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孤怎么又绿了_分节阅读_59

书名:孤怎么又绿了   作者: 小月芸芸   

“噢!噢!噢!”“杀!杀!杀!”

秦军一阵起哄,实在让敏音等人面红耳赤!羞愧难当!

“住嘴!从今往后,赵人便是秦人,唯才是用!一视同仁!若有欺辱!有违孤旨者,杀!”古南风一声令下。

“杀!杀!杀!”秦军意气风发,纷纷响应不已。

“敏将军,且带你的人暂做休整。”古淳风扶起敏音,一众将领跟着站了起来。

敏秋此刻亦是依偎到古淳风怀里,弱弱道:“哥哥,阿爹和叔伯们饿了。”

“阿齐,让伙夫多被备些饭菜,管饱!管够!”古淳风刮了刮阿秋的鼻子,“做的好!”

这小丫头似乎是他的福将,上次赵王王宫如此,如今亦是。

只可惜远远的看了那南大王一眼,并未看清。

“主子,这……喂饱了他们,万一恩将仇报怎么办?”阿齐耿直开口。

古淳风一个响指就敲了下去,“一路上你有见到过,有命不惜,有饭不吃,有水不喝,有家不回的笨蛋么?”

古淳风亦是环顾赵军,见他们各个面红耳赤,不言不语,可能正中某些人心思。

阿齐摇头,领命下去,心道,这赵人真是狡诈啊!什么便宜都被他们得了,便是赵国灭了,人都好好着呢!是秦是赵又有什么区别?

第67章真龙之气

“南儿,住手!休动他们!”一白胡子的锦服老者踉跄的落在树上,伸手拦住祈南,此人正是向古亦风献上双鱼碧的老者。

“师父!我不杀他们,大哥和阿玉死不瞑目。”祁南手握金色三角叉,遥遥看着宛城的金帐,愤恨无比,不甘离去。

“南儿,古南风与古淳风有真龙之气,气运惊人。你,我,皆奈何不了他们?打草惊蛇,后果亦不堪设想。”

那老者叹了口气,“南儿,你亦不想助他们成了大业吧?”故而老者才赶去平南城刺杀没有真龙之气守护的古亦风。

却因此激的古南风御驾亲征,灭了赵国。这未尝不是作茧自缚!

“那古南风是秦王,有真龙之气护着,便也算了,可古淳风不过是个藩王!大哥与阿玉便是他……”祁南心中越是仇恨,额头上的金星便更是耀人。

当年战楚不战秦,正是师父预言秦国未来之主,有真龙之气守护,动不得。这才南征楚国,奈何秦人还是硬来插了一杠子。让他如何能忍?!

“许是兄弟会反目,亦或兄死弟及,如今倒是还看不真切,待他们相互消磨之后才知谁是真龙。”老者摇了摇头,到底自己修为不到家,才看不真切。

“南儿,随为师走吧。大楚也好,大秦也罢,皆是人才济济,这富贵坊的掌柜得道,追了为师三天三夜,为师好容易才甩了他,祁北和阿玉的仇来日方长。”老者心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待回了师门,南儿能得了传承,便是夺了他们的真龙之气,大气运皆不在话下!”

秦军休整三日,编排俘军,送走伤员。且宛城投降,被瞒的滴水不漏,楚军还不知,不久以后,便要迎来了秦楚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战!

定南军的新将领便是与古南风在平南城有一面之缘的安国公世子,新将军王子礼。

然,此刻李域的议和书亦是通过古亦风的侍卫,送到了古南风手里,“呵,真是笑话,区区一个宁悦郡主便想孤息事宁人!他想嫁!孤还不想要!如何,他李域还敢用王兄之命威胁与我?”

“王兄,四哥尚在平南城生死垂危,臣弟甚是难安,四哥定是中了楚人的暗算!”古淳风倒是不信,赵人被两国围剿还有余力来多此一举?

“李域便道现如今四哥的毒无药可解,且由春神医的药吊着命,既然在楚国出事,楚国必负责到底。言辞倒是恳切的很。”

古南风读时讽刺的很,但心知自己和六弟是关心则乱,读完便按着颞颥沉思,若是谦和在便好了,他向来最是冷静。

“陛下,赵国将军敏音求见!”银子在账外扬声通报。“传!”古南风与古淳风亦是收拾好心情。

“拜见陛下,德承王,敏音前来献计!”敏音业已收拾妥当,亦是一堂堂血性的汉子,正气凛然。

“敏将军,请起。”古南风瞥了一眼古淳风,亦不信六弟的感化之计能如此神效。

“敏将军,有话但说无妨。”古淳风因着敏秋,倒是对他有几分亲近之意。

“南大王……不,祁南将军深谙玄学之道。”敏音改了措辞,毕竟赵国已然灭国,“宛城与楚国对峙处设有问心阵,取义扪心自问。”

“入此阵者,会触动心中最不愿回想的,最不愿面对的过去。楚国的秦武将军与几位副将,征战多年,手中人命无数,自然难逃问心,最后自相残杀致死,待我赵军入阵查看,已碎尸遍地。”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