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孤怎么又绿了_分节阅读_148

书名:孤怎么又绿了   作者: 小月芸芸   

此刻得道便是想问袁尚那能与伏羲古琴合奏的玉箫亦开不了口了。

“翠娘,我和得道,自然不是有意为难你的意思。”

秦湘忙抓着她的手安慰道,亦明白翠娘在府中亦主亦仆,身份自是不低。

“只是如今我们身份特殊,一是怕牵连袁丞相与您,二是我对丞相府一无所知,怕犯了袁丞相忌讳。”

“不会,不会!”翠娘忙摇头,深怕自己离间了他们“夫妻感情”,“公主,您是主母,整府上下便只有你与少主是主子,还哪有牵连之说。”

亦正是如此,秦湘才更觉得有些愧对他,便是他使计策,让自己为十二天罡洗筋伐髓,秦湘也并未介意。

古五在书房绕了一圈后,从窗口望了出去,“丞相府倒还是原来的格局建造的。”

他口中的便是袁子曰当年在御风城的“袁府。”

“唔……这是淳风的信,陛下先看看。”袁尚将一封拆了封的信递与他。

“岂有此理!苏锦杰也太当自己一回事了!当初孤就不该给他监军之职!”

古五怒不可赦,口气自是重了些!

“陛下息怒,淳风提到让臣查查苏锦杰入仕前的事。臣猜他该是知道些什么,想核实清楚。”

袁尚拿了一本册子来,递给古五:“这是万像堂的记录,有他的生平,底细,陛下可得好好看看,大有文章呢。”

第152章追寻往事

“他字一言?曾游学了五六年?”

古南风揉了揉眼睛,继续翻阅。

单是苏锦杰一人,便是满满一本册子,记录的满满当当,看来苏锦杰,自出生便在暗卫的监控之下。

如此说来,苏锦言有刻意隐藏自己的小字了。

“陛下也觉得古怪?”袁尚抿唇不语,脸色亦不是很好,这事自他从收到淳风的信开始,便细细研究了一番。

“陛下,若臣未记错,先太子古凌风曾多次与先王提到‘一言兄’,并且对他推崇备至。”

“似乎是他游历齐国时,认识的朋友,那时我们自然以为那‘一言’是齐国人。”

古五忆起当时他还年幼,只是喜欢跟着先生,对这位同父异母的大哥倒没有多少孺慕之情。

“臣倒是记得那年他才十二,正是庆元十七年,与苏锦杰游离诸国的时间是相符的。”袁尚靠近了古五一些,指了指册子上的时间段。

“先生,如此算来,您倒还比古凌风小了一岁,难怪他自幼便不唤你为先生。”

古五倒是清楚古凌风岁数,只是袁尚的私事,不仅对秦国文武百官,在皇家亦是三缄其口。

之前袁尚大婚,送了庚帖进宫,古南风是庆元六年生,如今是二十有六,整整大了秦湘十岁。

“陛下……有句话,臣不知如何开口。”袁尚并未拘礼,气息冷冽的呼在古南风的脸上。

“先生……有话旦说无妨。”古南风感受他的气息,心中一颤,语音便有些抖,连手皆握不住那册子,微微颤了颤。

“虽然先王后对先太子视如己出,但臣曾自以为先太子可能并非先王亲生,臣虽年幼,但已有印象,先王与先王后大婚的第一子是……德尚王古廉风。”

袁尚并未察觉到自己的靠近,让古南风不妥,兀自分析着。

自从那日二人谈过,袁尚亦觉得的自己的反应激烈了,只会让小五更觉孤独,便更是固执,还不如平常视之,等他寻到了心爱的女人,自然释怀。

“先生,此事……从何说起……父王,宫外有人?”古南风不信,印象里父王与母后伉俪情深。

父王后宫中便是侍寝女官亦只有三人,且均是母后彰显王后贤惠,主动替父王纳的,后来若不是父王中媚毒,父王定不会纳了丽太妃,亦不会有小七。

“此事臣倒是不知,不过万凰刃,臣倒是听臣父提过,非是古家血脉不能认主。”

袁尚也是惊讶于此,“当日先王让莫首领手刃古凌风,怕是亦质疑他的血脉。”

“孤……先生,古凌风不除,终是大患。”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