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三少爷的剑_分节阅读_181

书名:三少爷的剑   作者: 王白先生   

他一撒手撤剑,卑明二指便挟不住这重剑,只觉得这玄铁仿佛重若千斤,直坠至地,非但整个人被它带偏,它坠势急切,势必曳断自己手指;但要放手已来不及。他知与此剑拼不了硬功,立刻使出“巧拙指”中的“巧”字诀,身子倒旋,将剑身带动旋转,这才从同步之中抽身而退。只见剑身轰然坠地,砸得石面上一道悚然大坑。

王樵心中大乱,他所认识的喻余青是宁可自己受伤,也绝不会出手袭击女子的人,因此毫无防备,他如今能够以气化身,旁人的攻击不容易伤到他本人,但他仍然不会丝毫武功招式,所谓格挡、拆分、封堵、柔架一窍不通,虽然自身能保,可又怎能替旁人挡拆招式?他自己危急之中,气脉逆转,便似被铁石牢牢吸住,无法放开按在香宛心口的手掌,只见那红衣身影快如闪电,一霎间已经尽皆拂过殿中诸女身上蛊根,只见她们尽皆以肉眼可见地委顿衰败,便仿佛花谢花飞,零落成泥,如当初十二楼中千面叟与金身化成淤泥齑粉一般,最后于指间消散。周遭人尽皆眦目胆寒,只见先前尚且犹存一息的人,只被他手掌一按便香消玉殒,零落成泥,叫道:“……这是什么妖法!?!”

他最后伸手按住香宛,因为王樵的手已经覆在其上的缘故,两人便似手掌交叠,亲昵至极地四目相对,只是王樵眼里,全然是震惊难信,而对方的眼里,却仿佛桃花春水,一望生情。王樵认得这张脸孔,但也笃信这决然不是沈忘荃,艰难道:“你……你到底是谁……?”

那人仍然不答,空闲的另一只手中指轻挑,地上的黑剑便仿佛活了一般、倒转剑柄飞出,稳稳落入他的掌心;此时卑明重新站定,正与汤、禤二人再三面袭来,卑明身形在半空高拔而起,以泰山压顶之势,由上而下;禤百龄则如游鱼般一拧,横撞而来;汤光显身形疾沉,急降而下,贴地滚地堂而至,三人都下了狠手,与先前试招不可同日而语,是要降妖除魔的打法。平素以他们身份持重,断然不会联手围攻一个弱冠少年;但见此人功法劲邪、出手狠戾,早已把他就当做沈忘荃、王潜山的鬼魂来看待了,知道单打独斗,殊无胜算,需求一击奏功。

只见刀光剑影,自四面八方照下;但他只一柄浊重黑剑,却仿佛以剑风在身遭织成一张大网,三人攻击到处,便像撞入一张大网一般,将武器来路尽数弹开。

王樵与他手掌交握,只觉得对方掌心冷若寒冰,一股巨大吸力传来,竟然隔着他的手掌将香宛身上滚烫生气汲入体内,只是两厢交夹之下,他手心一松,以力借力,能够活动。但王樵知道自己一旦撤开,才勉强救下一命的香宛势必无幸,因此顾不得自身安危,反手去扣开他手腕脉门。

他这一番行动纯凭意气硬来,或者心里仍然笃信绝不会伤自己,两人双掌一刹相抵,王樵喝道:“喻余青,住手!”此时心意既定,掌中凤文金光登时一凝,只见对方由臂及颌,黑气倏然大盛,居然似乎极为惧怕这金光一般。王樵倏然想起当日曾不自量力想要替他解毒祛蛊时也是这般情景,便听对方柔声开口道:“上一次捏碎了你‘缺盆穴’,还不长记性吗?”手腕一抖,黑剑居然不去分攻三人,反而转腕回撤,朝王樵胸口刺下。

三人没了剑风劲网,又见这一下定然要了王樵性命,都急道:“不可!”挺刃直入,要抢在前头,拦住重剑锋芒;但谁料陡然间面前一晃,便似多了一人,铁碗、金算盘和柔掌齐刷刷拍在既软又韧的药篓之上,无论刚劲柔力,一并卸了干净,只见四鬼抽出篾条如鞭,分四方倒守在红衣人身遭,微微垂头一揖道:“三位拜山是客,原本不敢冒犯。但各位若是再三为难我蟾山教宗,便休怪瘟鬼们不客气了!”三人再攻之时,那篾鞭攻如长鞭利刃,可软可硬;守若缠网蛛丝,黏连不绝,急切间破不过去,是一门大占兵刃便宜的上乘武器。

说时迟,那时快。高手过招、旦夕毫厘便是生死轮转,只这么阻得一阻,那黑剑如影,悄无声息已经到了王樵胸前。只听铮地一声,一柄剑挡在黑剑之前,便仿佛一张薄纸一样毫无阻碍地被切成两段,紧接着刃锋入肉,鲜血登时喷涌而出,染得那柄黑剑和面前俊美青年身上尽是骇人血色。只听得一声痛呼,却是女子柔弱声音,急忙都转头一望,只见王樵抱着浑身浴血的少女,颤声叫道:“仪妹!仪妹!你……”

这一下变故来得突然,谁也没事先料到;原来那千钧一发之际,却是王仪挥剑挡在王樵身前;她也看出此人正是喻余青,心道他不定被这殿中桂香侵脑,于是点燃檀香,顾不得火燎疼痛,含一口烟在口中,冲上去隔在二人中间,趁着长剑架格之隙,猛地将这一口檀烟朝喻余青脸上喷出。

她手中长剑只是凡品,哪里阻挡得了这天底下无坚不摧的玄铁剑?一碰之下,刃锋既折,黑剑势如破竹,送入她柔软的胸膛之中,从后背直透而出,直至划破王樵心口半寸,他却浑然不觉,只将少女柔若无骨的身子紧紧拥在胸前,一时间张口结舌、如鲠在喉,只觉得对方温热的血液正浸透彼此衣衫,像一朵花般在心口缓缓绽开。

那带着女子体香的檀烟混着鲜血腥膻一喷至脸,喻余青的神识像从深海当中捞回一线光丝,混沌之中瞥见一隙清明,头脑仿佛被一个尖锐的事实碶成两半,浑身颤抖不已,身子不自觉地朝后退开,手中握的长剑也向后掣回半分,从女子柔软的胸脯里连着鲜血和筋腱破碎的声响一并带出来。

怎么会……这样?……我杀了……我杀了仪姑娘……

我……杀了……三哥的妻子……

王樵的手徒劳无功地按在她胸口汩汩冒血的伤口之上,只觉得胸口好像重重被大锤击中,一句话也说不完全,道:“仪妹……我……我对不起你……你为什么……”他慌乱无措,抬眼欲求人救助,一抬头却正见到喻余青站在跟前,浑身浴血,那血色和他身上的红袍交相辉映,于此时显得分外妖冶,手里漆黑长剑此时渴血淋漓,剑尖微微颤抖,仿佛饮血欢嘶一般;但他本人却站定不动,脸上神情变幻莫测,喜怒哀乐七情上脸,嘴唇却白如金纸,不见血色。

王仪倒在王樵怀中,气若游丝,唇角全堆着血沫,想说什么却无法出声,只觉得喉腔嘶嘶地抽气,只能朝着王樵微微摇头,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却使不出分毫力气。王樵不忍拂逆她意,搂住她双肩,将她上身扶起,只见她微微转开头颅,一双含情妙目湿了眼睫,像萱草挂了朝露,颤动不已,朝着面前人盈盈望去,那露珠里头便倒影了万千个他的影子。她勉力朝他伸出一只手来,雪白的皮肤上猩红点点,只听得夯啷一声,那柄黑色重剑应声落地,喻余青双膝再也支持不住跪倒在她跟前,握住她伸出的那只手,将她拽进自己怀中,紧紧抱住;千言万语,出口之时,并做一声呜咽。

王仪被他抱在怀里,便似乎再不觉得痛,也不觉得难过,好像陡然生出一股无穷的欢喜,鼓动着她伸手拭去他睑下泪痕,微微笑道:“……我都甘愿……你知不知道?……”喻余青轻轻点头,伸手按在她背颈大椎穴上,一股真气源源送入,助她绵延片刻时晌。她便像一片雪做的羽毛一般,在他的臂弯里要化了,苍白的脸颊上添过一缕血色,仿佛回光返照,“……那你……亲一亲我……好不好?……”语至末梢,已然声如蚊蚋之弱,气若蚕尽之丝。喻余青心中愧悔无地,寸断柔肠,便是要他当即举刀自戕,他也必定断然允诺,于周遭注目一切全不在意,当即捧起她逐渐冰冷的苍白面颊,将一吻深深印在她满是血沫的猩红唇角。

王仪脸上露出淡淡笑容,仿佛茶花初绽,淡粉如胭,迎着他落下的吻启开唇齿,将浑身最后一丝热气混着口中残余的檀烟香沫、合着先前嚼碎的香灰掺血渡到他口中。

这似一道以生魂作引的良药,引药归经,仿佛一团炙火,烫入他的肺腑灵魂,烙下刻印。喻余青只觉得浑身经脉里怪蛊挣扎,脸上、身上肌腱翻腾,剧痛令他不得不捂住脸孔,双手一松,女孩儿仿佛落红一片,旋入秋风,轻飘飘地向下坠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