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孤怎么又绿了_分节阅读_267

书名:孤怎么又绿了   作者: 小月芸芸   

古五吐出一口心头血来,揪心之痛,痛不欲生,为何那日没对他以死相逼,许是就能留住他了……古五无声的眼泪,簌簌落下,一个抗受不住,直接厥了过去……

“主上,陛下他撅了过去了,好似老杨与那树妖碰撞上,还伤了那树妖……怕是”壬来回报道。

“哦?曦月去看看他,送些药吧……”流月看了看手上的布局图,顿了顿,捏着拳头,此刻他不能去。

“主上……要不,您还去看看吧?”壬看他一直无话,“许是那日您被树妖重伤……”

“恩……那树妖古怪,本座怀疑是神族的梧桐神树……得道公子的本体,故而,本座亦不想……伤他。务必想个万全之策,困着他,搞清楚魔宗对他做了什么,救回来……最好!”

“主上,陛下怕是……”壬知主上心中明明挂念的很,却左顾而言它。

“癸回来了么?让他去给陛下一点希望吧……”流月挥了挥手,让他去办。

“参见陛下……”癸见古五醒来,忙磕头跪拜道。

古五再醒来,却见癸站在自己床头,一瞬间,眼神中射出希望之光,坐了起来道,“癸!告诉孤,谦和呢?谦和还活着!对不对?!”

“陛下……那日……癸与主上途径黑山,巧遇那树妖再吞噬一仙宗弟子!主上吩咐属下救人,可属下才疏学浅,被那树妖缠住,是主上用玉箫断了缠住属下的黑藤……”

“玉箫?!对玉箫是仙器,谦和没事对吧,对吧!”古五揪着癸的衣领,不愿让他再绕弯子!

“属……属下,无能……主上被那树妖卷走了,属下找遍黑山只知道了主上的那件血衣……”癸忙磕头请罪,“陛下,节哀!”

“癸……你什么意思?!”古五一拍竹榻站了起来,“你并未见谦和的尸身,你便传信让十二天罡放下一切,去找!你怎么能说谦和死了?!”

“属下已联系道翠姨,翠姨去万像堂看了……主上的长命灯灭了……这才……属下知陛下不死心,得了翠姨的令,来保护陛下。请陛下节哀……”

古五摇晃着身体,又跌坐在竹榻,“孤不信!你莫说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孤便是翻了那黑山,烧了那树妖,也要为谦和报仇!”

“老杨……我们走!”古五抓起牡丹,不免神色又暗了暗。

“陛下,毕竟是齐国的地盘,咱们放火,不大好吧……而且听曦月姑娘说,他们宫主已经在布局了,何妨再等一两日呢。”

古五一个厉色,“若再废话,便留在梅香林,给流月宫主当狗奴才吧!孤用不起你……孤自己去!”老杨与癸连忙跟上。

第310章记忆里有她

“陛下,真……真要烧?”

老杨忌讳的看了看癸,除了先王与陛下,还从未有人见他真身。

“烧……胆敢杀我谦和……孤要他个狗东西血债血偿!”古五拔了牡丹,心酸的看了看刀鞘,“不仅这狗东西,孤宣布,我大秦与魔宗不死不休!”

“可万一火势控制不住,伤了人可如何是好?”老杨垂死挣扎,明知他龙有逆鳞,触之即死!

“结界……癸你帮手!给你们一刻钟!”古五收了刀,盘腿坐下,蓄灵气努力体内仙根,那仙根在仙池中翻腾,根须迅速生长,很快抽出了嫩牙。

古五感受到丹田中的仙池又大了一倍,拼命的聚集灵气,促进着仙根抽条!他根本不知自己已经入了定,一缕红色的荧光萦绕着他,竟是突破了刚刚到达的筑基巅峰,一跃到了玄士中期。

流月赶来时,便见老杨与癸二人布好了结界,守在古五身旁护着!黑着面,输入一缕自己的灵气与古五,古五的仙根如何都不能再长了。

他恼恨的睁眼,“谁要你多事?”

“哼……本座不想多事!可秦王拔苗助长,若是死在齐国境内,齐国百姓可不无辜!”流月狠狠的瞥了老杨与癸二人,嗤道:“自个儿主子都护不好……还不以死谢罪?!”

老杨与癸微微扭头,二人自互视了一眼,不知如何是好!

“孤的人!你管的着么?老杨……放火……”古五气急败坏,自己如何轮得到他指手画脚了!

“陛下……”老杨尴尬了,当着无印宫众人面前现真身,怕,怕是大大的不妥啊……

“他本是妖族的鱼妖,早知道你是六翼麒麟了,你还躲躲藏藏起不丢人?!”古五削了老杨一脑袋,低声道:“这个时候,你怎么能露了怯!谦和不是你看着长大的?”

鱼妖?!……无印宫众人万分庆幸自己带着面具,这才没有破功……

“罢了……曦月,送秦王陛下回梅香林。”流月伸手请他们离开,“本就是我宜城内务,不劳陛下担心!”

“不行!孤要亲手杀了它!孤要将它破腹开肠……孤不信!它吞了孤的谦和!老杨,喷火!烧它!”

老杨此刻输人不输阵,总不能让陛下在外面面前丢人。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