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孤怎么又绿了_分节阅读_575

书名:孤怎么又绿了   作者: 小月芸芸   

“诸人皆以为……五界最远的尽头是魔界,无尽之地是可望不可及得存在。可其实,凤凰一脉早就在摸索无尽之地了。”

“无尽之地是五界中规则最混乱,亦是最神秘的地方,便是神族深入其中亦可能神魂俱灭!而凤凰一脉的先祖早就预言了五界的陨落,早就为后世打算!他们在无尽之地,经过百万年摸索,甚至牺牲几位族长的内丹,终于建立一个可以为凤凰一脉的藏身的神隐之地!”

“而要支撑这样的神隐之地,需要同等灵气,魂魄的献祭!起初只是从魔界搜寻的魂魄强大的魔族,后来……献祭的是先祖的魂魄。可是维系与冲出五界,需要强大的魂魄,你我若是还不够……下一个就是……”

“不是……等着魔族与人族开战之后,天罚出现了漏洞,规则混乱,再冲破五界吗?”流月自春神医,凤九天的试探中得到的消息,半靠猜,半靠诈!

“就是规则混乱,无尽之地将会更乱,要冲出五界哪有那么容易!献祭,亦是……必不可少的!”得到拼命的挣脱,可这里的枷锁本就是囚禁强大的魂魄,根本无可奈何!

“别慌!我们还有时间,本座细细观察了这图腾,似乎在说什么神话故事!”流月定定神,见他因为秦湘终于与自己同一战线了,总算松了口气,否则他一边想着办法逃脱,还要提防他通风报信。

第724章逃出生天

流月研究那图腾好些时日了,似乎每一副腾图上的太阳,都有凤凰的翅膀,隐隐在其中,一如翱翔九天的凤凰。

若是推测不错,这应是凤凰一脉祭天的景象,最后一副中,有一男子牵着一位龙女的手,带着一群族人,不知跪地祈求,祷告着着什么。

得道顺着流月的目光寻去,“那便是凤族长与丹梓神龙夫人,那次祭祀亦是为了祈求……小黑的顺利诞生!而献祭的是上一任族长的神魂。”

“每一个凤凰一脉的诞生都必须献祭吗?”流月不信,如是这样繁衍生息,岂不是剥夺了他人的生命?这与交换有什么差别?!

“想要继承凤凰一脉的独特血脉,必须有所牺牲。湘儿之所以能得以涅盘,实则……亦是紧要关头,凤族长献祭了丹梓神龙夫人神魂。”得到喃喃道,他确实是瞒了湘儿许多的事,可这些肮脏之事,他又如何启齿?!

“你是说……丹梓姑祖母……”流月不敢置信,她既不是凤凰一族,亦……是凤九天的妻子!

“唔……她陨落后,神魂不是在囚在你这个位置,就是我这个位置……”得道黯然失色,族长就是自己的妻子亦可以献祭,何况是湘儿……

流月复杂的看了看自己的脚镣,这得有多糟心!那时候的秦湘还未涅盘,谁也不知道她是金凤?“这样的牺牲,传承,有什么意义?”

“四大神兽的传承是被天罚所诅咒的,湘儿是唯一一个不曾献祭就自然孕育的凤凰,所谓神龙神凤两族联姻的秘法繁衍,不过是相互保守秘密……后来丹道神王这一代,神龙一脉放弃了祭祀,放弃了传承。这亦是神龙神凤联姻破裂的真相。”

得道公子红着眼圈道:“凤凰一脉是因牺牲而生,亦因牺牲而死!而梧桐神树,不过……应运而生。”

“那……凤九天亦会牺牲自己吗?”流月难得撬开了得道公子的嘴,自然想得到更多的消息。

“若是必要,会的。小黑是他的亲生女儿,也是他为凤凰一脉布的第一道防线,只要小黑被……为了保全大局……他不会冒险就小黑的。”

一个人对别人残忍并不是真的强大,若是真的能对自己,对自己子女亦残忍的人,才是真的变态的强大!

“看来这里囚过不少五界大能了,他们都逃不走,咱们怎么逃出生天?”流月耸肩,“既然无法改变,咱们还是听天由命吧!”

“你!你!你也不想想古南风!魔族虎视眈眈,你要是不回去……后果可想而知!”得到火了,好说歹说,知道的都说了!这次是真的毫无隐瞒的!

“小五自然愿意陪孤陨落的……”流月痞痞道。

“你别闹了!袁谦和,算本公子欠你的!快想想办法啊!咱们死了就算了,搭上你的小五,我的湘儿,不值当!真不值当啊!”得道公子咬牙切齿!“你套了本公子那么多话,又有什么用!”

“为今之计,想要逃出生天就只有借助那位的天罚了!可咱们既不是无尽之地的界主,又不是神隐之地的界主!就是界主,亦不会控制天罚……所以啊……无辙啊……”流月拖着长音感慨道。

“天罚!对,天罚肯定能助我们,冲破这鬼地方的!”得道眼珠子一转,“既然他们是献祭给天罚,咱们作为祭品,只要在炼化前,引动天罚,是不是就可以突破束缚了?!!”

孺子可教也!流月宫主终于可以闭目养神,静待那日了!

第725章王王相见

“不对啊!袁谦和,袁谦和!你这套路不对!”

得道转了半天终于转过弯儿来,哪里能放过假寐的流月,“醒醒!咱们被捆着呢,法术施展不开,如何引发天罚?引发了天罚,我们怎么脱身?还有,那神隐之地的凤凰一脉……该如何?”

“袁谦和,袁尚……求求你了,说句话成不成?!”

“歇会儿……不成吗?怎么那么多话?”流月深深吁了口气,“再这么喊下去,谁都知道你的小心思了。”

“怎么就还我的小心思了!明明就是你的!”得道不服气了,“不!袁尚,你不能就这么利用了我,然后呢,咱们一起……等死啊!你那多的小心眼呢?赶紧想想呢!”

“除非咱们能利用这鼎!否则……只能乘着那时……碰碰运气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