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造化大宋_分节阅读_42

书名:造化大宋   作者: 捂脸大笑   

要不回头自己做些豆腐乳吧,反正也不怎么难。就是辣椒是真没见着,也没有番茄,番薯,土豆和玉米……唉,这大宋朝吃食虽多,但是缺了几样,总觉得遗憾啊。

心中感叹不已,却也没耽搁甄琼猛往嘴里塞肉,一旁还摆了鸭肠、鸭血、老豆腐、莲藕、海带,以及一些肉丸和蔬菜,满满登登一桌,这才是吃火锅的气氛嘛!更棒的是,跟他一起吃的人,跟那些如虎似狼的师兄弟们截然不同,光往锅里放东西,却不怎么捞,全便宜他了!

嘴角吃的冒油,额头也冒出汗来,这时候再来一口冰镇的乌梅汤,真是浑身舒爽!

对面小道吃的酣畅淋漓,韩邈却有些漫不经心。这玻璃虽然烧出来了,但想要造出价贵的杯碟,还需要漫长时日。毕竟窑工们原本是烧陶的,哪里知道达官贵人们的喜好。必须再招几个心灵手巧的匠人了,可是玻璃如何造,仍要小心保密,挑人恐怕要费些功夫。

不过这些并不重要,只要先造出能装花露的小瓶就好。甄琼提出的酒精浸泡法果真有用,如今花露研制已初见成效。到时候花露、花水、乃至新款的牙膏子,都可以一起贩卖,配上玻璃器皿,必然能卖上高价。等在东京打出韩家花露的名头后,自然有人上赶着销往别处。

还有韩相公也喜欢调香,尤善梅花香丸。到时也要制一款梅花露,专门送去才好。

脑中纷扰,他吃的更慢了,直到面前的铜锅空空,只剩下些萝卜白菜,才反应过来。抬头一看,发现对面那人也停了筷,盯着锅子,眉头紧皱,像是在思索什么大事。

韩邈不由问道:“贤弟怎么不吃了?可是有心事?”

甄琼已经吃了九分饱了,此刻盯着上下漂浮的菜蔬,幽幽道:“我在想,师兄们曾经说过的……”

韩邈一凛,立刻竖起了耳朵。难道他师门里还有些别的传承?

“……海鲜涮火锅也特别美味。还不是用清汤,是用米汤,煮完之后就是一大锅海鲜粥,也不知吃起了是何滋味……”甄琼的声音都飘渺了,透着股深深向往。

韩邈:“……”

呵呵。放下了筷,韩邈笑道:“海鲜要到冬日才有上佳的冻品,现在倒是吃蟹的时节。取橙一枚,剜去果瓤,填入蟹黄、蟹肉,上锅用酒、醋蒸之,就是蟹酿橙了。贤弟可想试试?”

甄琼听得眼睛圆睁,口水都快下来了,用力点了点头。

韩邈微微一笑:“回去就让厨娘做来。”

四时美味,他还是能供的起的。

然而说是如此说,最终韩邈还是把厨娘请到了窑厂,为甄道长加餐。

实在是炼制玻璃比想象的还要复杂,虽说能烧融玻璃料了,但是退火、配料比,乃至吹制加工仍旧有不少急需解决的问题,须得甄琼一一处置。

好在甄琼也不挑剔,有好吃的就心满意足,干起活来就更起劲了。

眼见烧制工艺步上了正轨,韩邈也不逗留,回去处理家中的大小事务,只让安平每日汇报小道长的动向,以确保这人没有想一出是一出的乱来。

只是没过半个月,安平又带回了些古怪的消息。

“用辘轳把水引到房顶的桶里,然后泼洒而下。这不是飞瀑吗?”韩邈听到这消息,简直一头雾水。这法子在元宵节也有见过,都是按在灯山上的景观,甄琼在浴房里做一个是要干什么?

“不是飞瀑,道长称之为‘花洒’。”安平赶忙解释道,“出水口还专门烧制了个新物件,有点像莲蓬。”

那不还是个飞瀑嘛。韩邈摇了摇头:“他建来做什么使的?”

“呃,据说是要沐浴用的。”安平说这话都觉得尴尬,又赶忙补了句,“小的想伺候道长沐浴来着。他非要自己洗,还嫌不方便,才弄出了此物……”

听到这用处,韩邈倒生出了些兴趣,思索了一下今日行程,发现没什么太要紧的,便道:“过去看看吧。”

正好也瞧瞧窑厂的进度,眼看就要十一月了,前后折腾了快三月,若是做的差不多,也该让甄琼回来休息一下了。

“水调好了再往桶里倒啊!”边享受着哗哗流淌的热水,甄琼边冲外面吼道。

他造这个花洒可是简易版,没法调节水温,要是一盆热水送上来,怕是要烫脱一层皮。不过好在他如今在窑厂打出了名头,那些窑工们还是相当听话的。

其实造这淋浴设备,还是因为窑厂的条件合适。这么多窑天天烧着,不顺带烧点热水,实在是暴殄天物。有了热水,再弄俩大木桶,做个简陋的手动水车,接两条竹管子,可不就能冲澡了吗?等到天热了,再把木头改成黑漆铁桶,水都不用烧了呢。

热水倒头浇下,甄琼惬意的搓了搓脸,也不关阀门,就着那热腾腾的水雾,从一旁的小陶瓶里挖了些东西出来,涂在了头上。

这是他当初制牙膏时攒起来的皂液,用来洗头最方便不过。浴盆泡澡虽然舒爽,但是洗头实在太麻烦了,他又不习惯让丫鬟小厮进来替他倒水,还是这种花洒用起来最省力!

仔仔细细揉了许久的头皮,把里面的油脂都洗干净了,甄琼才把脑袋移回花洒下,冲洗起来。洗头也是大事,师兄们教导过他,一定要勤加清洗,还要把皂液冲净了,才不伤头发。听说草本派那边还研制出了护发的皂液,能减少脱发呢。虽然金石派和草本派向来不怎么和睦,师兄们还是攒了私房钱,偷偷跑去买防脱发的皂液。唉,对道士而言,头发太重要了,就算发髻能遮斑秃,也还是多些头量才好。

确定洗干净了,甄琼又草草冲了冲身,这才关了阀门,飞快捞过屏风上挂着的衣服。都十月底了,天越来越冷,也就洗澡时有点热乎劲儿,出来就难熬了。

胡乱套上衣服,又拿了布裹了湿发,他一溜烟回到自己屋中,结果一推门,就傻在了当场。

“怎么不烘干了头发再出门?”韩邈到了也有一会儿了,知道甄琼去沐浴了,就在屋中等他。谁料到这小道就这么半湿不干的跑了回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