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孤怎么又绿了_分节阅读_247

书名:孤怎么又绿了   作者: 小月芸芸   

满朝文武皆噤声,谁人不知袁丞相乃大秦,陛下之肱骨。当年陛下登基,可多亏袁丞相鼎力相助,这些年袁丞相文功武略,他们虽是不服,却也无可奈何,自认不如。

袁尚兀自恭敬放下了奏折,不管古五态度,起来与众人拱手作揖,便告了辞。

“丞相……”古五哪里肯他走,一拍金銮宝座,站起身来:“站住!袁谦和,孤不肯你走,你便不能走。”

“陛下,臣在入仕之时,陛下便答应臣,若是一天,臣疲于操劳,怀念往昔逍遥,随时可辞官归田。陛下,难道忘了?”袁尚也不怵他,挺直了背脊,笑着问道。

“孤自是记得,可孤亦说过,那是助孤一平天下之时,丞相,此刻……怕还不是时候吧。”古南风捏拳,克制的紧。

“魏国求和,齐国投诚,楚国元气大伤,陛下离那一天,业已不远,望诸位大人齐心协力,助陛下一臂之力。”古南风说罢,便再次拱手离去了。

古南风无法,罢了朝,便找去丞相府,哪里知道老王管家道:少主并未回府。古五想不出,他能去何处,遣金子,袁问长安街上,富贵坊,钦风楼四处找寻,孤身去了九江河边。

“参见陛下!”甲知陛下在万邢堂前徘徊许久,终是找了出来。“您可是位主上而来,主上并未到此。”

“昨儿孤去找他,亦不知哪儿恼火了他。今日早朝他便辞官归田,一点余地不留。”古五知他与先生自幼相识,一起长大,字不异,是袁叔父好友之子,怕是比起旁人,更了解谦和几分。

“昨日,主上找我喝酒,并未提及辞官之事。”甲起身,唇边倒是有些不满,“主上对陛下忠心耿耿,这几日为了彻查魏国王室底细,渊源,数日来彻夜不眠。”

“孤……孤……”古五不知从何说起,他从来都知道,谦和背后为自己做了很多事。

“主上昨日来,属下点破了您对他的心思,其实我与众兄弟皆知此事久矣。”甲见他颇有难堪又道:“陛下……您心仪主上久矣,蓄意破坏主上与镇国公主关系。我们大家,有目共睹。”

“你……你们……”古五说不出什么来,沉着脸,自是好深思量。

“陛下,以主上之能,主上若是不愿,您便是无论如何威胁,恐吓主上,皆不会理睬你。”甲有几分讥笑,“当局之谜,旁观者清!”

“我与主上一起长大,他本冷清,自夫人去世,他对这世间万事万物,更是淡淡的。情绪起复最大的一次,便是你遭了刺杀。他不顾生死,孤身救你,身负重伤。自此,他眼中便只有你的宏图大业了。”

“谦和待孤……自是无话可说。”袁尚埋头,摩梭着自己手中宝刀,刀鞘里还是有那一副谦和里的牡丹图。

“主上自幼视您的一切高于自己,万事不愿你为难,想你所想,做你该做。不过,主上向来傲骨……陛下既是没想好,今后你二人如何相处,又招惹主上作甚?”

甲本就不平,只是陛下身份高贵,主上亦容不得他置喙,今儿陛下送上门,他自是该说的,不该说的总要说清道明。

“陛下,主上文武兼备,高瞻远瞩,举世无双,他全心全意的为你。与他来说,您如今所做的一切,无疑是折辱了他,往他心口戳刀子……”

“还不若……给他自由。自此,各自海阔天空。”

第284章早做打算

“你放屁!孤……绝不会……放他离开!”

古五拎着甲衣领,逼着他,到走廊处道:“说,谦和是不是在这儿!是不是?!”

“陛下,莫失了分寸!本首领可不是那殷拂……手无缚鸡之力。哼!”甲扯了扯唇,那嘴边的讥诮,便是丝毫不显了。

“甲,你说清楚!谦和是不是……在这里!”古五恼羞成怒,只差没掐着他的脖子,动手了!

“呵……”甲捏着古五的手,轻轻的甩开,“陛下……即便主上在,主上若不想见你便不见。您,请吧。”

“甲!”古五拿他不得,气的有些暴躁了!拿刀柄指着甲的胸口,道:“注意你的身份,孤与谦和的事,何时能轮到你……一个下人,指手画脚!”

“不要仗着谦和与你自小的情分,便忘了自己的身份!”古五一时间醋意大起,“亦不要以为……你,霖不异,最了解谦和!”

“怎么,事到如今,陛下,你还是最介意我?!”甲后退半步,拱手作揖,“陛下,今儿万邢堂不欢迎您,请吧……”

十二天罡一瞬间多了数十人,站于甲身后,异口同声道:“陛下,请……”

古五憋闷,他从未如此待遇过!一定不是谦和授意,定是霖不异借着旧怨,借题发挥!

“陛下,本首领奉劝您,遂了主上的心愿,莫要与十二天罡为敌!便是为敌,我等亦可……确保主上,逍遥自在……”甲拂袖而去。

“你,何苦与他翻脸。毕竟你们……乃血脉亲人……”袁尚面无表情抿了一口茶水,显然外面发生的一切,他都知道。

“若不是主上一直纵着他,许是,他还能争气些……”甲耸耸肩,不以为意。“陛下遇事……便只会迂回,逃避,倒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倒也不是因为这事……”袁尚揉了揉修长的手指,“如今,明面上的事已经差不多了,且有师兄,金子看着。倒是更需要我,去处理些暗处的事。”

“主上,你便不能为自己多着想一些。若得空,你就不能吹箫,画画,享受一刻的清净么?”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