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孤怎么又绿了_分节阅读_183

书名:孤怎么又绿了   作者: 小月芸芸   

“当真?!”云舒大喜,显然已被袁尚绕了进去。

“本相说话自然当真,本相要你用苏锦杰的首级来还苏锦绣的首级,这是本相令牌,你去找德承王古淳风,苏锦杰已被看押,以仙子之能,想必一日便够了吧!”袁尚递给戌令牌,戌恭敬奉上。

“如此好事?!那行,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袁谦和,你若是骗了本仙子,后果自负!”云舒仙子爽快的抢过令牌,飞身离去:“你们可要速速处置了她,别让本仙子久等!”

“主上”甲上前行礼。

“速用对苏锦绣用真言水晶,将百花山的一切记录下来!”袁尚压低声音吩咐道。

“王爷,糟了,苏锦杰不见了。”阿齐焦头烂额的寻到了大帐,“调度军需的令牌也不见了!定是给他带走了!”

古淳风一拍桌子,大怒道:“苏家谋逆,毒害父王,携先太子逼宫!本王让你们严加看管!如何会丢?!”

“王爷阿坤重伤!他定有了外援!”

第193章“尽忠爱国”

“阿齐,你与阿诚尽快排查,苏家的死士怕是混到大军里了!”

古淳风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沉吟道:“一时半会儿,怕也不易。这样今晚,本王带人偷袭汉城王宫,擒贼先擒王。而你们埋伏在本王大帐。附耳过来……”

如今秦国大军离汉城便只有两城,韩国男人身材教为短小,擅手艺,却不擅武艺,肉搏。开战后,韩国大军连连败退,亦难怪蔺太后频频联姻。

“陛下……”金子不满意自己一副老管家的装扮,更不满意此刻要随古五离开九江,小金莲才会睁开眼,该会认人了。

“金子!”古五敲了他一个响头,“你那女儿可是苏家人!可是想孤赐死了她?!胆子不小,敢瞒着孤,嗯?!”

金子委屈的低头,本就唯命是从的命,如今,死穴还被他拿着,他委屈唤道:“陛下……金……”

“得!得!别与孤撒娇,齐国大军业已直指御风城,孤在若现在不去,你沭城的宅子还想不想要了。”古五一个“响头”拍醒了他,“将功赎罪,怎么样?”

金子连忙点头,要去,要去,为了金莲,刀山火海也要去的。

“秦湘那神医真的假的,怎么也不见好。”古五摇摇头,如今金子这个傻子模样真是让人好不担心,真是靠不住啊!

“老杨?!……一大早的,你这鬼样子吓到孤了。”古五刚出城门就认出了左顾右盼的杨总管。

“嗳……五爷,老奴自不放心,老奴跟着,不您碍事。”他今儿可是按陛下之前的伪装稍稍加工了些,哪知还是被陛下嫌弃。

“听闻,德贤王业已搬进王宫,臣心惶恐!且苏家之事,事出突然,切不可草率而为。臣奏请,求见了陛下一面!毕竟是谋逆之事,臣自是要见陛下,陛下金口玉言,臣……才敢有所定论。”

说话的是吏部侍郎段炜琪,他亦是苏夙的学生,只是既无家族,又年纪轻了些,尚不成气候,此事亦未被牵连。

“陛下重伤未愈,这是苏夙的认罪书,你既是苏夙弟子!便来看看……这可是他亲笔!”古亦风掏出一本认罪书扔在地上。

“毒害先王?!通敌卖国?不可能,不可能!苏先生最是正直,讲学时,常教导我们要尽忠爱国!”段炜琪便是认出字来,亦是当然不信。

“且他老人家致仕多年,先王也见不到,如何毒害?定是你们挟持了陛下,威胁苏先生就范。”

“臣跪求陛下!为苏家,四大世家主持公道!”段炜琪跪地不起,“谋逆之事,师出无名!请陛下莫寒了忠臣的心!”

“臣等复议!跪请,陛下主持公道!”一众臣子心中早就满腹疑问,自是不敢随意站队,还是请出陛下乃上策。

古亦风与袁尚面面相觑,今日袁尚去翠院寻他,便发现古五带着金子离开了丞相府,不知去向。

“富贵坊中,陛下遇刺,本相挺身而出。可耐不住贼人不死心,如今陛下本重伤未愈,听闻苏老丞相谋反,气急攻心,自是寻去!奈何遭苏家庶子苏海涛刺杀!”

“丞相,臣听闻那女贼乃问玄宗仙子,为复仇而来!与苏先生有何干系!”段炜琪执迷不悟,瞪眼反驳袁尚,好生无礼,“再说那苏海涛不过是个庶子,并不受宠,便是他刺杀陛下,亦可能是擅作主张!怎么怪先生?”

“段侍郎此话非也!臣曹允拜见德贤王,袁丞相!”

第194章苏夙罪状

“苏夙罪行滔天,罄竹难书!这是臣连夜整理的一百九十九件苏夙罪状!请德贤王,袁丞相过目!”

曹允进殿后,一脸正色,跪着对正中央的金銮宝座认认真真的三拜九叩大礼。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