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8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其中销量最好的就是桃花符,这也是店里最便宜的符,两千块一张。不过这桃花符并不是真的能招桃花,只会让异性缘稍微好一点,显得像是桃花旺盛的样子。当然如果是真正的桃花运来了,通过符箓的加持,效果自然更好。

其次有销量的则是护身符和平安符,这两种符的销量都是他们寝室里的另一个室友友情支持的。那位至今没露面的富二代室友叫李浩,是个三线小演员,如今正不知在哪个山疙瘩里面拍戏。这符箓对一般人来说不便宜,除了桃花符之外,最便宜的两万一张,最贵的收惊符十万一张,不过销量至今是零。

这些符箓对司阳来说不过是随手的事,甚至都不怎么耗费灵力,完全是流水作业般的操作。以司阳的修为画出的东西自然不可能是这种程度,不过在司阳决定靠卖符箓赚钱之前,曾经见过一个所谓的高人,一百多万卖出去的护身符,里面只有极淡的一丝灵力,效果自然有,但也就那样。这都能卖到一百万,这让当时卡里只有四位数的司阳很是认真思考了三分钟,最后决定靠符箓在凡人界发家致富。

然而结果并不如人愿,除了几个李浩友情支持给家人拍下的符,让他多少有点销售量,其他的一直挂零。不过想也是,一两千可能有人觉得无所谓,买个心里安慰。但上万买一张鬼画符的纸,大概也没几个这样的冤大头了。

看着页面上惨淡的记录,司阳无奈的叹了口气,一群不识货的,然后默默关了页面。又翻看了一下他看中的房子,盘算了一下如今自己的余额,大概连房子的一块地板砖都买不起。

棒棒糖在嘴里转了转,司阳打消了靠非常途径赚钱的想法。就他私库里那些东西,随便拿出一样在这中都换几套四合院都绰绰有余,不过那样就显得有些没意思了。唔...大不了等山穷水尽了就出去摆摊算命好了,他长得这么帅,总会有客人上门的。

司阳家里的情况,几个室友经过了这将近三年的相处,总归是知道一些的。所以眼见着最后的几门课也都考完了,大家都要放假过暑假了,周放便朝司阳道:“暑假我爸妈去我姐那边旅游,家里就我,你去我家过暑假吧,我们可以一起打游戏!”

已经将家里暂时都安排好了的苍永丰朝司阳叹了口气:“我还想说暑假让你跟我回家,去山水田园好好感受一下自然风光的,不过我家里的事情还没整理完,估计还有的闹,等家里的麻烦什么时候解决了,再带你们去我家玩几天。”

司阳看了两个室友一眼,笑道:“怎么说的我好像多无家可归一样,不用担心我,这个暑假我大概会留在中都过了。”

周放眼睛一亮:“住我家?”

司阳摇摇头,一脸神棍的高深莫测道:“前几天我曾掐指算过,最近我有偏财运,如果加以把握,大概能拿下我心水的那套房子。”

周放和苍永丰相视一眼,满目狐疑。他们家阳阳胃口可大着呢,看上的那套房子哪怕就是富二代李浩家都未必买得起,一个暑假能赚一套中都黄金地段的豪宅?抢银行恐怕都不够。

正说着话,司阳的手机响了起来,司阳偏头一看,微微一笑:“看吧,财运来了。”

第6章

司阳来到兰玉琢说的地方,还未靠近就已经忍不住蹙起了眉头。这一带的气息实在是太过浑浊,生气死气尸气煞气混杂在一起。一旦踏入那条明显是人为抑制住的界限之后,原本晴朗的天空瞬间变得阴暗,气压低沉,滚滚阴云翻腾。

司阳灵力一转,那些意图沾附在他身上的阴煞之气瞬间被焚烧干净。过后司阳也并没有将这纯阳的精火之气收敛,这让那些不断被他身上浓郁的生气吸引的阴秽之气畏惧的不敢靠近。尽管那些气息不会对他有什么影响,但靠近了总归会让人有些不舒服,那感觉就像是空气中掺了水,湿闷的连呼吸都不畅通了。

兰玉琢赶过来接人的时候,看到那些他们浑身恨不得贴满符箓才能抵挡的阴煞之气全都对司阳避之不及,虽然她看不出司阳身上有什么名堂,但就凭这一手就足以证明司阳绝不简单,稳了稳心神,连忙迎了上去:“前辈!”

司阳朝她点点头,跟着她往前走的时候,听她将整件事情的始末从头讲了一遍。

要说这件事兰玉琢找上司阳,大概也是本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毕竟她对这位前辈的修为是一点都不了解,又过分的年轻,尽管那天处理阴胎的手段的确比他们高上一筹,但面对如今这么大的事情,兰玉琢也是心里没谱的。但在众人都束手无策的时候,求上去若是不成,最多就是按照预期中最坏的方向发展,要是万一真的有办法呢。

这事说起来应该可以算是整个玄学界史无前例的重大危机。

所谓的玄学一共有五大体系,山、医、命、卜、相。在七十多年前,有个名叫贺博易的青年突然在玄学界声名鹊起,那贺博易一手命学可谓是练就的炉火纯青,哪怕再疑难的命数到了他的手里都有化解之法。只是这占算命运改运换命光听就知道是极其不易,稍有不慎绝对是祸人祸己的下场。只要有点道行的,轻易不会去碰这一块。不过这贺博易声名鹊起也是因为这,因为他总能有办法不沾任何因果的脱身。

不过这种事那贺博易再有能耐,总要付出点代价消耗些精力,自然不可能是个人求上门他都帮。能让他出手的所付出的代价自然更是不低,所以贺博易所接触的往往都是一些权贵之人。于是短短几十年的时间,贺博易从名不见经传到成为人上人,在凡俗界极其受人追捧,钱权名一样不差,所成立的门派更是鼎盛至极。

在如今灵气稀薄,修行之人几乎无路可走的情况下,能够吸收如此之多的门徒,对整个玄学界来说也未必是一件坏事。尤其是贺博易修为高深,能力莫测,身上还有行善过后受人回馈的福德之气,这样一个有能力又与人为善之人,众人自然越发愿意与之结交。

如果那贺博易真的如上述所说,自然就没有今天这些事了。就在二十多年前,贺博易的修为达到了突破的临界点。在这末法时代,能够修炼都已经是万里挑一的难了,更不用说修炼到能引起上天的嫉妒降下雷劫。

司阳闻言看向兰玉琢:“雷劫?”

兰玉琢以为司阳是不太清楚这些,便解释道:“修炼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实力积攒到一个临界点,便会引发天道雷劫。”

司阳道:“整个玄学界有多少个经历过雷劫的?”

兰玉琢道:“如果算上当年的贺博易的话,那么到现在应该有三位经历过雷劫的真人,不过他失败了,所以整个玄门成功经历过雷劫的只有两位真人,一位是灵谷寺主持一若真人,一位是闾山派的门主巫霆真人。”

司阳听后并没什么反应,只是淡淡道:“倒是能耐。”看来不管什么样的环境,总能有出众之人。

兰玉琢见司阳没再询问,便继续往下说。贺博易即便修为已经达到,但注定是无法渡劫的。玄学界能够多一位筑基真人,那是对整个国家都极其有益处的。所以当众人发现贺博易即将渡劫,一个个急忙赶来替他护法。可是当第一道雷劫一下来,劈的众人都惊住了,尤其是早已渡过筑基雷劫多年的两位筑基真人,他们能看出那绝对不是普通的雷劫。

众人原本还想着,也许那贺博易异于常人,有什么特异之处,所以雷劫也有所不同。毕竟越是逆天之人,所承受的雷劫越是厉害。但第一道雷劫就直接劈破了贺博易维持的假象。

原本浑身溢满道德金光的贺博易,在第一道雷劫过后,金光悉数散去,只剩满身笼罩的阴煞黑气。那阴煞浓重到几乎遮天蔽日的程度,他们修道至今,就没见过比贺博易更加阴邪的气息,这简直不知道做了多少恶,才能这般罪孽深重。

这样的人天道是不会允许存在的,原本修行就是逆天之事,对待好人,天道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对待坏人,那肯定是要劈死才罢休的。

贺博易自己也知道他维持的假象无法偏过天道,只要雷劫一来,所有的真相都会暴露。而且他似乎原本也没有打算成功的渡过雷劫,他真正的目的是,瓦解整个玄学界。

“据我师父说,当年那件事要如果不是两位真人联手,恐怕整个玄学界真的要被瓦解了,天道是不容人挑衅违逆的,在别人渡劫时,与之无关的人必须远离,否则会被视为挑衅,降下双倍的雷劫。当时贺博易见事情败露,他根本不管雷劫,直接将原本打算过来替他护法的人全都拉进了雷劫的范围。修为越高的,雷劫劈的越狠。当年也因为这件事死了很多的青年才俊,最后幸得两位真人拼死才保下了一批人。那个贺博易也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天道劈成了渣渣。”

司阳轻笑了一声:“看来那贺博易的替身之法已经厉害到能骗过天道的程度了啊。”恐怕那贺博易早就知道一旦雷劫来临,他所有的假象都会败露,肯定会成为众矢之的。于是早早的想好了退路,炼制替身。如果借着雷劫将所有会威胁到他的存在灭掉,那今后整个玄学界再无人能与他抗衡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