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逃离死亡游戏_分节阅读_104

书名:逃离死亡游戏   作者: 若鸯君   

他躲得远远的,不敢靠得太近。林桥和秦赋则站在一米外,举着蜡烛注视女子的脸庞。

一开始还看不出来,但留心之下就会发现女人的脖子上有一道勒痕——痕迹深深地凹陷下去,几乎要勒断她半个脖子。

林桥微微皱眉,道:“这是海勒?”

伯爵夫人曾说过伯爵情人是被伯爵活活勒死的,而墙壁里的这具女尸恰好就对上了她的说法。

“不太对劲,”

秦赋道,“杀死之后又砌在墙里,说明凶手的仇恨很深,又或者是她的死见不得人。”

“海勒怎么说也是伯爵多年的情人,不应该有那么大的仇恨。”

林桥道,“至于见不得人……以伯爵的地位,应该很容易就能将海勒的死掩盖下去。”

他们互相看看,都从这具女尸身上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那个……”

肖柯艾隔得远远望他们这边张望,“我们要一直待在这里吗?”

林桥收回落在女尸身上的视线,看向前方。

刚刚墙壁倒塌时他就注意到墙壁之后还有一个房间,和他们摔下来时的房间不同,这里更像一间卧室,地板上甚至铺着丝绒地毯——虽然地毯已经腐烂大半,成了一堆破布。

秦赋道:“去那里看看吧。”

他率先踏进房间,踩到了地板上的残破地毯。

这个藏在墙壁后的房间确实是间卧室,中间摆着一张铺满绒被的大床,还有宽大的衣柜与梳妆台——尽管已经被废弃了很久,但依然能看出曾经精致的模样。

肖柯艾小心翼翼地绕开地上的女尸,进到了这间卧室里。

“这看起来像是主卧啊,”

他环顾四周,道,“又大又宽敞,好像贵妇人的房间。”

这个藏在公馆不知名处的房间比他们几人住的客房都要华丽不少,更不是海勒住的那个小阁楼能比的。

林桥沉思道:“有没有那么一种可能……公馆曾经翻新过,而这里以前的确是公馆的主卧?”

秦赋环顾四周,道:“如果照你这个说法,公馆很可能发生过一件大事,为了掩盖这件事才将公馆翻新了一遍,让前尘往事都找不到痕迹。”

“是,”

林桥略一点头,“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翻新的,和伯爵之死又有什么关联。”

他回头看了眼地上的尸体,道:“恐怕这个人的身份也不低。”

秦赋没有说话,他心中隐隐有个猜测,但是那个猜测太过骇人,也没有根据,因此只是在脑海里闪了闪,并没有说出来。

房间里有道房门,又连通另一条走廊,众人没能在房间里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于是推开门走了出去。

走廊延伸往一片黑暗,这里和房间一样被尘封多年,地上也积了一层薄薄的灰。

和之前空无一物的走廊不同,这里的墙壁两侧挂着巨大的画像,画像由老年到年轻,好像是这个家族的历任族人。

三人一路往里走,最终来到走廊尽头,最后一张画像之前。

这张画像画的是一对夫妻,丈夫相貌英俊,妻子温婉美丽。两人都身着华丽的服饰,看得出地位不低。

秦赋拿出之前从阁楼里找到的旧照片与画像上的男人对比,道:“这是T伯爵。”

林桥道:“那他旁边的就是伯爵夫人了。”

他看着画像里的女人,深深蹙起了眉头。

不只是他,肖柯艾也露出惊讶的神色,道:“可是这个女人和伯爵夫人一点也不像啊!”

——画像里本该是伯爵夫人的女人,和他们见到的伯爵夫人并不是同一个人。

这个发现完全在意料之外,秦赋摩挲下颌,道:“这个人未必是伯爵夫人,也可能是海勒。”

“但如果她是伯爵夫人,那么当年死的就不是海勒,而是她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