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孤怎么又绿了_分节阅读_323

书名:孤怎么又绿了   作者: 小月芸芸   

齐王虽花心,却是颇为倚重,故而她说话难免有些硬气。

“参见王后,盼儿失踪,父亲去宜城求了国师,如今他老人家回了都,本宫前去问问,可有消息。”

司马燕轻描淡写的施了礼,显然两人不对付,久矣。

“天色渐黑,宫门即将落锁了,燕侧妃还是差人去吧……免得落人口舌,倒是与侧妃,三王子的声誉不利了。”

王玉珠不屑的扭头便走,那不屑之意溢于言表。

“王玉珠!若是……我盼儿有什么不测,定是你王家所为!我司马家与你王家不死不休!”司马燕逼得眼泪汪汪,咬牙切齿。

“呵……司马燕从闺中到宫中,有你这样的陪衬……呵呵,一路映衬,本宫感激不尽……”

王玉珠哪里是好攀扯上的主儿,一句话堵的司马燕……恨不得吐血!明明是自己的亲姑母,却让自己做了表哥的侧室!情何以堪!

“唔……先生,这是今秋最早的贡橘,给你……”

古五眼巴巴的从怀里掏出一个橘子,满眼的甜蜜。

“……”流月伸手接过橘子,招呼他坐在身边:“让老杨看着你,你怎滴又过来了……”

流月修长的手指,优雅的剥开了橘皮,一股橘香,宜人四溢,流月细细的理了理橘络,送入他口中。

古五满足的张嘴,含住橘瓣儿,“想着先生爱吃,孤爱看先生吃,总要送些过来,孤才开心……”

见他脸色不愉,忙咽下补充道:“翠娘说找到淳风了,孤总要来关心关心。”

流月不语,见他来者不拒,只一瓣儿又一瓣儿的塞与他:“怎么?过去陛下倒是嫌弃的紧,如今吃的如此欢快……”

“唔,先生的手极好,过去只觉得写字作画时便是极美,如今……倒是觉得,剥橘子时,修长,灵活,最美……”

古五依着竹枕,半仰着感慨:“不知为何,在先生这儿,总有些隐世之感,灵气充沛,心情愉悦,流连忘返……”

“恨不得……日日月月年年……便如此逍遥自在……”

第383章情分不同

“这里便是母亲的眼,翠姨为了本座……从母亲遗体中挖了出来。”

流月微微抿唇,身上自有一股阴郁晕散开,“如今我封印与内丹相辅相成,亦不会发作。明日便将它送回母亲遗体中。你……便不要过来了。”

古五蓦然惊醒,忙爬了起来,拱手作揖道:“孤,孤并不知道是龙姨的……先生,对不起。龙姨,对不起。”

难怪曦月原曾说此处是禁地,想必因为自己,他一而再再而三的破了例。

“无妨……”流月释然,仿佛那情绪从未出现过,拉着他的手,起身拥着古五道,“你亦是她的孩子,他不会介意,陛下会如此说。”

古五用力回拥他,“孤回去后会好好修行。先生,为了龙姨,为了翠姨,为了孤,你要保重自己。”

“天罚也好,魔宗也罢,这一切皆不如你的性命重要。”

流月点头,抚了抚他的长发,百感交集“陛下亦是,照顾好自己。”

自魔宗消失,流月做了一个大胆的揣测,一恶手中应该有一个与母亲龙眼类似的空间法宝。

这法宝便是铃兰仙子所见的魔殿,只有这样的空间法宝才能合理解释,为何雪山灵狼王如此逆天的存在,都找不到魔宗存在。

若是魔宗有这样的空间法宝,那下一个问题……便是,一恶魔君与魔界,到底是从属,还是合作?

“燕儿……你休要胡搅蛮缠了,王将军一向唯本王的命是从,如何会挟持了盼儿啊?”

齐王田建好不耐烦,如今宫中这么多的美人需要自己的雨露,这燕儿还是与幼时一样,只会撒娇使大小姐性子,难怪孩子都看护不好。

“陛下,您就知道向着王玉珠母子。您也不想想,若是没了盼儿,那大王子与二王子岂不是坐稳了太子之位了?”

司马燕拉着田建不依不饶,“盼儿是臣妾的命根子,若是没有了盼儿,臣妾也不要活了。”

“燕儿,舅父不是已经去宜城去找了国师,国师已经让人再找了。太子之事,本王早有打算。”田建看她更不痛快,又道。

“燕儿,听说国师大好了。他定会找回盼儿的,你不用太担心。”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