赵国王族,赵王亲弟,如此,他要不反扑我大楚立地为王,要不杀回九江,应无他选。”

秦湘看完父亲的信后,便还与李域,弯腰建议道:“陛下,是否要通知老王爷与宁王太后。”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