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三少爷的剑_分节阅读_99

书名:三少爷的剑   作者: 王白先生   

这一下不但梅九愕然,连旁边一直站着并未出手的罗仁炳,也大感惊讶。弇洲派是制作各类机关、打造武器神兵的一把好手,庄内自然有偃师及弟子,其中大成者能被敬为先生之号;其数已然寥寥。但能被诸人恭迎的,自然只有这里的一派之主“弇洲先生”。罗仁炳有数年未至,万没想到弇洲先生之位已换了个孩子来当,大为吃惊,问道:“贝老先生与霍老先生呢?”那管家道:“星主有所不知。我派久居尘世之外,许多规矩不与俗世相同。在这里并不论资排辈,亦不序尊长幼之别。在本派之中,谁的偃术第一,谁便能继承‘弇洲先生’的名号。”

梅九叫道:“好啊,老罗,你早就知道,却只看着,不够义气。”罗仁炳苦笑道:“这是对方地盘,早便叮嘱你们不能惹事,也好教你们领教领教偃师手段。不吃些苦头,我说你又听吗?”

贝衍舟手腕一转,那先前伸长的指甲居然错了回去,竟然连指甲盖也是一件机关兵刃。他客气笑道:“罗星主,你是我师叔好友,我本不应该这么说,但几位,你们要做的东西,我们这儿已不接了。爱莫能助,还请回吧。”

几人正要再说;突然一人朗声笑道:“谁说不接了?到我们这儿,如今可断没有把客人往外头赶的道理啊。”

只见远远走来一人,身如铁塔,音若洪钟,大步流星,一手提着文方寄,一手托着王樵,居然将这两小子抓住了,那双大手捏着他俩脖颈,便如捏着两只蚂蚁一般,但要稍稍发力便一命呜呼。

贝衍舟见文方寄居然没有跑掉,辜负他一片苦心,心中气苦,朝他瞪了一眼,偏开脸不看他。文方寄满脸通红,咬着嘴唇,想说又没有开口。原来他跑开一段距离,到底觉得放心不下,返身躲在一旁,却又帮不上忙,只是偷看;谁料却被人拿个正着。

那巨汉居高临下,朝贝衍舟挑起嘴角,亲昵说道:“小先生,如今江湖风云诡谲之际,我弇洲派也是存亡之关,半点差池也不能有。所以如今外客可断不能放跑了,这几位星主也怕是要在敝庄叨扰时刻才是。”视野往诸人面前一扫,那些原本扣着梅九和其他几人的机关尽皆失效,将他们放了出来。他像主人见客那样做了个请的手势,笑道:“诸位贵客,里面请吧!”越过贝衍舟,当先走在前面。那模样仿佛他才是真正的掌门家主,丝毫也没有把这位得了名号的“弇洲先生”放在眼里。贝衍舟往管家哪里递了个眼神,老者轻轻摇了摇头,又竖起一根手指。

梅九道:“你又是谁?这两人是我们的,喂,你还来。”

那巨汉朗然道:“我是这里的偃师长,石燚。这两人明明是十二家的人,你身为八教门人,怎么便是你的了?”

梅九道:“我捉住的,便是我的。”他指着文方寄,“这一个是我带来孝敬各位的雏儿,我们知道规矩,听说你们开炉炼傀,需用童子生血,”再指了指王樵,“这个却是原料模具,我要把他造成傀人。”

石燚微微眯眼,头顶赘肉皱成一团,道:“那敢情好了!只是这等偃机,可所费不少。”

罗仁炳急忙道:“长先生知晓,钱自然不是问题。”他能手持归星,自然不仅是弇洲派的好友,更是弇洲的老主顾。无论哪一种机关均耗费甚巨,若非豪富之家,自然难以长与弇洲派打交道;而这里无论童子衣冠,还是身配的长剑,全部镶金嵌银,珠光宝气,就连刚才捕住梅九的大网,也是用金丝编成,缠住贝衍舟的绿藤,细看之时,每一片叶子也都晶莹剔透,居然是用绿瑙石雕刻而成。石燚走上山头,走入那孤零零的一扇门廊之中,脚下一踏。那门廊突然从中分作两半,自己仿佛活了一般拆开,一块块木板接衔,往前搭做一道木吊桥出来。

几人齐齐站在山岗之上,沿着木桥自动沿伸的方向望去;莫说其他,便是见过这景象数次的罗仁炳,也仍然要击节赞叹。弇洲一岛实是环岛,四面环山,中央却向下凹陷,露出一个大湖,弇洲的庄城便建在湖上。此时初阳微升,刚好从对面山峦隘口露出一角,照在湖面之上;原本黑夜里笼罩之下看不明晰,直到这微光一渐,湖镜生波,一瞬间仿佛千灯竞放,万烛齐开,灿烂光华耀得人几乎睁不开双眼。但见宝树银花,金阁阆苑,倒影在湖光山色之间,人间仙境也莫过于此。难怪弇洲派明明本领通天彻地,却总是隐姓埋名,不让人知晓,怕是若让人知晓,这神仙福地,被人踏也要踏成平地了。

几人踏步登桥,只觉身遭如腾云驾雾,眼花缭乱,直落到岛内一座瞭塔上,一路所见仆役弟子,无不面目俊美,身上穿绸配玉,豪富之气,令人瞠目。塔上有玲珑坠板,状如银壶,几人乘上之后,便乘着轨道,一路正落在庄园门前,居然不需多走一步。几人下去之后,那坠板自动向中央合起,变作一个整壶,沿着来路顺绳梯自行飞回。众人看得呆了,都大张着口,不知该说什么话来。

弇洲之中,湖上这水榭楼台,正是一座大庄。一双红色庄门看似朴实无华,细看时却觉莹光流动,不知道用了什么珍奇异宝雕刻而成。石燚一马当先,道:“请吧!”伸手去推大门,谁料居然纹丝不动。他一愣之下,心思电转,瞧向贝衍舟道:“你本领很好啊,小先生!”

贝衍舟笑道:“石师叔你数年未归,洲内架设更换,这机关阵重新摆过,自然是不认你了。”他看着石燚手中拎着两人,内心惶急,一时想自己的性命居然寄在这么个生不生、死不死的少年人身上,一时又不知石燚是否看穿了这点,故意以此利用,一时也猜不透为什么梅九定要把王樵做成傀人,但却知道石燚这时候返身出现在弇洲,自然是算好了时辰,故意为之。他特地要放这几人进来,也自然是看中梅九等人武功之高,能够钳制于他。于是开口道:“石师叔,这位小公子却是我的朋友,被这位梅相公趁手拿住,要做了祭。如今既然误会化开,大家都是朋友一场,便放开了他吧,也好一起入厅内奉茶。”

石燚冷眼睨他,道:“没了这童子,你拿什么开炉萃火呢?”

贝衍舟道:“庄内童子众多,也不差一二。”他说话间邪气甚重,的确不把人性命放在眼里,反而教这群邪教中人颇为安心。“再者说,梅相公和罗星主要的物件有些为难,我们原是不做的……”

石燚放开文方寄,和贝衍舟并肩一道,附耳轻声道:“我看你还是做了的好。你活不过几日,何苦到头来还把这本领带进坟墓里去?”说着亲昵握住他手,引着往那琉璃光彩的门上一推。那扇恰才还恍如重若千斤的大门,这一回却轻轻巧巧,浑若风拂羽帘,应声而开。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