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三少爷的剑_分节阅读_173

书名:三少爷的剑   作者: 王白先生   

喻余青道:“具体我也说不清楚,但他的遗体被塑成金身,放在十二楼顶楼已有百年之久,要由他掌中传下‘凤文’……这些都是我们亲眼所见。”此时黑暗之中,天顶上的莹莹微光便如十二楼顶上那日一般,他想起旧日情形,只觉得恍如隔世,缓缓将自己所知的情形说给蟾圣知晓。

王樵在石室之外,隔着这巨大无俦的断龙石,无论他如何焦急敲打,喻余青却并不回应。他现在由于领悟了凤文上第一层的功力,明白音声希同的道理,因此虽然隔有如此介质,却仍然隐隐约约能听见风中传来他们的些微对话。王仪就听不见丝毫声音,只脸色蜡白,道:“我去找人来帮忙。”

王樵却听得反而逐渐清晰,听他与蟾圣二人对答,不由得也是一怔:“阿青怕我,为什么?他是故意放脱我的手的。他不想和我在一起么?”他缓缓前倾,将额头抵在冰凉的石壁上,用力地喊他的名字;但石壁不答,回声震得他自己耳鼓作痛,双手捏拳,指甲深陷掌心,脑中乱成一团,自己原本的心境便散得乱七八糟,仿佛半瓶水在杯子里夯啷作响:他刚才那么痛苦,也是因为我么?我帮了沈老师的忙,却无意中害了阿青?凤文对习武之人大大有害,那是不是从根本上便是错的?

他原本心无挂碍,自然云在西湖月在天;如今心随情意缠绵而动,便犯了最初三问当中“缠情无意”一问,剪不断理还乱,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那木香袭人侵脑,趁虚而入。

王仪奔至殿外,却见三鬼正跪在殿前,隐隐约约可以望见远处山道上齐齐地跪了一片教众圣徒,朝着后殿的方向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人数之多,气势之震,仿佛隐隐带起一阵尘烟。远处传递烽火信号,底下隐隐吹起悲切凄凉的号声。王仪急道:“还磕什么头?快去帮忙,想办法把石头抬起来!”

三鬼古怪地看着她,赵朗道:“师尊早已交代过了,断龙石放下,便是他殡天之兆。我们身为弟子,怎么能不尊号令,去扰他长眠清静?”

王仪惊道:“可是他……他还没有过世啊!”

钟士贵道:“那是自然。那机关就设在后殿当中,若他老人家已然归天,如何能够扳动机关,放下这断龙石?这机关墓室,本就是他老人家自己的意思。”

王仪不知该怎么劝说,心下慌乱,彷徨无计,道:“可是……可是……你们的师弟还在里面啊?你们难道要见死不救?”

三鬼都“啊”了一声,显然颇为可惜,但彼此互看一眼,却也似乎无计可施,那石头乃天然生成,悬于山岩上,是蟾口的一部分,日积月累,底部厚土散去,形成了一个岌岌可危的平衡,便如飞来石一般,否则这怪石重逾万斤,如何挪动?

张元伯一直觉得是这小子害死三师弟,因此幸灾乐祸道:“看来师尊十分喜欢他,要他陪侍陪葬,那也是做弟子的荣光,还能反悔不成?”

赵朗却道:“姑娘,你把蟾口香全拿走了,我们进不了殿,也没法看到具体情形,如何施救?你将香给我们,我们跟你进去看看,兴许还有办法。”

王仪无法,此时也顾不得更多,只得点点头,急忙从身上拿出檀香,交还给他们。蟾圣本就不喜旁人进入他丹房寝宫,这香配制又难,因此制得极少。他自己百毒不侵,自然无所谓桂木沉香侵脑,令人醉梦痴绝。

三鬼正欲熏烟,却听得中山门号鸣三响,是有贵客登门。张元伯喜道:“老大回来了!”几人抢到通天道口,果然见史文业一马当先,领着诸位宾客上山来,各人轻功卓越,如此峻险山道却浑不着力,雁行而至。跟在史文业身后一人长髯飘胸,白发簪顶,一把瘦骨却渊渟岳峙,敝旧长袍在身上猎猎鼓风,整个人仿佛凭虚而至,飘飘欲仙,正是武当掌门人卑明真人。他身后一个老叫花,一身鹑衣百结,破碗挂得叮当作响,头发花白,虬结成一团团乱,脸上却红光大盛,显然身负上等武功,是南派丐帮如今的代帮主‘一碗丐’汤光显。他身后默不作声跟着一位学究模样的商人,脸上笑嘻嘻的,气不定,神不闲,却不紧不慢,既不争先,也不落后,是北派如今的军师,岭北马帮的当家人禤百龄。其后还跟着一位妇人,柳眉锋挑,长剑负身,巾帼不让须眉,只是面色苍白,神情憔悴,脚下步履匆匆有焦急之态,王仪一见却是大为震惊,吓得躲回殿门后面不敢露头,原来那竟然是她母亲沈茹珑。

几人眼见着才拐过山坳,一眨眼已经奔到了面前。史文业远远已经听见号啸及叩拜之声,问道:“师尊已经放下断龙石了吗?”三鬼道:“正是。”史文业向几位来客道:“家师已经自入墓室,了断尘缘,依本教俗例将于晚间夜起举哀,师尊生前吩咐,不行奠、不设醮。生死别远,几位是见不着他的了。若愿祭飨观礼,便请各位留宿一宵,至月上中天时祭酒。”

卑明大师放眼望去,见其教众神情平静,掌教弟子也无哀戚之色,心想他以一百三十岁高龄辞世,显然一切已经早已准备妥当。道:“尊师曾拘于武学,囿于尘世,拿得起亦放得下,方成至圣。以如今百卅人瑞得悟此道,便上可通天,可喜可贺。”四鬼尽还了一礼。

汤光显笑道:“哎,这老儿,我们有事一来找他,他就自寻死路,天下哪里有这般巧的事?”禤百龄慢摇折扇,道:“来都来了,我们不如入殿去看一看,既然蟾圣是自入墓室中的,那说不定我们还能与他老人家说上几句话。”钟士贵斥道:“你什么意思?这等大事,难道我们还能作假骗你不成?”汤光显道:“那不至于。但卑明真人一来,他话都不说便忙不迭死了,传出去可不大好听。”他故意挤兑,便把卑明真人也拉下水。好在对方是得道高人,只是微微一笑,也不予计较。禤百龄乐得与他一唱一和,道:“大师此次上山,所为调停。若是他未留下一句话便过世了,请问南派蟾山教宗,接下来听谁号令?我们又该与谁商讨才是?其他人究竟听不听这一位的号令?”这话虽然是问旁人,实则是将史文业逼住了。少了蟾圣这座靠山,你还能不能号令得动这蟾山万鬼?

沈茹珑道:“旁的我不管。但你们拐走我家女儿,夺走秘籍,却必须着落在你们身上还来。”

张元伯怒道:“哪来的妇人好没见识,我鬼蟾山身为南派教宗,当年因为堰天灾南迁,各门各派交于此地的秘籍卷册何下万卷?我师尊钻研百年,自己创下的各种武功名录更是不计其数,传与外界自立门户便号称‘千门百会’,山门教众更分五色五类,是五种不同的根基入门,多数穷尽一生都学不完,何必抢夺别人的秘籍,岂不是大笑话?”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