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孤怎么又绿了_分节阅读_359

书名:孤怎么又绿了   作者: 小月芸芸   

“孤不能走,总要守着丹心无事了再走!”古五心底将丹心真心当成了自己的孩子,瞥了一眼那不量仙君,问道:“你那儿可有什么符咒,不伤他性命,又能让孤报杀母之仇的?!”

不量仙君,一听脸有些煞白,如今自己可不是鱼肉,他们是刀俎,低头致歉道。

“本仙君受人蒙蔽,做了那伤天害理之事,理该承担恶果!在此,不量郑重向二位致歉!”

“呵!受人蒙蔽?郑重致歉?陛下,莫不是老奴耳朵不好,听岔了,曾几何时,杀人性命者不需要以命抵命?!”老杨不屑得讽刺道。

“老奴倒是没有什么损阴德得符咒,不过……近日研究一散灵符!快大成了……陛下,您可介意等老奴一会儿?”老杨摩拳擦掌。

“哦?这散灵符有何功效?!”古五故作兴趣,打起精神追问道。

“回禀陛下,自然是贴上后,灵气就会散尽了……”老杨一副恭谨模样告退,“老奴这就去制符,想必流月宫主也不介意,老朽借他书房一用。”

“自然不会……速去速回!”古五极其配合的挥手,老杨得令而去。

“谢秦王不杀之恩……”无量面无血色,却强撑着弯腰致谢。

“唔……不必致谢。这是孤的仇,可霖不异的仇,他自会来报。孤便是留你一命,霖不异亦不会放过你的。”古五凉凉的泼了一盆冰水。

“当年,你利用霖不异将双鱼碧送回母亲手中,可不到一个时辰,母后便死于双鱼碧。母后被宫女发现时,丹田被剖,双鱼碧还插在一旁,父王见此痛不欲生!舅父自是带着霖不异负荆请罪!”

“父王气急,斥道,母后虽为霖家养女,可霖家的一切荣华,皆是因为母后的缘故!如今霖家却自个儿……害死母后!舅父刚烈,当场撞柱抵命!”

古五盘起腿,望着平静的冰泉,“霖不异自那日起,就不言不语,不吃不喝!霖家……亦因此在秦国消声觅迹。”

他放弃了家族,舍弃了姓名,尊严,怕是除了对先生一家的感激,便是靠着报仇的信念,活下来,变的更强!

“我错的一塌糊涂……”不量跌坐在地上!“定留着这条命,给那先天剑灵解开心结。”

“怎么样了?前方的风沙可停了?!”

司马誉一身戎装,出了大帐,现如今他正带兵驻守在襄城一里之外。襄城外有护城大阵,王将军紧锁城门不出,他攻城不入!

“启禀王爷,前方风沙丝毫未减……今儿的伙食中亦掺了不少沙子。”副将躬身禀告道。

“嗯,要攻这襄城,还是要先破阵,才是!你先下去吧。”司马誉犹豫半响,终于提笔写道,“谦和吾兄,见函如唔……”

“来人……将此信送回宜城的钦风楼……”

第427章弟子知错

“云舒,芙蓉,今儿寻你们过来,是有要事要问!”铃兰仙子示意四人入座。

“师叔祖尽管问,舒儿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云舒噙着笑,见礼,甚是讨喜。

得宝怏怏地为几人奉茶,众人忙恭敬行礼,“有劳得宝师叔!”

“唔,不必客气。师尊若没有其他吩咐,弟子先退下了。”得宝一身素白,有气无力地告退,保护秦姝是她的使命,秦姝殒命,她该如何与得道掌柜,与镇国公主交代。

“得宝,你也坐下吧。”铃兰知她与秦姝情深,如今突然失去了她,莫说是得宝,她亦是不大习惯。

“遵命,师尊……”得宝无精打采的欠欠身,侧坐在左侧。

“你们过去几年,常在凡间走动,可知这秦王古南风……为人?!”铃兰仙子呷了一口梅花香茶,明明是极品的梅花露水烹制,可却比香梅林差了好些。

云舒迷茫的摇了摇头,“弟子未曾见过秦王,倒是对那秦国的丞相……袁谦和印象颇深!此人心机甚是缜密,应退得当!乃不可多得的人才……不过似乎并无仙根,倒是可惜了。”

“嗯……听说袁丞相已在黑山,被树妖所杀!秦王还特地赶去黑山报仇!”铃兰仙子放下手中精致的铃兰花盏,望向芙蓉道。

“早就听说芙蓉乃平南城第一美女,今日一见,果不其然。听说,不仅琴棋书画,便是煮茶,烹饪亦甚是讲究?”

“师叔祖,不过是夸大其词,倒是让您见笑了。”

芙蓉心中惴惴不安,如今她拜在百花山中,而古亦风随她入赘门中。秦王便是自家小叔子,如今不知师叔祖是何意,倒是拘束的很。

铃兰到还未吱声,得宝却不屑的“哼”了一声,“芙蓉,你莫忘了自己是楚国人!该效忠谁。”

“得宝小师叔祖,如今楚国业已……”芙蓉喃喃回道,她辈分小,百花山为区别铃兰师叔祖与得宝的辈分,才有如此称呼。

“哼!别忘了谁对你有恩!”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