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孤怎么又绿了_分节阅读_260

书名:孤怎么又绿了   作者: 小月芸芸   

真是……冷死孤了!

古五整个浸在冰泉里,这才发现它刺骨的寒凉!本就一个冰块似的人,还喜欢扑进这冰泉里?!

古五昨儿不过是个泡澡的池子,不以为意!如今潜进去才发觉,泉底深不见底,辽阔的紧,还有一个拳头大小的泉眼,“咕咕咕……”的冒着水泡,真真是一座冰泉!

古五心急如焚,亦是在泉底好一阵找寻,若是再找不到牡丹,他怕是要冻成僵尸了,手脚不灵便也就罢了,怎滴……怎滴……

“牡丹?!”古五再醒来,身边伺候的正是老杨。

“五爷,可真是吓死老奴了!你的刀在这儿呢!您怎么能自个儿将自个儿淹着啊?您水性不差啊……莫不是……”

老杨瞥了瞥门外,若有所指。

“你住嘴吧……若不是人家,你家五爷早死在黑山的。”

古五如今可不相信,无印宫便是魔宗了,起码那宫主周身灵气亦是纯粹,不似魔气。

“主子,也有这些个套路……贼喊捉贼之类的……”老杨缩了缩脑袋,递了杯盏热茶,小声道:“老奴,至今没见到那宫主,与寒池……”

“行了,根本不是寒池,是冰泉……那国师早就知你我身份,怕是早就一直留意着你我了,是咱们技不如人!”

古五灌了口热茶,这才舒坦了,瞥见身上崭新的宝蓝色锦袍。

“这衣服哪儿来的?你在镇上新买的?!”

古五为了给谦和素服,如今皆是白素袍,烟灰素袍,淡青色素袍,哪里带了宝蓝色锦袍了?

“五爷,老奴见着您时,你便如此了!”老杨自然也是紧张,“可是出了什么事?是曦月姑娘僭越了?”

“出去吧!”古五挥手,拎起牡丹放置在榻上,怎么每次都记不得入水后,发生了何事?!

昨儿醉酒,还情有可原,今儿,自己可是明明清醒着的!

古五打开了牡丹刀鞘,细细的摩挲着完好无损的牡丹图。当时他沉在泉底,并未找到牡丹,是他替自己寻回的?

那日他酒喝多了,一头栽进去,是他救起了自己送了回来?!

古五闭上眼睛,仔细回想那日醉酒下水,他两个指头按着颞顬,不断揉搓。

只记得当时自己好像一时不忿,激起一大浪,那人恼恨,不知说了什么,似乎非常恼恨,匆匆赶来!

自己……自己伸乘机手抓那银色面具,揭了一半便被按住,可他还是醉眼朦胧的瞧见了!

那是……鳞片!银色面具下……是一大片的鳞片!那滑溜的触感让他记忆如新!……妖族?!无印宫宫主是妖族?!

古五拍了拍额头,对了!对了!都对了!

难怪!若是如此,这一切怕是都解释的通了!

齐王田建昏聩,司马王太后逝世,无论妖族,还是魔宗,怕是早就盯着齐国这块肥肉了!

古五低头,再瞥了瞥身上的宝蓝色锦袍甚是华贵,他一早便知自己身份,却三番四次,出手救了自己。绝对不是好心!投诚?!

难道是……?!

古五望着那副牡丹图……想到了最坏的可能,心中一颤,那谦和……真的死了?!无印宫?!借刀杀人?!

第301章百般试探

“曦月姑娘,你家宫主可有好些,孤备了些厚礼,想当面与他道谢。”

古五捧着个古铜盒子,笑的好不谄媚!

“陛下,有心了,宫主一向不喜人打扰!又成年累月泡在冰泉之中,那儿是禁地,曦月从未进去过。不若,曦月请人通传一番。”

孙曦月为难的紧,双手不安的搓动,倒是不似说谎,似乎……这位“宫主”着实是个极暴虐的人。

“今儿曦月鲁莽,不知陛下查探之事竟是黑山失踪之事,差点让黑山树妖,伤了陛下,还请陛下见谅。”孙曦月欠身道歉,自是懊恼不已。

“无妨!所幸是有惊无险,如此……我便等宫主消息。”古五见她自责,真是摸不着头脑,难道真因为无印宫欲与秦国结盟?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