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孤怎么又绿了_分节阅读_404

书名:孤怎么又绿了   作者: 小月芸芸   

铃兰仙子顾不上商讨如何对付魔宗,亦失落的告辞,原来早在当年,她就犯了修行者最忌讳的因果,才连累了百花山数千年基业,毁于一旦!

“主上,司马誉来了书信,说他可以先身士卒,以樊正联合魔宗掳走襄城百姓为由,率先讨伐蓉城!”乙来回禀道。

“陛下……你来决定吧!喂……古五,还要装睡到甚么时候?”流月轻拍他的臀,让他还躲懒!

“那先生……你可要好好想想……怎么唤醒你的睡美人啊……”古五转过身去,继续装死。

乙自然识趣躲开,不在此碍事!

“小五,还在耍性子!你四哥为你担心坏了!你自个儿……被人暗算了,还不知情!”流月拧了拧他的耳朵,“别装了,小五,知道你醒了……”

古五恼恨,一拍流月作祟的手,“哼哼唧唧”了一声,不愿意转身。

“小五,淳风的事……怪不得你。你没有必要这样惩罚自己。”

第483章注定孤独

古五心中苦涩,潸然泪下,便是知道……只有先生在,他才能如此安心的脆弱。

“小五乖……莫要像小时候一般,将所有责任自己一个人背,你是帝王,要不得那些多愁善感。”流月浑然不觉古五的情绪已经接近崩溃,纵容着他的小情绪,细长的手指,轻轻的顺了顺他脑后不太乖巧的发丝。

“小五,你在气什么?不妨告诉先生,先生定会为你拿主意的……莫伤心了,若是丹心醒了看到你这副别扭的模样,可是要笑话你好久了……”

流月越是若无其事的柔声安慰,古五便更是难过。

“这些日子没进食,要不,先生替你备些小米粥,配上你最爱的凉拌红油猪耳,撒上着芝麻,定会让小五食欲大开。”流月起身欲走,古五反手便拉着他的衣角。

“先生……你不要……走……”久未开口,古五的嗓子有些嘶哑,似乎还带着些许的颤抖。

流月闻言,曾经的杀伐果决,豪情壮志,此刻皆抛掷脑后。

“小五,你若是觉得累了,不想要这位子,本座便着手帮你安排。”

“不,不必。”古五为难情的转身,蜷缩着抱着腿,埋着头,支吾道:“孤与先生在平南城之时,父王业已病重,古凌风蠢蠢欲动。那时,孤便清楚,这条帝王路不易,孤做好了准备,为这条路牺牲孤的一切。”

“自由,尊严,甚至……孤的生命,可是孤从未想过要用你们的生命去换这……太平盛世!”古五颤抖着双肩,似乎那个谈笑风生,嬉皮笑脸,没心没肺的他,皆是他的伪装。

“你在宜城黑山,那次……便让孤懊悔地……恨不得,用自己的命去换你!而这次淳风……孤,孤……虽然孤知道,你与淳风,不会怨孤,可是孤不能原谅自己!孤本可以给你们自由,不将你们牵扯进漩涡之中!都是孤的私心……”

“孤太害怕……寂寞了……”古五红着眼圈抬眼望进流月眸中,“先生,孤是注定孤独的人。即使这样……你也不会离开孤吗?何况……秦湘……许,许……”许亦是对你有意的……

“谁说是注定的?!”流月一把拥他入怀,“傻子,有本座在,谁亦不能伤你,伤你在意的人一根汗毛!你亦不会孤独!打起精神,淳风的仇,还等我们,亲自去讨回!”

“嗯……”小五用尽全力的点点头,从他身上汲取温暖。

“孤……是怎么了?听你们的意思,孤……好像昏迷了很久了。”古五在他肩头蹭了蹭,有些不好意思,醒来之后,迷迷糊糊的听他们说了不少,却未理出个头绪来。

“无事了,你与丹心应是中了诅咒之术,能给你下咒之人并不简单,不过不知是学艺不精,还是不想夺你性命,带你求生之意渐盛,真龙之气回归,自行挣脱了诅咒!”流月轻轻地拍了拍他的后背。

“怕……又是孤……拖累丹心了吧……”古五无助地叹了口气,恨不得将整个脑袋,皆埋在先生地肩窝里,良久后,仍嫌不够亲近,干脆长腿一勾,环着先生的腰。

“丹心也就罢了,孤可是再次给你机会拉!既然你不想去找秦湘,以后可就老实些,不准胡思乱想!”

“你这醋精,每次装的可怜兮兮,嘴上说的好听的很,实则是挖好了坑,给本座心甘情愿跳的么?!”流月这才惊觉,这丫儿的,可真是焉坏!

第484章无安生之地

“陛下……老朽为您针灸!”

春神医对二人的缠绵,视若无睹,恭敬地净手,准备银针,烈酒。

流月倒是亦不别扭,长腿一伸,站起身来,掏出个药罐递了过去:“春神医,此次为陛下诊治,颇用心,记你一功。陛下与大王子还需调养,你且留在宫中。”

“恭敬不如从命,国师!”春神医不卑不亢接过药罐。

“陛下,本座去为你准备些吃食!”流月颇给面儿的行礼告退,古五古灵精怪的挤了挤眼睛,目送他离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