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我的首辅大人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28

书名:我的首辅大人 完结+番外   作者: 萝卜蛋   

他顿了顿,又捂住嘴角轻咳一声,接着道:“我听闻,你在外头受了伤,摔到了头。你……现在可还好些?”

双城还未来的及回话,耳边立马传来了李思吟的尖叫,

“呵,为了个青楼女子大打出手,纵是死在外面也是活该!”她又满脸怒容,手指着双城道,“叶双城!你简直……简直太过分了!我原先还以为你同旁人不一样!哪知你居然……居然也同那些个公子哥一样,本郡主真是看错你了!”

闻言,双城嘴角抽搐,他是想同李思吟谈一谈什么叫做,“唯大英雄能本事,真名士始风流。”可又转念想起李殷,一时又赶紧作罢,面上只道,“你们特地出来找我,莫不是要骂我一顿吧?过去的事都过去了,还总提它作甚?”

李泽佑:“你到是心宽,天塌下来也不着急。”

李思吟也发言一句,“臭不要脸!”

双城叹口气,满脸愁容道,“我也不是毫发无损啊,为什么大家都要迁怒于我?我被家兄赶出家门了,一路风餐露宿,食不果腹,别提有多心酸了。”

话到此处,双城又长长的叹了口气,似乎回想起来真有那么一出心酸血泪史。

然而李思吟真的信了,她轻咬了咬唇,小声道,“好了,那我不提这事了。横竖是他们自己做的苦果,跟你没关系。我不会因为皇姑姑的事,就平白无故对付你的!”

双城点头,脸上露出几分感激之色,他道,“小郡主果真明事理,心胸就像无垠的沙漠,日后谁娶了郡主当真是祖上修了十八辈的福气!”

李思吟脸腾的一下就红了,连忙偏过身去,轻跺了跺脚,娇嗔道,“叶双城,你说什么呢?本郡主才不要嫁人!”

李泽佑眼里闪了点莫名的情绪,忽而转过脸来对着双城道,“算了,许久不见,一起喝酒吧。”

双城略拱了拱手,笑眯眯道:“殿下相邀,自当奉陪!”

临近旁晚,宫里头的侍卫前来请李泽佑和李思吟回宫。如此双城站在船头,目送着他们离去,转头也准备走了。却见远远的,有一位小姐从桥的那头走了过来,一身嫩黄色的衣裙,长发仅用一根白玉发簪挽起,一张鹅蛋脸,白皙娇艳,虽不绝色倾城,可却独有江南水乡的气韵,说不出的小家碧玉。

此时一阵微风吹过,那位小姐轻轻抬手半遮着脸,却将手里头的一方手帕飞了出去,还未有何反应,就被身后的丫鬟挽住了手臂,“小姐,天色不早了,再不回去,老爷可要骂人了。”

双城站在船头,从桥下而过,正巧将那帕子接住了。手指轻轻摩挲着帕子,一股子清香幽幽袭来,他忍不住微微一笑,却见常淙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脸上露出一抹莫名的笑意。

常淙手指着方才那位小姐的背影,笑道,“果真好缘分!三七,你看,这就是尚书府赵管家的妹妹!”

双城立马警惕道:“你什么意思?”

常淙道:“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原先的‘叶双城’极爱同年轻貌美的小姐不清不楚。如果由你去勾引赵家小姐,那铁定事半功倍。”

双城想都不想,直接拒绝道:“不行!我堂堂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可以去欺骗姑娘家的感情?纵是那赵管家做了伤天害理的事,同他妹妹有何关系?常淙,你也不许去!”

常淙立马肃然道:“怎么可能是欺骗?你不想一想,那聂尚书贪吞官银,他府上那个管家占了一半的功劳。赵姑娘无辜,难道那些死去的老百姓就不无辜?三七,你要搞清楚你自己是在替谁卖命!王爷的命令你也敢违抗,你不想活了吗?”

许久,双城才低声道:“我一直都心知自己在替谁卖命。可是,有些事情我不能做,我怕……”

常淙步步紧逼,厉声质问:“你怕什么?你是个暗卫,你难道还会怕杀人?你分明就是怕事情如果败漏,叶祯到时候会怪你!”

他又喘了口气,继续道:“三七,你不要傻了。你忘记叶祯吧,他不是你该喜欢的人。你若真喜欢男子……那……那我……我也……”

双城道:“我喜欢谁,不喜欢谁,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如果师父他真要杀我,那他便杀好了!”

常淙气极,额头的青筋暴起,硬是再吐不出一个字。许久,他才狠狠一甩衣袖,道:“那如果我说,王爷吩咐,聂尚书和叶祯二人,必要除掉一个,你怎么选?要叶祯死,还是要聂尚书死!你自己说!”

双城心头一震,许久都没缓过来神。他目光又悠悠的望向西边落日,只见那澄明的一轮渐渐同水面相接,再也分不清彼此了。

只是远远一袭青衫立在桥中央,风姿清冷,青衣玉立。纤尘不染的气度,到同这个喧闹熙攘的大街格格不入。

常淙循着目光望去,偏头嘲讽一笑,“呦,二爷,你哥出来寻你了。”

双城二话不说,伸手一推。常淙没防备,整个人就跌进了河里,水花溅到了双城的衣摆,打湿了一小片。他摇了摇腰间的玉坠子,笑眯眯道:“你嘴巴太贱,下去好好洗洗。”

常淙气得两手直拍水面,咬牙切齿道:“三、七!”

待船靠了岸,双城抬腿上了桥去,却见叶祯身侧侯着数位随从。双城根本不在意旁人,只上前伸手轻轻一拽叶祯的衣角,抬脸笑呵呵道,“哥!你是出来寻我的么?”

叶祯淡淡一笑,语气温和,“你说呢?”

双城不满意这个答案,遂又问了一句,语气有些急了,“我就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才要问一问!”

这下叶祯脸上起了波澜,忽然曲指不轻不重的在双城额头上一敲,“若不知道,就自己好好想。”

双城恼了,抱着叶祯的胳膊怎么都不愿意撒手,非要问出个答案不可。

许久,叶祯无奈的点了点头,“是,可以了么?二爷,回家吧?”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