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孤怎么又绿了_分节阅读_57

书名:孤怎么又绿了   作者: 小月芸芸   

袁尚不自禁,想上前予他些温暖,快步行了两步,随即,自省失态,亦停了下,恭敬谏道:

“陛下,事至如今,开弓再无回头箭,若要战,您便御驾亲征吧,后方交由臣为您打理一切。”

袁尚一只手亦是捏紧袖子,躬身行礼,这是转移古五的注意力,激发斗志。

“谦和,言之有理!”古南风闻言,未注意到袁尚不妥,立马振作了起来,一拍案桌,站了起来:“孤与四哥,六弟必同心协力,完成父王遗愿!”

“以慰父王在天之灵!”

翌日,古南风御驾亲征,秦军一路南下,气势如虹,直指宛城。

赵国南大王祈南本在宛城死守,与楚军死磕,赵军抽身不得,加之军粮早已补给不足,死伤无数,更别说分身抗秦。

“城里的人听着!我秦国国君待你……赵人,一视同仁,爱民如子,现如今九江与诸城百姓丰衣足食。”

秦军在冬天到来之前亦攻到宛城城下,古淳风本是骂阵,却更似劝降。

“不要假惺惺,要打便拿出真本事来!”

赵军亦是血性,虽灰头灰脸,却不为所动。

敏秋抱着小朗站在古淳风身边,冲着那城墙上的众人扬声喊道:

“阿爹,阿爷和阿姆在家等你!叔叔伯伯们,不要打了,我们回家吧!”

“阿秋……你……秦人卑鄙,莫以为……抓着我家女儿要挟,本将就会就范!”

那位将军穿着几近衣不蔽体的战甲,骨瘦如柴,却一身硬骨的正是敏音将军!他喉咙嘶哑,应是许久没有喝水。

“阿爹!阿爹!”敏秋认出了自己的父亲,激动不已,来不及思考就往城门飞奔。

古淳风亦不拦她,只是阿秋跑了三两米,又回头将阿朗放在古淳风手上。

“哥哥,阿朗留在这里,您能给阿秋一点水和馒头么?”

阿秋大大的眼睛里满是哀求:“阿爹看起来好像很饿。”

阿齐和阿诚自然觉得不妥,忙阻止道:“主子,陛下在后方,督战。”

古淳风罔若未闻,从阿齐身上取下一袋干粮和水袋,嘱咐道:

“阿秋,宛城这边是我们,那边可是楚国,你去见了你阿爹,还要回到哥哥身边来,明白么?”

“恩,阿秋明白,哥哥是好人,会保护阿秋和阿郎。”敏秋机警的很,对古淳风亦信任的紧。

“阿爹,阿秋可以进城么?”阿秋抱着干粮,楚楚可怜的抬头。她独自站在宛城的城门下,仰头看着疲惫,狼狈的阿爹哀求道。

“敏将军,不妥!那秦军能有如此好事!定是诱我军开城门!”

反对的是敏音的副将赛岐,即便大家均清楚,宛城中断粮断水断药,现如今被楚秦两国围击,宛城将士皆是必死了。

敏音看着自己的女儿,白净的脸上,还有些红润,竟是比他在家时,还神采奕奕了几分,心中亦是有了计量,“阿秋,回去吧!照顾好你阿爷,阿姆。”

那秦人位高权重,看似对她亦是不错,如此自己也放心了。

“阿爹,阿秋给您带水,带粮了!阿爹……”敏秋的泪簌簌的流,声音亦是哽咽了。

“我不走……阿爹……我好容易才见到您。”

“敏将军,不若放个篮子将小姐拉上来,我们……亦可以了解下敌情,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

其中一个副将勉强才咽下了一口口水,舔了舔起了皮的嘴唇,亦没有压下一点嘴皮。

“若是死前知道家人安好,亦是值了。”

一位士兵喃喃自语道,多少人心中姗姗泪下,这一仗,离家已有两三年,如今家国不在,死守的不过是节气。

最后终于放了篮子,将敏秋拉了上来。

敏秋拿出干粮与水袋,扑进敏音怀里,掏出一个馒头送到他嘴边。

“阿爹,吃!”

敏音一瞬间不知如何是好。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