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9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兰玉琢一愣,随即点头道:“大家都以为贺博易已经死了,贺博易成立的门派后来也被众人联手给灭了,还没修炼的直接打发了,已经有了修为的也全都废掉了,至于贺博易的心腹干将,没了贺博易替其遮掩,一个个煞气漫天,这些祸害也一个不留的全部解决了。所有人都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在受到了如此重创之下,一些前辈也都纷纷闭关,尤其是那两位真人,更是损耗了修为闭关至今未出。”

兰玉琢修眉微蹙,似乎有点咬牙切齿道:“可是没想到当年贺博易根本就是假死,十多年前他的踪迹就暴露了出来,大家这才知道原来他们全都被骗了,为了不让他继续作恶,人肯定是要抓到的,而且他还掳走不少玄学界极有天赋的青年才俊,如果被他继续这么下去,今后的局势只会更加恶劣。可是他太狡猾了,心狠手辣又诡计多端,这些年我们不知道有多少人折损在了他的手上。就在上个月,我们总算是掌握到了他的踪迹,直接联手追捕,将他逼到了这座山上。”

看着越来越近的山头,兰玉琢面带希冀的看了司阳一眼:“虽然未能渡劫成功,但这些年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修炼的,实力绝对是筑基级别的,两位真人还在闭关,我们只能以人多取胜,想要彻底消灭他,唯一的办法就是与之同归于尽,现在上面有十一位玄学界德高望重的前辈,他们的修为虽未筑基,却也十分了得,十一位真人已经打算与贺博易死拼了,现在他们一边困着贺博易,一边刻画下大阵,防止那漫天的阴煞外泄,也防着贺博易再有假死脱身的可能。”

司阳道:“那两位还在闭关?”

兰玉琢点点头:“哪怕真人出关了,我们宁愿与贺博易同归于尽,也不会让两位真人出手,一旦真人有什么闪失,这将会是我们华夏的大危机。除了我们华夏,各国的能人异士同样不少,正是因为有两位真人坐镇,那些外族才不敢轻易来犯,一旦真人出了事,前辈您也应该能想到,到时候华夏的局面将会如何。”

过往的事情差不多都弄明白之后,司阳来到山顶,十一位大叔正围坐一个大阵的边缘,大阵的中心一个黑到看不清模样的人被重重铁链捆绑镇压。那铁链上还泛着龙气,看起来似乎是个不错的法器。

山顶之上也没多少人,似乎都是那十一个修士的后辈,不少人更是哭红了眼,嗯,生离死别之情异常的浓重。

看到兰玉琢去而复返,一个模样清俊的青年连忙过来,原本想要跟兰玉琢说什么的,在看到她身边的司阳时便闭了嘴,眼神下意识的在他身上打量了一圈:“请问这位是?”

兰玉琢连忙道:“这是我之前说过的司前辈,前辈,这位是我大师兄夏凌天。”

夏凌天眸子微微一敛,随即笑道:“上次阴胎的事情我听师妹提过,多谢前辈当时出手相助。”

兰玉琢打断夏凌天的试探,看向司阳急切的问道:“前辈,您有办法吗?”

司阳双眸在场中扫视了一圈,微微一笑道:“有。”

兰玉琢瞬间心脏一紧,惊喜不已。不过司阳又紧接着道:“办法是有,但在那之前,我们先来谈谈救人的条件。”

第7章

司阳这话一出,兰玉琢下意识有些愣,而一旁的夏凌天眼神也是一变,这话说的太像骗子了,还没开始做事就直接要好处,不就是那些江湖骗子的做法吗。那贺博易可以说是整个玄学界一大毒瘤,若是不解决,今后不知道还会惹出多少天灾人祸,甚至可以直接上升到华夏的国难级别。

如今十一位真人已经拼着身死道消的后果想要与他玉石俱焚,到时候大祸患除掉了,但失去了那么多前辈,对整个玄学界来说也是一场无法挽回的重创。这种时候面对如此生死存亡之际,竟然还想着个人的好处?夏凌天看司阳的眼神已经冰冷至极,甚至还有些嘲讽。这骗子竟然骗到了他们面前来,真是找死。

他们还未说话,刚才见到兰家的人带了一个陌生人上来就有几个围观过来的人忍不住开口道:“那请问这位道友不知要什么条件才能出手,如果能解决贺博易并且保下我师伯无事,只要是我吕景明能够办到的,一定义不容辞!”

回过神的兰玉琢连忙开口介绍道:“这位是中都吕家的,上次与我一同去处理阴胎的那位吕中庭是他的二叔,在场的十一位真人中有一位是他的大伯。”

司阳闻言看了吕景明一眼,修为不高,但眼神清亮,比起刚才那个看起来谦逊有礼,实际姿态颇高的夏凌天强了不止一星半点。司阳对吕家的人印象还不错,便朝他微微一笑:“用不着你去办什么,救一人一千万,解决被锁龙链困住的贺博易五千万。”

比起贺博易所带来的祸患,这价格真心不高,一千万买一条真人的命,简直可以用廉价来形容了。就在吕景明和兰玉琢想都不想直接满口答应的时候,有人却嘲讽了一句:“发国难财,也不怕有报应!”

司阳偏头朝说话的那人看去,面上依旧平静如初,并未因这人的出言不逊而动怒,反而淡淡的问道:“那这几位真人当中有你家的长辈吗?”

那二十来岁的小青年得意自傲的一哼:“当然!我姚家堂堂四大家之一,国之大难,自然首当其冲!”说着白眼一翻冷哼了一声,嘲讽的意思简直有如实质。

这二十岁的小年轻是姚家当代天赋悟性都极高,最被看好,平日里又总是被捧着的,难免养的有些心高气傲。若是平时,他的确不会这么目中无人,但自家人为了民众的安危不惜牺牲自己,而明明有办法救人的开口却是报酬。这就像军人在拼命的救人却被困,民众明明拉拔一下就能救军人,却袖手旁观谈条件,这叫人怎么想!

司阳看向兰玉琢:“哪一位?”

兰玉琢道:“镇守坤位的是姚前辈。”

兰玉琢担心因为那小子口无遮拦让司阳一气之下直接甩手不管了,连忙朝他解释赔罪道:“前辈,姚前辈是位非常值得尊敬的前辈,当年我国蒙受大难,外族入侵,是姚家牺牲无数族人保得一方平安,二十多年前围剿贺博易之时,姚前辈的两个儿子更是牺牲自己为两位筑基真人前辈创造了时机才没造成更大的损失,这次能抓到作乱的贺博易,姚前辈更是不惜牺牲自己想要保全众人,可是...”实力却不及强敌,单凭一己之力根本压制不住。不过这话兰玉琢并没有说出口。

司阳微微一笑:“反正总归是要报应的,不要多点又怎么对得起这份报应,别人家的长辈依旧是一千万,这位姚家的,两千万。”

那小年轻出离的愤怒的:“你!”

司阳凉凉的看向他:“你再多说一个字,给我一千亿我都不救了。”

姚信惊的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刚刚司阳看过来的眼神,让姚信有种被一只巨大的手掌掐住了心脏的感觉,明明只是一秒都不到的目光触及,却让他有种濒死的窒息。直到司阳移开了目光,姚信才有种活过来的感觉。

事情发生在一瞬间,旁人根本都没注意到,就连站他最近的兰玉琢都只是觉得姚信被司阳的那句话给吓住了才闭了嘴。

吕景明一伸手将姚信给拉开,急切道:“前辈说的条件我们答应了!还请前辈尽快出手,大阵一旦成型,就再无回天之力了!”不管如何先答应了再说,虽然眼前这人十分年轻,但他相信兰家人的眼光。

司阳看向场中那所谓的大阵,阵法跟他所知的伏杀阵有点类似,但是明显粗陋了许多。所谓的伏杀阵,是用于伏击围杀实力高于自己的强敌,以大阵为媒介,借助天地之力的威势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但是眼前的这个阵法是以自己为阵眼,借以大阵这个媒介,集结众人之力来凝聚成一个爆发式的强攻,这无疑是自杀式阵局。

司阳朝他们看了一眼:“你们谁有空白符纸。”

跟在吕景明身后一个男人直接从包里取出一沓:“够吗?”

司阳接过点点头:“退开点。”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