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魔法师生存手册_第14章

书名:魔法师生存手册   作者: 悠悠仙   

  所以在职业强者里,魔法师的数量是远远少于战士的,如果说一百个人里能出一个战士的话,那一千个人里有一个魔法师就算是非常高的概率了。

  如果这个“安平镇”是个大城市或者什么冒险圣地的话,那这里聚集了那么多职业强者也无可厚非。

  但经过安斯艾尔今天的观察,这里并不是那样的地方,这里的人虽然大部分身上都有浓烈的魔法气息,但看他们的体格和样子,根本没有一点战士或者魔法师的样子,他们的言行举止怎么看都和普通平民没什么区别,而在这里占少数的普通人和他们交流的时候,也没有什么恭敬的样子,讨价还价起来完全不含糊。

  这点就让安斯艾尔非常不理解了,虽然在他眼里普通人和职业强者并没有什么区别,但实际上,瑟兰大陆的等级制度森严,平民是只比奴隶高一些的存在,别说是在面对贵族的时候要卑躬屈膝,就是那些没有贵族身份的低阶职业强者也是需要他们小心对待的对象,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惹来杀身之祸。

  人命,尤其在奴隶和平民的人命,在瑟兰大陆是不值钱的。

  可在这里他完全没有感觉到那种阶级区别。

  还有一点就是这里的职业强者们身上的魔法气息实在太浓烈了,浓烈到安斯艾尔靠近他们的时候都觉得有些不舒服,可他们自己却完全没有收敛的意思。

  之前见到梁邦的时候,安斯艾尔感受到他一身浓烈的火元素,还以为他是在对自己示威,警告自己,但等他在这里呆了几天后,才知道完全不是那回事。

  这里的大部分人,都和梁邦一样,带着一身魔法气息,招摇过市——剩下的少部分,经过安斯艾尔的观察,确定都是普通人。

  这点是非常不正常的,就安斯艾尔所知道的,在瑟兰大陆,放开自身的魔法气息,就是告诉对方“我准备好和你打一架了”这是非常明显的挑衅意味。

  但在这里好像并没有类似的风俗,但他们就不觉得不舒服吗?毕竟要是碰到相克的魔法元素,彼此都会有一定程度的排斥感。

  ——好吧,从街上友好的气氛来看,他们似乎并没有这样的困扰。

  而最后一个让他觉得不对劲的地方,是这个小镇里没有年长的职业强者也没有孩子。

  那些上了年纪的人,全部都是普通人,而他感受到身上有魔法气息的那些人则都很年轻,基本都在三十岁以下——如果这里的人不是和他一样因为血统原因长得慢的话。

  没有孩子是指的这一路走过来,安斯艾尔发现整条街上,他自己看起来就是最小的,其他人全部都是成年人的样子。

  一个人口聚集的地方怎么会没有孩子呢?而且他跟着孔茹走了一路,看到了不少夫妻,这些夫妻有年轻的也有年长的,可不管是普通人还是职业强者,身边都没有子女,而他们看起来也不像是讨厌孩子的样子——这些夫妻对安斯艾尔可热情了,有几个感性的看到他脸上手上还贴着的消除疤痕的疤痕贴,眼睛都红了,那慈爱的样子怎么看都是喜欢孩子的人。

  这个地方处处都透着古怪,让安斯艾尔越来越怀疑自己是不是并不在瑟兰大陆了,不然他的外祖父应该早就找过来了。

  可是也没听说瑟兰大陆之外还有其他大陆啊?难道是某个大点的海岛?

  不,这里的空气中没有过于浓郁的水元素,风里也没有大海特有的咸腥味。

  带着一肚子的疑惑,安斯艾尔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满载而归。

  和孔茹一起忙碌了一个下午,他们终于把空置许久的房间打扫干净,新买来的各种用品也被摆在了它们应该在的地方,安斯艾尔总算是有个居住的地方了。

  虽然这房间很简陋,但安斯艾尔从前也不是没有出门历练过,别说比这差的地方,就是露宿野外,他都体会过。

  所以他对这个房间还是很满意的。

  整理好房间,安斯艾尔又被孔茹拉着到一楼去吃晚饭。

  安平医院的伙食是由两个大妈负责的,同时她们也负责安平医院的卫生和日常清理,不过因为小医院就那么点大,所以吃饭的地方是设在宿舍这边的一楼。

  和楼上不一样,一楼的内部是两两打通的,所以只有两个大房间,它们中间还有个没有门板的门洞,一边是厨房和吃饭的食堂,另一边则是清洗间和存放医院那边换洗用的被子床单等用品的储物间。

  晚饭是用简单的三菜一汤,全都是比较清淡的菜色,其中一道是用他们提回来的猪肝做的,而吃饭的人只有他们和两个大妈,至于马医生,因为安斯艾尔算是出院了,安平医院就没有需要照顾的人了,所以他就把大门一关回家去了。

  晚饭过后,孔茹继续教了安斯艾尔几句简单的常用语句,确定他都记住后,就揉着有些发酸的肩膀表示要回去休息了。

  在医院那边守了几天,她夜里也睡不安稳,今天终于可以痛痛快快的睡一觉了。

第11章

  结束了语言课,安斯艾尔回到自己的新房间,终于有了个独处的时间。

  从他醒来到现在,今晚还是第一次没有人守在身边。

  这几天里他一直没机会冥想,魔力恢复的非常慢,他倒也不是特意避开其他人,只是冥想最少也会持续几个小时,期间最好不要有人打扰,在医院那种环境里,白天显然是不适合的,而到了晚上,孔茹总是盯着他按时入睡,安斯艾尔想冥想都不行——谁让他们语言不通,孔茹根本不知道他晚上不睡觉是打算干什么,坚持认为他现在不仅要养伤还要长身体,早睡早起是必须的。

  今天终于没人管了,安斯艾尔回房间的脚步都变得轻快了。

  本来他还想先洗个澡的,但他身上的伤口还没有全部消除,虽然他自己觉得没事,可医生还是禁止他碰水,顶多同意他用湿毛巾擦一擦,本质上还是个乖宝宝的安斯艾尔犹豫了一下到底没敢偷偷洗澡,拿着湿毛巾避开贴着药膏的位置,小心的擦拭着。

  卫生间的洗手台上有一块镜子,安斯艾尔不好自己擦后背,就背对着镜子扭着头边看边擦,碰到的地方就擦,碰不到的也只能放弃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