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孤怎么又绿了_分节阅读_705

书名:孤怎么又绿了   作者: 小月芸芸   

“我做不来古南风那样的大仁大义,没有他那么伟大无私,我只想潇洒的活着!如此而已。他的枷锁镣铐,我不要戴。他的情人,也未必是我的爱人。他的兄弟……也只是他的兄弟。”

古小五狠着心,与前世的古南风说再见,即便古淳风眼中闪着泪光,亦不肯松口。

承丰七年冬至,七公主喜诞麟儿,这小孩儿就是未来的魔界之主,身份尊贵,不言而喻。同月,袁夫人诞下一女,袁问大人喜不自禁,大设喜宴,分发喜礼。

昭明殿的明妃娘娘身中奇毒,左丞相曹子帅奏请陛下,辞官归田,与明妃娘娘出宫,遍寻名医。

龙扬殿里耐不住宫中寂寞无趣小主子古小五,带着小跟班金无为,开始频繁出宫,看完了戏园子里的所有曲目,喝干净了钦风楼的春日醉,亦偷看了许多的“霸王硬上弓”。

承丰十二年冬,在平南军中历练数年的李乐之,终于成为了平南军的一位小将军,这亦是大秦的第一个女将军。

承丰十五年春,秦王陛下古淳风退位与太子殿下古一诺。

下诏十日后,古一诺登基为帝,迁都蓉城,国号定丰。原楚地的乐之郡主统领了平南军,成为了大秦史上第一位名正言顺的镇国大将军。

定丰元年秋,陛下古一诺招镇国大将军回宫,却被陛下圈禁在宫中,逼迫她皆了立后旨意。

“乐之,寡人等你这些年,容你疯了这些年,你也该收心嫁给寡人了吧。”

古一诺握着她的满是老茧的柔荑,不容拒绝。

“陛下,您不是还有金莲姐姐么……她可是频繁来宫中请安,看望您与王太后,她那样的好,你怎的就缠着乐之不放!”

李乐之本就不是个委婉的性子,这牛不喝水强按头,她一脑门的不乐意。可陛下对自己有提携之恩,这些年,也没少照顾自己。

“今儿,金莲姐姐见着我,硬拉着我,好一顿哭呢……”明着暗着就是说陛下“始乱终弃”,“喜新厌旧”。

“寡人若是喜欢她,早就大婚了。国不可一日无母,乐之,你再想想……再想想就能记得寡人的好了……”

第909章一诺千金

“陛下,您的恩惠,乐之一直记得。可是,乐之要是嫁给您了,哪里还能出去带兵打战?!乐之的志愿,自然是要征战沙场,才肆意痛快的!”

李乐之撇了撇嘴,不乐意道,“陛下,你这牢笼,该让人甘情愿的人去住。”

“乐之是记得寡人的什么好……”古一诺拉着她圈进怀里,“乐之记得,你第一次被那些兵痞子欺负,是谁给你出的气?你受了伤,是谁给你送的药?你想家了,想你善哥哥与子瑾哥哥了,是谁给你送好吃的好喝的?借了肩膀给你哭……”

“乐之,除了寡人,你还想,还能嫁给谁?!”古一诺掰开她的肩膀,抬起她勉强算是细嫩的下颚,蛊惑道。

“乐之,你告诉寡人,你中意寡人么……”

“中意……是有一点中意的。”李乐之小声叨叨道,“可是嫁给你实在太麻烦了啊!你要是能向太上皇,启朝王太后那样,我倒是可以考虑的。”

古一诺扯了扯唇,露出满面春风,苦尽甘来的笑容,忍不住偷啄了她唇角一口:“中意便是中意,哪有那些个歪门邪道?!再说,嫁给寡人,除了寡人,谁敢不给你披巾挂帅,上朝议事?”

“可以披巾挂帅?可以上朝听政?!”李乐之喜出望外,可想了想,又摇头否决道,“还是算了,我是楚王李域的女儿,嫁给你,又手握兵权,怕是在那些人看来……后患无穷了。”

“你这小脑袋瓜子,这些年是真长进了啊!”古一诺也不松开环着她腰的手,另一只手揪了揪她粉嫩嫩的耳垂揉搓道,“还会替寡人考虑了?”

“陛下……”乐之许久不成这样撒娇过了,一时间亦有些诧异,自己竟然这样毫无违和感的娇俏出声。

“君子一诺千金,我秦王古一诺,诺你平南军大将军李乐之,一生一世一双人,永不背弃。”古一诺诚挚的望进她一弯清泉似的眸子里,无比虔诚的发誓。

“陛下……”乐之扑进他怀里,喜滋滋的缩了缩脑袋,“嗯!好,嫁给你!乐之嫁给你!”

“一诺,殷太傅这些年……他的意思,你该看出来了吧。”芙蓉虽贵为王太后,却与从前一样的性子,温柔随和。

“母亲,儿子自然明白。可袁先生毕竟是父王的心尖上的人……如今,父王虽不记得的前世种种,可袁先生却是……”

古一诺左右为难,手心手背都是肉。且殷太傅这些年,渐渐退出了朝堂,一心扑在勤学书院。

是了。从前的勤学私塾,如今已经成了大秦的第一书院。

“不只是殷太傅,那司马誉也是一直在勤学书院盯着呢,这些年过去了,也不知你父王怎么想的,带着金家那个傻小子,吃喝打诨,就不学一样好的。”芙蓉看着都替他们着急,“早知道如此,还不如当初与湘儿弄假成真了,才好。”

“母亲,说起镇国姑姑……还带着小四寻得道公子,听丹心姑父的意思,怕是想去南风界外探一探……”古一诺突然发现,最让人操心的,竟然不是那些小辈的,而是……这上一辈,这些年过去了,还不曾将自己的归宿给安妥好。

“等你大婚之日,你父王定是要来的。若是……一诺,你便探探他们意思,也没有必要这样,一个苦等着另一个。白白耗尽了这些岁月。”

“儿子省的,母亲放心。”古一诺吱吱呜呜的不肯走,“母亲,金莲姐姐多年来,也算孝顺,不如您收为义女,封个郡主,指婚指远些吧……”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