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孤怎么又绿了_分节阅读_706

书名:孤怎么又绿了   作者: 小月芸芸   

第910章扭捏二人

“先生……请慢走。”

殷拂红着面,小跑步跟上袁尚,一身灰色锦服,衬的他风度翩翩,孑然独立。

“殷拂兄,咱们相识许久,便是互称兄弟又如何了?你为何,要如此的固执。”袁尚这两年才有些明白他的意思,虽欣赏他的才华,文识,却亦不想耽搁他。

“先生的博学,拂愧不敢比肩……唯……有尊崇,景仰。”殷拂低垂着头,连耳朵都红了。

“你乃陛下恩师,又是朝中太傅,才华横溢,身份贵重,亦不必这样自谦的。”袁尚随和劝道,“不知殷拂兄唤住尚,是有何事?”

尚……殷拂心中默念这个名字数遍,难免荡漾不已。

“能有何事?”司马誉煞风景的应道:“谦和兄,太傅大人定是为了陛下大婚之事吧!礼部如今怕是焦头烂额,太傅大人还不回去坐镇?!”

“是。陛下大婚那日,……”

殷拂还未开口,司马誉便抢白道:“如此正好,快些回去坐镇。谦和兄,盼儿也下山了,还从眉山带了贺礼!今儿他宴请誉,在富贵坊饮酒,你也一道来吧!”

“也好。那尚先去巡堂,两位自便。”袁谦和心中实则已经是叹息不已。那人……浪了那许多年,想必……此时,也在往曦城赶了吧。

“主上,五公子已经动身,前往蓉城了。”壬自来报信道,“身边还是金小公子,听风与小应子。”

“嗯,不必管他,远远的护着他周全就好。”袁谦和手中的狼毫微微一滞,豆大的墨低落在宣纸上,他心不在焉的揉了团宣纸,“曦月快生产了,你回问玄宗陪着,让寅去吧。”

“主上,壬不明白。您心中,明明是惦记着五公子,这些年……他的一应吃喝用度,你哪一样也没有少操心,却独独不去见他,这是为何?”

壬本打算离去,可这些疑问盘旋在十二天罡心中已经许久了,主上已经将五公子惯的无法无天了,小小年纪,吃喝嫖赌恨不得样样儿都是人上人了。

“他还小……何况他也不记得从前那些事。”袁谦和叹息了一声,徐徐坐下,“壬,若是曦月不爱你,你还会强求吗?”

“五公子怎么不爱主上了,难道这真个南风界还有比主上更优秀,更俊美的人?!”壬就想不明白了,好容易才有重新来过的机会,两人偏偏不珍惜,让一干闲人干着急。

“难道曦月不是最优秀,最俊美的人,你就不爱她了?爱一个人,与他美不美,好不好并没有直接关系,不是吗?”袁谦和按着颞颥,思绪又飘远了。

“我自然是爱曦月的,说句僭越的话,在属下眼中曦月自然是最美最好的女子了。”壬小声嘀咕道:“可是您的美,您的好,可是全南风界公认的。五公子除非是瞎……否则怎么又会不爱您?”

“主子,您这样也太不爷们了?甲首领那是融合的女子多了,才有些优柔寡断,与丹天魔神拉扯这些年,拉扯不清楚!您可是……顶天立地的……”

壬有些犹豫的住嘴了,谁也说不清主上与五公子到底……谁是雌伏那一个?

“总之,主上若是还爱着五公子,可要早些行动。您不知,他如今可与那金小公子同吃同住!就是金大人那傻咧咧的模样,根本就是乐见其成的。”

袁尚端起杯盏,食之无味,又端详起万象堂送来的他的画像,如今,小五该齐肩了吧,是了……最近真与金无为,越来越形影不离了。

第911章拖后腿的金无为

“五爷,我父亲说,您从前是与蓉城的袁先生一对儿的?”

金无为如今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金虚伪,你是不是骑够了马,想跟着本小爷跑啊!”古小五晃着二郎腿,优哉游哉。

“切!跑就跑,不过是到蓉城么,三五日的事。五爷,如今做你的跟班,可是连一句实话都说不得了?!”金无为不屑的撇头,亦是越来越没有个正行。

这些年,好好一个老实孩子,跟着古小五,生生被摧残了!

“金虚伪,你倒是长本事了!管起本小爷来了还敢呛我!”古小五一把揪住金无为的耳朵,拧了一圈儿,“你信不信,我将你小时候的尿湿的开裆裤,拿到长安街转一圈,看看那些个小姑娘以后怎么看你!”

“你!你胡说!本公子三岁时根本就不尿裤子!而且也没有穿开裆裤!”金无为恼羞成怒,护着自己已经通红的耳朵,反唇相讥。

“怎么的?本小爷就是随便抽根棍子,挂着你的开裆裤,撒上水,让人满大街的吆喝一圈哈哈哈你的一世英名就毁于一旦了!想起来本小爷就开心,就这么定了,小应子教给你去办。”

古小五松了手,拍着桌子,跺着脚哈哈哈大笑。

“小应子,你要是真敢!害我娶不到媳妇,我就告诉我父亲,要娶你为妻?”金无为威胁不了古小五,只能欺负小应子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