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我的首辅大人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42

书名:我的首辅大人 完结+番外   作者: 萝卜蛋   

马太傅撇了聂庭风一眼,面上露出一副“烂泥扶不上墙”的神色,又点了一位皇子起来回答。

叶双城抬眼看去,就见左手边站起来一少年,长的十分俊俏,眉眼间隐隐几分傲气,这就是天资聪颖的五皇子李泽佑了。

这个李泽佑啊,方才见他都快睡着了,没想到懂的还挺多,马太傅问什么,他答什么,有模有样,立马引起了下面好多人的星星眼。

马太傅脸上又露出欣慰的神色,又接着道,“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这句,殿下可知出处?”

李泽佑犯了难,又拿眼瞅了瞅下面,结果没一个人知道的,这时双城假装清咳,小声道,“《戒子书》。”

如此,李泽佑道,“出至《诫子书》?”

马太傅说了一声“好”,把李泽佑夸了一通,少不得又苦口婆心的劝解下面的众多人,要刻苦勤学,之类云云。

李泽佑大松口气,坐回位上后,偏脸略带疑惑的将双城打量了一遭。

双城不在意这个,他是没读过几本书,可单就这本《诫子书》,他可是记忆犹新,说到底也多亏了叶祯。

这边双城恍神,一不小心就被马太傅察觉,于是也被点了起来。

马太傅打量双城几眼,疑惑道,“你是?”

双城道,“叶双城。”

此话一出,马太傅明显愣了一下,周围的人也都纷纷看了过来,双城很不解,心想自己很有名么?

马太傅又道,“可是首辅叶祯之弟,叶双城?”

叶双城点头,“正是。”

就听马太傅一脸和气道,“既然是叶首辅之弟,想必文采斐然,不如做首词令,让大家品评?”

双城道,“好说,好说。”于是沉吟片刻,诵道:

京城名妓唤秦桑,面若桃花赛海棠。

为搏美人倾城笑,一掷千金又何妨。

纤腰皓腕还玉骨,浅浅一笑竟折腰。

穷人子弟青云路,不识天下好去处。

此诗一出,立马惹得下面一众少年红了红脸,有几个碰了碰胳膊,小声说笑几句。

马太傅脸一黑,还以为双城是故意哗众取宠,于是拍了拍书案,“安静,安静!”见课堂安静下来,他便又问,“你方才可是认真的?”

双城点头,表示自己很认真。

于是乎,马太傅气的来来回回在台上走了好几遭,忽而一甩衣袖,冷着脸下去了。

李泽佑长在宫里,从没听过这般淫词艳曲,忍不住就皱了皱眉,“你都作的什么诗?这里可是皇宫,你不想活了吗?”

双城似乎被吓着了,“啊?作诗而已,这就犯了宫规了?”

一个皇子抚掌笑道,“不至于,不至于,一首诗而已,五哥别吓唬人。”

又有一个世家公子道,“就是就是,我到觉得叶双城这诗做的极好。那个……秦桑哪位啊?”

有人嘲讽道,“什么好诗,简直伤风败俗,不知廉耻!”

说这话的正是聂庭风,很快先前那个世家公子回嘴,“你怎么还好意思说别人?方才一句话都答不上来的是谁?”

这时季明淮也插了一句,“唉,我要是没记错,聂公子好似最是喜欢流连花街柳巷,如今到觉得伤风败俗了?早先干嘛去了?”

聂庭风涨红了脸,嚷嚷,“胡说!我……我才没有去过那种地方!但是叶双城,他……他常去!”

此处,双城觉得有必要澄清,“各位,你们思想不能太龌鹾,胸襟不可太狭隘。自古以来多少文人墨客在青楼吟诗作赋?再者□□也全不是做那种勾当。古有傲骨持洁苏小小,吞金自杀李师师,可比某些只会打女人的浪荡子强多了。”

聂庭风怒道,“叶双城!你别指桑骂槐!”

双城耸了耸肩,无辜道,“我没有指桑骂槐,我是指名道姓的骂你!”

“你!你!你!”聂庭风气的涨红了脸,有心说几句狠话,又蓦然想起叶双城身手不凡,他冷哼一声,又道,“叶双城,你有什么可得意的?我爹不过在圣上面前举荐了你来当皇子们的伴读。你哥叶首辅,就非拉本公子下水?叶首辅手段真是高明,弟弟打了长公主府上的人,居然还能全身而退,呵。”

双城皱眉,心想,原来不是他哥非得让他进宫当伴读,感情是聂尚书搞的鬼!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