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孤怎么又绿了_分节阅读_70

书名:孤怎么又绿了   作者: 小月芸芸   

“芙蓉,不用……对不起,王弟杀伐果断,若是真想杀长公主,必不会如此委婉。这秘药亦是父王在世时为暗卫研制,专为有些秘密终不能给他人知晓,却不忍下杀手。”

古亦风看着芙蓉消瘦,苍白的脸,心中微痛,她是个好女子,忠义,贤德。

“可春神医道,若是不吃不喝,单靠药丸吊着,怕是拖不过三个月。”芙蓉额头上豆大的汗,终于将黑血止住了。

“那便要……你们楚王陛下定夺了。”古亦风忍着痛,将这话说完,他自然明白自家五弟的想法,定是不想秦湘横生枝节。

总不能为了美人恩,不顾家国兄弟吧!

“那德贤王觉得,本王该如何定夺呢?”李域跨步进屋,想必是都听到了。

第79章桃代李僵

“参见陛下!”芙蓉与得心连忙屈身行礼,许是舟车劳累,楚王李域的面色亦不算太好。

“难道……陛下觉得逼迫本王,本王便能拿出宫中秘药的解药?”德贤王虽身不能弹,却嘴不饶人,难怪会出使楚国。

“王弟明知我深陷囹圄,又怎会明知我有解药,还给长公主下药呢?!”

李域一阵气闷,他亦是病急乱投医了,阴阳怪气讽刺道。

“德贤王,你还是好好歇着吧,许是能想出些有用的,不枉费芙蓉姑娘对你一片诚赤!”

“恭送陛下!”

芙蓉一阵苦闷,当初接近德贤王是陛下所请,便是如今照料德贤王,亦是陛下封锁富贵坊,实属无奈。

陛下所作所为前后矛盾,真是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

古亦风瞧着芙蓉眼中的伤痛,自是心疼不已,柔声安慰道:“不过是担心长公主,情急了些。”

“唔……”芙蓉忙挤出笑容,苦涩道歉:“王爷见谅,芙蓉喂您吃药。”

楚王李域巡视西门关,将士皆备受鼓舞,西门关百姓欢呼雀跃。

吴丹儿终是打听到了秦湘中毒的消息,着急忙慌的赶了回来:“郡主,郡主,不得了!奴婢听说长公主中奇毒了!”

秦姝被秦湘限制在自己的小院子里,早就百无聊赖了,奈何西门关兵荒马乱,那王子礼在平南城便不是好相与的,所以她也不太敢造次。

“瞎嚷嚷什么?一惊一乍!吓到本郡主了!”

秦姝正在喝茶,被惊的喷出了一口,淬了吴丹儿一口后才反应过来。

“什么!”一拍桌子,“啪!”站了起来!

“啊!痛!痛!痛!”她急忙吹气!

“秦湘,她,她怎……么了!”都有些结巴了!

“听……听厨房的瑛妈妈说,长公主不吃不喝,不能说,不能动,只能靠药吊着命,应该是活不过七天了!”吴丹儿听到的传言无比夸大了春神医的话。

“七……七天?!”秦姝一听慌了神,打了个嗝儿,一把揪住吴丹儿的领口,破口大骂。

“秦湘要是死了……我,我可怎么办?你这个死丫头!一定胡说!胡说!”

吴丹儿亦是错愕,她们不对付久矣,本以为自家郡主一定是无比开心的,猝不及防便被勒紧了脖子。

“额……额……小姐,奴婢喘不过气来了!放手……放手……饶命……”

“小什么姐!郡主!郡主!说了多少遍了!”秦姝这才缓过来,松了手,愤怒过后,又迷茫问道。

“你说,她要是出了事,我……我们可怎么办?”

“郡主……郡主,可是,陛下来了。”

吴丹儿好容易挤出了一句重点,“陛下总不会不管您的!你是郡主啊!”

“陛下!陛下……无非就是让本郡主和亲,将我送给秦王做了一个礼物!还是件易碎的礼物。”

秦姝吓的跌坐在椅子上,这便是这些日子跟在二妹妹后面,学会到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