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4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周放见状默默扭头,长得好果然就是好,这个看脸的世界就是这么现实。

周放和司阳在苍家父母的热情招待下将那碗糖鸡蛋吃完后,苍永丰就直接带着他们两在屋里参观了起来。见儿子招待同学,两个老人就去忙着准备午饭了。

里里外外查看完之后,没等司阳说话,周放首先就忍不住问道:“阳阳,我怎么感觉永丰的姐姐有点不太对,是我的错觉吗?”

苍永丰闻言看了眼周放,心中不由得忐忑起来,却还是解释了一句:“我姐刚结婚的时候就怀过一个孩子,结果那个孩子好像五六个月的时候有点不太好,直接引产了,那之后我姐可能伤了元气,身体一直不好,养了好几年,这才又怀上了一个,不过这一胎有点不稳,前几个月一直卧床,也一直在吃保胎药,所以看起来气色不太好。”

苍永丰说完看向司阳:“阳阳,你看出什么来了吗?难道真是我姐?”

司阳点点头:“周放的直觉很准,的确是你姐姐出了问题,这个问题有点牵扯因果关系,解决起来有点麻烦,不过现在我们先去村里转转吧,你们这里应该家家户户都带了点亲戚关系吧,如果事情解决不好,你们整个村子都会受影响。”

听到司阳这么,别说苍永丰了,就连周放都倒抽了一口冷气。几乎下意识的觉得四周格外的鬼气森森,感觉被好多恶鬼窥伺着。直到紧紧挨着司阳,这才觉得温暖了一些。

苍永丰更是脸色煞白,他以为可能就是家里人不知道在哪里沾染到一些脏东西,贴个符或者撒点什么水或者什么米就能驱驱邪。可是现在听司阳说的,那东西可能还真不好对付。不过看司阳依旧镇定的模样,苍永丰也还算冷静,至少没有被吓得慌了神。

像他们这种小村庄,几乎都是沾亲带故的,只是这年头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外出务工,整个村子就显得有点过于安静了。如果这次来的目的不是为了解决脏东西,这样的宁静或许还能给人一种惬意的感觉。但是现在,却总觉得安静的有点诡异。

确定了心中的猜想,司阳刚准备将苍家姐姐的事情跟永丰说一下,就听到苍永丰的电话响了。苍永丰用的是山寨机,扩音很严重,只听电话那头苍父说家里来了一群人,似乎要对他姐姐做什么,让他们三个赶紧回家。

电话一挂,三人就急忙返回家,一进门,只见苍母搂抱着瑟瑟发抖的女儿躲在苍父的身后,苍父一脸愤怒的与三男一女对持着。

那三男一女就是他们早上在镇上早餐店见过的,因为他们除了其中一个较为年长,另外三个都是帅哥美女,好看的跟明星似得,所以苍永丰和周放对他们印象很深。见到这一状况,苍永丰连忙跑上前:“你们什么人!来我家想要干什么!”

兄弟有难,周放自然不会冷眼旁观,也跟着跑了过去站在了苍永丰身边,一脸我很不好惹的看着那几个陌生人。

四人中唯一的女生看了眼众人,开口道:“我知道这种事你们很难相信,但这个女孩怀着的并不是正常的胎儿,而是阴胎,如果不趁早解决,一旦阴胎出生,你们这整个村子都会遭灾。”

听到这话,知道一点情况的周放和苍永丰不自觉的心口一跳,下意识看向站在众人身后的司阳。

第3章

在早餐店的时候,司阳就已经看出这几人不同寻常。他知道这个地球虽然是末法时代,但依旧有人在修炼。只是大环境便是如此,再加上这里有天赋灵根的人又极少,而且看他们的修为,恐怕修习的道法根本就不完整。从根本上来说地球上的人修炼的方向也跟修士不一样,修士是为追求长生,强大己身。而这里的人似乎更偏向巫灵天术,捉鬼降妖祛除邪祟。

司阳虽然知道地球上有这样一个群体的存在,但这般接触还是第一次,所以听到那个女孩这样说,便问道:“那请问你们打算怎么解决?”

听到问话,四人循声侧头,看向逐渐走近的人。他们这种修行之人一般看人主要看气,那些皮囊表象对他们而言不过是身外之物。但见到这人的第一眼,还是被他那俊美的外表吸引,下意识去深看那五官面相时,却不由得双眼一晕。

发现看不透这个人的面相后,就连气息都诡异的看不清一丝半点,圆脸女孩和中年人连忙收敛心神,相视一眼,按下心中的疑惑开口道:“这胎儿已经因阴气聚集形成了阴灵,我们会做法将阴灵驱除,以免无辜人沾染招灾。”

苍父顿时怒吼:“你们胡说八道什么!一群神经病,你们赶紧走,再不走我报警了!”

四人中比较毛躁的青年满脸不屑又不耐道:“无知,现在不把这阴灵处理掉,等她生产的时候,就是你们一家全都死绝的时候,不知好歹!”

那圆脸女孩顿时低喝一声:“荆誉!你要是再不收敛你的脾气注意你的言行,以后不用跟着我们出来了!”

年纪较小的赵安伸手拉了拉荆誉,让他不要插嘴多话。

那个叫荆誉的青年似乎挺畏惧这个女孩,被呵斥了一句却也不敢反驳,狠狠瞪了一眼这群无知山民,甩开伸手拉他的赵安,冷哼了一声便走到一旁冷眼旁观起来。

圆脸女孩对这个孕妇似乎有些怜悯,温声道:“这阴灵也是你自己的因果,每当你打掉一个已经成型了的婴孩便会造成一份罪孽,现在你肚子里的这个已经不是正常的婴儿了,如果你执意要生下它,到时候便是你家破人亡的时候,我是不是危言耸听我想你很清楚。”

躲在母亲怀里瑟瑟发抖的苍文丽听到这女孩说的话,本来就苍白的脸上顿时一片煞白。就在苍父对这群鬼话胡说的人忍无可忍,准备找东西将他们都打出去时,苍永丰一把按住父亲,转头看向姐姐:“姐,她说的是真的吗,第一个流掉的孩子是你故意打掉的?后来还打掉了不止一个?”

如果不是他们这次回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处理脏东西,苍永丰恐怕也会以为这群人在胡说八道。现在听到他们这么说,自然要先跟姐姐确认是否真有其事。

苍父诧异的看着儿子,怒道:“你听这群人胡说八道什么!”

司阳上前轻拍苍父的后背:“叔叔你先冷静一下,有我们在,不会让他们伤害苍姐的。”

当被司阳拍上后背的瞬间,苍父只觉得脑子瞬间清明了不少,人也从最初的暴怒中渐渐冷静了下来。而苍永丰还在追问着姐姐。

苍文丽又惊又怕,被弟弟一再追问,便惊慌失措的哭着道:“打,打了,打了三个,呜呜呜...”

听到这话,苍父苍母一脸震惊,苍永丰也是不可置信。周放傻傻的站在一旁有点懵。

圆脸女孩道:“因为不是男孩吧,每当孩子成型,能够看出性别时,发现是女孩便打掉了,要如果这一胎不是个男孩,恐怕也会被你打掉。”

苍文丽看着父母不可置信的脸,哭着摇头:“不,不是的,我不想的,我...我也不想的...”

苍永丰一双眼睛气到血红,狠狠道:“是林建?是不是那个畜生逼你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