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孤怎么又绿了_分节阅读_157

书名:孤怎么又绿了   作者: 小月芸芸   

“你,给本宫站在那儿!背对着我们!对!就那样!”

秦湘铁青着对古五颐指气使,心道,自己果真是最讨厌这厮,见到他模样,指尖的凤凰火焰便蠢蠢欲试!

“不准回头!否则袁尚性命不保!”

秦湘也顾不得那些,趴在袁尚身上,两只手顺着奇经八脉一边燃烧一边祛毒,袁尚奇痛无比,便是昏迷,亦时不时的发出了闷哼声!

秦湘面红耳赤,想也不想,便用一只手捂住他的嘴!

古五闻之,心痒难耐,哪里忍的住,忙微微扭头,斜眼偷瞥。只见二人正在座榻上,匍匐相拥,衣玦缠绵,秦湘一手捂着袁尚的嘴,一手随着身子上下缓慢……“移动”,如此“风光绮丽”的景色,与那“画册”无异。

古五惊呆了!此刻无比的心酸!无助!竟是自己亲手将谦和的清白送入她手中!情何以堪!情何以堪!

“噗……”

古五连忙回头,气急攻心,气血倒流,他终是忍不住,亦喷出一小口心血,死死用手捂住嘴,不敢发出一点声响。

秦湘浑身湿透,额间的汗一滴滴落在袁尚紧闭的双眸里,却不自知。直至她将所有的毒焚尽,这才松了口气,“呼……”

她顺手拿起那瓶药罐,舀出大半,为袁尚细细敷上,由从袁尚中衣撕了一块布条,包扎妥帖。

“古五,毒祛好了。您可否让人为袁尚取件衣服来?”

秦湘并未抬头,细细的观察了袁尚衣物上的血迹,刚刚倒是没觉得,为什么那仙子的奇毒都被焚尽了,这衣物让的血,却还在,难道这不算“污秽之物”?。

“你!你……”

古五此刻哪有心情计较她的大不敬,只是,见她从谦和身上下来,还抱着谦和的衣服,这也太……他们果真是彼此有情有义,可……他们做这等事,怎能让他站岗?!

莫非这秦湘已经知晓自己的……?是谦和说的?

第160章王妹为您祛毒

“陛下?……您这是怎么了?您也中毒了?!”

秦湘收起袁尚衣物,见古五站着不动,这才抬眼看他,瞧见古五嘴角有血,手上亦有血,还是刚刚扶袁尚,沾染了血迹,也中毒了?

秦湘脑子里转了个大弯儿,终于克服自己暴露身份的危险,建议道:“陛下要是不嫌弃,王妹为您祛毒吧!”

“不!不!不用!”古五如被雷劈醒,忙后退数步,自己想多了,她真的只是缺心眼!

“孤没事!你照顾好谦和,孤去找衣裳。”

古五恨不能连滚带爬的跑出门,竟是吓得不辨左右,扶着栏杆缓了缓气,“莫问!哪里可以找到给先生穿的衣服!”

纵使富贵坊众人训练有素,开张的第一天,便闹出一个刺杀秦王未遂的女刺客,自然一番鸡飞狗跳,人心惶惶,珍宝台也暂停整顿。

庆幸的是,秦王古南风一道旨意送到富贵坊,嘉赏富贵坊得道公子捉拿刺客有功,赐黄金万两!丞相袁谦和救驾有功,赐第一等公爵位,位同郡公!

如此看来,富贵坊颇得圣意,且是镇国公主与袁丞相的产业,虽世家多有避忌,可那些富商倒是捧场得很。

袁谦和失血过多,晕迷数日,一直在丞相府小院内休养,秦湘亦是鞍前马后,小心照料。

丞相府门可罗雀,倒是刑部尚书郭子召的千金郭青第一个上门拜访了。

“公主见谅,都是郭青鲁莽!挑衅了那贼人!牵累了陛下与丞相!”郭青带了不少补药,态度恳切,自是良心不安,父亲千叮咛万嘱咐,让她去富贵坊,可不就是为了与袁丞相,公主示好。

“郭二小姐,不必自责,且不说小姐本是无心之失!事情发生在富贵坊,丞相与本宫岂有坐视不理的!”秦湘这还是第一次在丞相府接待女客,自然也是客气谨慎。

“公主海量,青儿真是自惭形愧的很。”郭青恭敬行礼,她与秦湘本差不多岁数,因着先王国丧,新王选妃,还未定人家。

“郭小姐真不必如此,若是郭小姐有心,倒不如问问郭大人,那贼人审查的情况。本宫亦好告知丞相。”秦湘其实一早便知,那女子是颇有修行的人,刑部想问出些什么倒也极难。

得道公子当初当着金子与癸的面,只是封那女子的仙根,捆了起来。

“公主……不瞒您说,这次臣女来访,正为此事。亦有事相求,不知臣女可用五万两,借了那真言水晶一用!”郭青怕她误会连忙解释道。

“父亲真真是什么刑都用了,可她一介小女子,嘴却硬的很。”那态度亦是傲慢的紧,郭青垂眼,未此,她没少被父亲责骂。“实在是没辙了!”

“原来如此,可珍宝台的珍品另有卖家。本宫倒是不便插手,不过这个宝贝,如今也算是留拍,下次拍卖,怕是要折价不少,要不这样,郭小姐带着本宫的手信去,看看得意掌柜可否通融,介绍卖家与你,成全了郭大人。”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