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三少爷的剑_分节阅读_49

书名:三少爷的剑   作者: 王白先生   

薄暮津苦笑道:“虽然和龙图龟数齐名,但凤文并不是什么武功秘籍,所以有没有它,也不会让人陡然武功大进,本领大增。”他眼光看着前头从树叶底下透出来的光斑,拿手指去碰着它,看着影子变幻圆缺。

喻余青听他口气,心中微微一动,道:“薄师哥难道见过这‘凤文’?它到底是什么东西?”

“它就是个诅咒,蛊毒的玩意儿,”胖仲子狠狠地说,“老祖宗们邪门地说它是替我们十二家挡劫的‘气运’,几分真假,谁也不知道,但碰着它的人的确都倒了大霉。它有个本事是真的,那就是别人影响不了它,它却能影响别人。”

几人都是一愣,王樵问:“怎么个影响法子?”

胖子看了看他,道:“就譬如我拿住某个毫无武功的人的穴道,他自个没有内力,被我内力催压经脉,气息阻滞,按理说应该无论如何都出不了声。但若他有凤文在身,只要他当真想要出声时,这些外来之力就对他不作数了。这就是别人无法影响他。”

王樵啊了一声,想到自己刚才可以出声,又想到先前自己被带来这里时曾被重手点穴,按道理绝无可能自行醒转,因此庐陵王家几人才敢在他面前肆无忌惮地说话。可他便似睡了一觉,觉得该醒时,自然就醒过来了。

“至于如何影响别人,”胖子顿了顿,道,“我听说前几日金陵长江边上出了场百年罕见的龙吸水异象,在那水柱旁的船只,全部被卷入这飓风之中无一幸免,船上的人更是百死一生。嗯,王三少爷,你当时在哪里?”

第十八章天地赌一掷

此问一出,连喻余青也震惊兼有疑虑地向他看来。王樵一时语塞,那日变故陡生,情状之惨烈难以用言语表述;他自从洪水中糊里糊涂地逃出生天之后,更不愿去回想那日情景,因为但凡回想,便总先能记起父亲最后狰狞又不解的脸孔,大哥大睁双眼滚落在地上的头颅。他无法叙述这种画面,更无法解释其中情由,因此即便是喻余青问起,他只能谎推翻舟落水、人事不知带过去。喻余青知道他心里定然难过,也从来不曾强问,一个躲一个怕地挨到今日,如今终于被人当面戳穿。

王樵当初只觉得自己未免也太过好运,明明分毫不会水,在那样的浪头之中走过一遭,居然毫发无损;但若是当真好运,又怎会落得转眼间举家灭门,无处可归的下场?这种古怪诡谲的奇运缠绕着他,真是无从说起。如今被胖仲子问出声来,他才觉得其中千丝万缕,似乎的的确确透着一股诡异。但转念一想,又觉得是无稽之谈,不过类似于鬼怪传说罢了,恰好凑巧,但哪做得准?其中最最关键的是,他上哪儿去找这能呼风唤雨的凤文去?

王樵仍然不愿意多谈当日之事,但也不愿隐瞒,便道:“龙吸水发生之时,我的确就在左近……按理说根本活不下来;当时身边一位姑娘舍命救了我。后来的事,便不知道了。若说运气好时,也当真是运气。但要单凭运气好坏来论断,似乎也太勉强了一些。”他摊开双手,道,“你们若是见过凤文,知道那是个什么那倒好了,尽管来身上搜一搜,若是有便尽管拿去吧,我一个笃意出家的人,要运气做什么用?”他停了停,又说道,“啊,不过若是能搜到,我想昨夜世妹该趁我睡着早搜过了。怎样,有么?”他平平白白地说着,大方看向王仪。害得王仪脸上一阵红白,大窘怒道:“你瞎说什么,污人清白?!谁要趁你睡着……搜……搜什么了?”王樵道:“可我一觉醒来,外衫都除了呀,里衣也换过了。不是世妹帮忙换的么?”王仪大怒,见薄暮津和胖仲子都忍俊不禁,又羞又恼,喝道:“谁是你世妹了,你再敢胡说一句,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上来便要揍他。几个人急忙拦住。王樵往喻余青背后就躲,笑道:“哎,昨日你在世伯翁面前,演得却是另一副样子。我可拿不准你这样的妹子在想什么,就当是我冒犯了世妹,从此不再这么说了。”

他话这么一说,薄暮津和胖仲子听得明白,立刻猜到是王谒海在背后主事,把他带来这里,心下暗暗称奇,心道这小子不知道是真精明还是假把式,这居然也能撞运。薄暮津咳嗽一声,隔开王仪,道:“那东西搜不出来的。王老弟……”他与胖仲子互看一眼,道,“我们还是想办法送你下楼,早些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吧。”

王樵顿了一刻,道:“倘若我身上没有这东西呢?我家上下,百余口人,为了这莫须有的诅咒,就平白无故地死了,连个原因理由都没有;而号称同气连枝、亲如一家的十二世家名门正派,就这样眼睁睁看着,想要把自己摘出去?”

他停了停,又道:“就算我身上有这东西,这不也是十二家中原本登楼就有的?若是我将它完璧归赵,是否可以帮我查出家中巨变的来龙去脉,将魁首正法,替枉死者报仇?”

薄暮津道:“兄弟,这话我只在这里说,怕是你不知道……”他看了一眼王仪,最终还是说道,“我和子仲兄是上过顶楼的人……。那凤文若真在你身上,决不是‘完璧归赵’四个字就能解决的,你若想要完璧归赵,怕也还是要把这条命也搭在这里。”

王樵顿了顿,懒笑一声,抻了双臂,道:“薄世兄怕是没听懂我的意思?我问的是……无论这东西是否在我这儿,也无论这玩意会令我怎样……十二家能否帮我金陵王家遭枉死者讨个公道?”

薄暮津愣了片刻,万没有想到一个如此年轻的小子,说话行事便仿佛看淡了人生似的,遇到这等令人指天骂地的既窝囊冤枉、又仇深似海之事,换做旁人大概气也得气得吐出血来,或者梗着脖子硬抗上去争一口气,但他居然能把自己从这中间拆出去看,脸上表情既没有痛恨,亦不见疯狂,更没有怯懦,于是道:“十二家同仇敌忾,一心同体,替家族死难者追查真凶,道义上自当竭力。即便其他家佬各有想法,但我薄家定然不负所托。”

王樵还未答话,喻余青便按住了他的手,急道:“你说什么傻话!?有我在这里,谁敢动你?明明没有的事,凭什么要往身上揽?”转头对另外几人道,“我家的事,十二家的各位家佬既然不愿意相帮,那便算了,我们自己想法子,这世上的路不只一条。”说着便拖起王樵,轻声道:“三哥,我们走。”

王樵反手却拉住了他,身子不动,霎开眼道:“不成,这事儿必须有个决断。否则逃到天边,也不算是解决了。我一个死了也就罢了,可若是我死了也不算完,那时候又要换谁倒霉去?家中这么多人就死得这般不明不白?”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