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孤怎么又绿了_分节阅读_382

书名:孤怎么又绿了   作者: 小月芸芸   

“你可知道,为何你与他们不同?”破晓不以为意,百花山在前,铃兰仙人对她有恩,得宝仙子对她有义,她还未想好如何面对她们。

“你置于本公子眉心的是一枚魔子,而……他们不过是一缕魔气。”霖不异黑色眸子,似看不透的深渊。

“先天剑灵,果然不同!当初一恶魔君实行了数千人,只成了两人,一位是问玄宗的祁南,一位就是本公主。”

破晓有些吃味的看着他,“那个过程,生不如死,大部分人是熬不下来,自杀的,还有部分……是被魔子吞噬了的。想你这样轻松……绝无仅有。”

“除了你心性坚定,体质异于常人之外,便是如今的魔子……由本宫亲自凝结,自然算是福气……”

“嗤……”霖不异冷笑一声,“倒是……比那些傀儡好上,些许……”

“呵呵……本宫喜欢你的不羁。多少有些许……人味儿。”破晓不以为意,破了百花山的结界而入。

“王臻……本宫来了!”

“大哥,不瞒您说……樊正早已准备起义,如今你们……这是自投罗网,怕是趁了他的心意。且,且他已经对善……三弟起疑!”

王子瑾瞥了一眼李善,早就劝过他了,可非要来。

“二弟自不必担心……你且看看老杨这手笔,自然不是普通身手……”古淳风自持才艺高人胆大,亦不当回事,自是巴巴的收着老杨新写的符咒。

李善也不多言,只顾着趴在案桌上研究老杨的符咒之法,“大哥,不知杨总管可缺个关门弟子?”

“王爷,这可万万使不得!您可是老王爷唯一的血脉!世子早逝,夫人苦守着,一直等着您娶妻生子呢!”

李一忙出声打断,王子瑾闻言眼色一暗,一抹苦涩,抿唇不语。

“噗哧……”古淳风笑道,“不过是与老杨学画符,哪里妨碍的了三弟给义和夫人……传宗接代了!”

老杨正巧儿,画完一张,舒展筋骨后道。

“定南王若有兴趣,老奴便边制符边讲解便是。这功夫是老奴祖上留下的传承,老奴生来便会,曾想教了陛下,不过陛下不喜。亦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学会的。三位爷,且先瞧着。”

老杨再取一张符,手执符笔道:“符乃书符,乃灵之所引,灵之所归矣。此道理若是说白了,很是简单,万物皆有灵,只是众生不明灵所为谓何。灵则规则之本,亦是规则之所释。可山、医、卜、命、相五途。”

“常言道:画符不知窍,反惹鬼神笑!画符若知窍,惊得神鬼开口叫。虽有夸张,但其实大差不差,借力使力,总是省力许多……这致符符笔倒不重要,却独独不能省了朱砂一味……”

“老杨,好好画你的符吧。”古淳风笑着打趣道:“两位贤弟,听了你一番话,如今仙池欲开……正是关键时刻。李一,你去把着门!”

“可……”李一纠结,主子一脉单传,若是踏上仙途,便不能生育吖!

“还不快去!若是被人惊扰,你主子与德威王性命不保,你可负得了责?”古淳风斥责道!

“里面的人,还不速速出来!莫要以为,区区这结界便能阻止我这夔牛鼓!”樊正整装待发,严正以待,身边亦有多位修士护身!

第455章命断蓉城

“老杨,你护着他二人!本王去会一会他们!”

古淳风转动大拇指上的玉扳指,飞至空中,才看清楚结界外的来人:“祁南!?本王还道,是谁给这樊正叛变的勇气,阿郎……”

面对杀气腾腾的众多魔将,古淳风自知,今日怕是一人难敌了,欲招来阿狼助阵,这才想起,自己让阿郎留在九江守护阿秋了,不由一慌。

“德承王……古淳风!”祁南魔气大涨,身形平地而起,一字一句,咬牙切齿,沉声问道:“吾兄祁北,吾爱阿玉,吾妹阿丹!吾赵之地!今日,本尊要汝命……来偿!”

古淳风惊觉他魔力又更进一步,掏出数十张驱魔符,往祁南伸来的触角撒去!

“断!”祁南亦真是狠,自断被驱魔符困住的魔之触角,浑身魔气大涨,无数触角从他魔身长了出:“好大的手笔!一如既往的,从不却钱,缺物!可,你以为本尊……还是过去的南大王祁南?!”

万千的魔触,自四面八方包围古淳风,蓄势待发!

此刻,古淳风心知,纵使自己使出浑身解数,亦可能在劫难逃!他自玉扳指中掏出符纸,不要钱一般贴满全身!一层又一层!密密麻麻的可怕!

“祁南,本王从未惧过!正定胜邪!”他往如流星般,手持宝剑,向祁南冲去!

“六爷!”李一见他眼中决绝,心知不妥,一声暴呵!

“真是个疯子!”祁南身形太过庞大,眼看就要避让不及,他断出一只触角落在地上,整个魔体狠狠的包裹住古淳风!

“砰!”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