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孤怎么又绿了_分节阅读_164

书名:孤怎么又绿了   作者: 小月芸芸   

“阿丹仙子,你……为何来杀我?”

龙扬殿中,古南风阴狠的半躺在龙榻上,望着这个神智不大清醒的女人,她可真毒,那剑上抹什么毒药不好,偏抹“媚药”!

“替我哥报仇!你这等逆贼!定不得好死!”阿丹仙子口齿不清,却恨意不减。

古五还想问,强忍着心中恶心,终是“噗……”吐出口中污秽,溅了阿丹仙子一身

“去,请翠姨进宫!”古五吩咐完莫问,便倒下了。

“陛下!陛下!您这是……”杨总管吓得团团转,转团团,“太医!太医!快去请太医来!”

秦国新王古南风遭问玄宗阿丹仙子刺杀,已重伤不治,不久于人世得消息传遍了秦国,如插了翅膀一般,又很快从五国传到了修真界。

“混账!”

其一仙人青筋暴露,接二连三收到各宗门的问责信函,一则问玄宗为了契约,私自插手秦韩之战,二则问玄宗违背修炼誓言,牵连其他修行仙宗!

“师尊,息怒!”华真人大汗淋漓,掐着指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大秦本就两位天下之主,如今便是去了一位,也不影响秦国大势所趋。未必会被天罚!”

“你还有脸说!”

其一仙人一声爆喝,众弟子皆跪下请罪,“师尊,请息怒!”

“息怒?!华儿,阿丹一直闭关,如何得知她兄长死讯?与韩国的百姓为契莫说没签,便是签了,尔等也不得介入两国交战之中!”其一仙人压抑着怒火宣布道。

“罚问理门一门禁足!任何人不准出问玄宗半步!与韩国契约之事作废,任何人不得插手秦韩之战!”

“师尊?!百花山业已与楚国准备结契了,我们与百花山关系向来不睦,怕是……”华真人亦是急了,仙人最是偏帮他,可这次惩罚严厉,怕会让他一门在问玄宗抬不起头来了!

“哼!中儿,由你问道门且与齐国君主接触,试试结契之事,结果不论。切记,低调,不能影响民间生息,染上因果!”其一仙人理也未理华真人,吩咐道。

华真人从未有过这待遇,冷汗直冒。可恨,一直看不到古南风是生是死,亦不知是因为“真龙之气”,还是有高人相助。他终是不敢逞强,埋头不再言语。

“陛下,您今日,可好些了?”翠娘将古南风带回丞相府中亲自照顾。

“唔……孤没事,谦和如何了?那聚血蛊虫可还有用?!”古南风当时异样倒下,便是因为聚血蛊虫有孕。

“无事……多亏得道公子帮忙,现下已经将子蛊种到谦和体内,这段日子虽然有些难捱,可再过半个月,子蛊长大些,便会反哺谦和,应该比我预想的还好。”翠娘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请陛下恕老奴之前无礼!”她恭敬跪下磕头,“多亏陛下平日里,用自己的鲜血滋养少主!否则少主怎么也撑不了这么久。”

“你们真是兄弟情深,着实感人!”得道公子感慨道,他捧着粗陶罐儿进来,将它放在古五床头,“这蛊极难繁衍后代,没料到本公子倒是好运,抓了只有孕的。”

“母蛊初初找不到子蛊,甚是烦躁,不过本公子已经替你安抚下来了,不用谢。你可以将它种在自己身上,你兄弟二人身附母子蛊,以后便是天涯海角,亦能感同身受。”

得道公子瞧古五一副后知后觉的模样,拍拍自己的头:“怎么?秦王还不知道你们是亲兄弟?咳咳!不好意思,本公子最近被金子缠得,这里下降,本公子告退!”

“哦,对了,那母蛊生产完,若是不种在身上,亦只能活一刻钟!毕竟养了那么久,好好告个别。”

第169章见字如晤

“翠姨,得道公子是什么意思?孤……孤怎会与谦和是亲兄弟?”

古五按着胸口,得道公子的话,内容太多,他这才清醒一点,又被打击得呼吸急促,似抗受不住了。

“呃……陛下,此事……此事别有内情。反正,您和少主,不是一向情同手足么?”翠姨支支吾吾敷衍道,“这……母蛊您还是不要种在自己身上,不说奇痛无比,亦是,免得以后你们二人被互相牵制。”

“老奴先行告退!莫问与金子在这里守着,陛下,若是不舒服了,便让他们找老奴。”翠娘急急行礼告退。

古五抗受不住心中剧痛,亲兄弟?同父异母?同母异父?同父同母?他与谦和……同父异母?!……

“谦和……”

他颤抖着抱起粗陶罐,轻抚了薄唇,死如死灰,掀开盖子,毫不迟疑的将手伸了进去!

“啊!啊!啊!……嗯!嗯!嗯!”

古五想压抑着自己吼声,可终是耐不住母蛊肆虐,母蛊急切的往他体内钻,如啃食血肉般痛彻心扉,他终如小兽一般嘶吼。说不上是因为身体的剧痛,还是因为心中的疼痛。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