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孤怎么又绿了_分节阅读_110

书名:孤怎么又绿了   作者: 小月芸芸   

太王太后呷了一口茶,见陛下仍在发呆,忙笑道。

“好了,谦和,以后自是一家人,便随湘儿叫哀家皇祖母,好好待湘儿。”

太王太后掏出一块玉佩,递了给他。

“谨遵皇祖母教诲!”谦和恭敬叩首,亦有些喜不自禁。

古南风见他如此模样,更是一腔怒火,亦有些按捺不住,一甩袖子,率先进了寝殿。

翠娘见状忙解释道:“少主且等着,陛下今儿是来背公主上舆轿。舅爷可不是都这样对新姑爷的。呵呵呵……”

这宫中人,自是各个人精。

第116章牵红

秦湘身着百鸟朝凤喜服,头盖鸳鸯戏水的盖头,脖颈上佩戴着金玉满堂的金饰,手腕上亦是皇祖母的那只银镯子,还有一只晶莹剔透的翡翠镯,周身摆满吉祥如意的摆件,战战兢兢端坐在大红床榻上。

此处,样样细节无一处不彰显着谦和对这次大婚的重视,古南风心中不忿,憋火的紧,却又没有发泄出口。

“孤以为,以王妹高洁品性,这婚必是要逃的……”

古南风阴阳怪气的讽刺道,那秦殊可不就是逃了,亦省了自己麻烦。

秦湘对于他的打击毫无准备,不过自是不甘示弱。

“本宫以为,陛下赐婚,自是乐见其成的,不知,陛下此言,欲意何为?难道,此刻……想悔婚?”

秦湘自是从盖头下看到他金色的龙袍,身边恰好无人,自是好不给面,夹棍带棒的挖苦道。

“古五爷,莫非还是惦记本宫的伏羲琴?亦或者……对本宫念念不忘?”

秦湘话虽如此说,整个人却如出鞘的宝剑一般,尖锐锋利,她试探是真,可不是想“撩拨”古南风。

“呵!镇国公主可真是大言不惭!”古五不动声色,恶狠狠的堵她,半响,又冷硬挑衅道,“王妹若是不打算逃婚,那孤便背你上肩舆了。”

话毕,古南风认命半蹲,等她。

秦湘本还有些抵触,抗拒,转念这人傲冷酷,怕是一辈子还没背过谁,他愿意背,我为什么不愿意享受一番。

“呵呵,那真真儿有劳王兄。”

秦湘双足微点床榻,飞身跃起,欲踩上他背。奈何古南风早有准备,抓着秦湘手腕,转身旋拉,秦湘不备,跌入古南风怀中。

“毕竟咱们不是亲生兄妹,王妹如此投怀送抱的模样,想必谦和瞧见,定会误会。”古南风拔得头筹,咧唇一笑,魅惑妖艳。

“哼!”秦湘亦不废话,伸手挽住他脖颈,身轻一旋,翻身到背后。若不是这喜服华丽,繁复,自己如何被他擒住,她倒要真踩踩他的脊梁骨,试试有多硬。

古五打完口仗,小赢一局,心中舒服了些,“王妹,可将盖头拉好,被王兄当众掀了盖头,可真是妙极!”

“你!!”秦湘暴怒,这妖孽到底想怎样,若不是自个儿想通了,欲留在九江,此刻真是要打的他满地找牙,才算解气。

袁尚正担心着,便见陛下规规矩矩的背着秦湘出来,忙行礼致意。

“为先生背新娘,亦是学生的荣幸。”

古南风见他面色古怪,颇有些质疑,忙恭敬道。

先生?!!秦湘心中一凉,当时圣旨只道“丞相袁谦和,忠心为国,劳心苦力,至今孑然一身……”,“至今!”那袁谦和不会是年过花甲的老先生吧。

嫁人归嫁人,可秦湘真想到,要与一白发苍苍的老先生互道“娘子”“夫君”,亦是真有些……恶心。

众目睽睽之下,她硬忍着未发作,只见一双红色锦靴,停了停,便走开了。

袁尚走近,本想将纤红,递与秦湘手上,奈何古五眼疾手快,抢先抓在手里,挑眉看他,示意可以了。

喜婆自是跟着袁尚迎亲,她倒是想出声纠正,可抬眼一看,是那身着金色龙袍的陛下,还哪里还敢吱声。

这一时间,观雪殿鸦雀无声。幸好袁尚并不在意,拉着牵红走在前头,古南风心下愉快,自不再挑刺。

清儿和秋菊连忙跟上公主,一左一右拎着喜服的裙摆,众陪嫁奴婢依次排好,浩浩荡荡的向宫门进发。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