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孤怎么又绿了_分节阅读_272

书名:孤怎么又绿了   作者: 小月芸芸   

“作死啊!吓着罗妈妈,你可担当的起?!”几人愤怒回头!

瞧见是陛下,吓得腿一软,一个个跪在地上求饶,“陛下饶命,陛下饶命!”

“罗妈妈……本王可担当得起?!”李域抽了抽唇,本以为母后宫中定最安宁,哪里知道这些个奴才要上天了!

“陛……陛下,饶命……”罗妈妈吓得找不到舌头,手上得瓜子更是不知道那把瓜子,不知如何是好!

“奴才便是奴才!奶主子的奴才还是奴才!来人……将一干人等拖下去,杖毙!让各殿皆遣人来观摩!”李域一挥手,护卫军便上前拿人!

“不!不!老奴奶过陛下……求陛下给老怒体面!”罗妈妈一把年纪,要是脱了裤子受了杖刑,那……

“拖下去……”李域毫不留情,这老货,看样子真是欺负到主子头上了!绝不能留!

“王太后……老奴是王太后陪嫁……王太后……”罗妈妈顾不得了,扯开嗓子大喊大叫,好不泼辣!

“死不悔改,还不快捂了嘴……送去慎刑司杖毙了……”张公公见李域不耐烦,忙从石桌上拿了一个脏帕子,递了过去!

第316章再次选秀

“陛下,您不用生气,罗妈妈是宫里的老人,又是王太后陪嫁,自然……骄纵的无法无天了。您为他生气不值当!”

张公公为李域斟茶,自然是多嘴说了几句。

“本王哪里是为她生气,只不过,遥想当初母后垂帘听政,前朝后宫……兼顾的那样周全。本王,无能!”李域看着收拾园子一片狼藉的小公公。

“本王自是想着臻儿贤良,晓儿娇俏……梅儿贴心……本王也算勤勉!”李域抑郁,自是不明白哪儿差了母后?“善儿那里怎么说?可有消息了?”

“启禀陛下,林大人一直未归,如今啊,与九江的消息算是断了。听说,小世子在那边接了镇国长公主的富贵坊,不过,世子毕竟不是长公主,经营的也是……差强人意。”

“不说郦城,便是平南城的富贵坊也大不如前了!”张公公埋着头跪着。

“想起当日……不提也罢……算了……”

回想当日湘儿怒马鲜衣,女公子的潇洒利落,平南城的戏园,甜点,衣裳铺子,哪儿哪儿都是她的版图,如是由她入主东宫,那是不是这一切都不一样了。

“陛下,这王太后寝宫有结界挡着,不若……老奴在这儿守着,您且回去歇息。”

“罢了……本王去景阳殿看看……”

“参见陛下,芩儿快给陛下呈上刚出炉的桃花糕……还是臣妾春日里腌制的桃花瓣,陛下,您且尝尝。”王臻腆着肚子,小意迎了上来,蹲身见礼。

“臻儿,都说了,你如今怀着身孕,这大礼便免了……”李域忙上前拂她,“春华殿的消息,你可得了?”

“陛下明鉴……这大王子毕竟是陛下第一位嫡子,自当珍贵。臣妾便是艳羡,可臣妾自己怀着身孕,端端不会行那阴损之事……何况韩国……臣妾真得犯不着啊!”

王臻脸色惨白,宁亲胡闹,陛下却不插手,想必心里也是有怀疑的。

“本王信你,臻儿自不必难过,小心着身子才好……”李域抿着一丝笑意,松开她手,兀自端了杯盏,饮了一杯茶,可破晓与自个儿离心,你却没有少使劲。

“此次大胜魏国,亦多亏了子礼与云卷仙子出力不少,本王打算……待你生下二王子,便册封为太子。”李域拍了拍王臻微微发涨的手。

“可……”王臻心中忐忑,“可王御医都诊了脉,说臣妾这胎怕是女胎得多……”

“本王知晓……可这事,也不见得准……”李域安抚道:“便是这胎是个公主,亦还有下一胎,下下胎……”

“谢陛下……”王臻的脸亦有些惨白……

“恩……臻儿,好好安抚安国公与夫人,本王断不会亏待了你们一家的。”

“陛下……臣妾有句话,一直不知该说不该说?”王臻体贴的拭了手,满上茶,拿了一糕点送到他嘴边。

“陛下,您先尝尝这桃花糕。如今后宫里的姐妹太少了。臣妾与梅夫人有孕,这宁亲妹妹丧子,怕是没什么心情。”

“臣妾想着陛下正直春秋,无人伺候不行。不如请母后为您再张罗一次选秀,一呢,好扶持些世家新秀,二呢,也多些人伺候陛下。”

“难为臻儿考虑的周到,如此便由你与母后一同张罗吧……还有,宁亲丧子,怕是有些悲伤过度,行事不管不顾,便降为夫人,送去行宫将养着吧。”李域投桃报李,很是识趣,瞥了瞥人面桃花的芩儿。

“芩儿,你可对陛下有意,若是有意……本宫便成全了你……”王臻待她一向不错,毕竟这些日子芩儿伺候的也精心。

“主子……奴婢不敢,这陛下心思难测,伴君如伴虎,奴婢几分斤两,自个儿还是有数。怕是……”芩儿吓得跪再地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